第七十三章 多穿件衣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花寻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真想把手中竹扇扔到他头上,追上几步,勾住他的脖子,斜睨着他漆黑如墨的眼,    “那做个交易如何?”    慕离停了脚步,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忽然伸手扣住他勾在脖子上的手腕。花寻面色一僵,想要收回,却被他牢牢地按住。索由着他去,斜挑的眼线魅惑如丝,笑意十足地问道,    “如何?”    慕离青葱般的指尖搭在他的脉搏上,眉头渐渐蹙起,随后将他的手臂拂下肩头,清冷的声音中隐隐地带了一丝怒意,    “你心血耗费得如此严重,还拿什么与我交易?”    花寻干咳了一声,用竹扇柄敲了敲额头,散漫地一笑,那笑容仿佛是天地间绽放的一株红莲,妩媚至极,却又清幽孤傲。他眼角余光见月罂从车中跳下,视线回转,又对慕离低笑道,    “即便是心血耗尽,也可以再与你交易一次。”    慕离慢慢透了一口气,不再理他。轻轻冷冷的风拂过,五脏六腑仿佛都被寒风吹透,内心深处泛起丝丝寒意。后传来响动,他回眸看去,见月罂着一袭月白色细锦衣款款而来,清丽纯美,堵在口的气息竟慢慢化开。他冲她轻轻一笑,便自行走开,吩咐着园中小厮们将她的东西抬进去。    花寻睨了眼他温和宠溺的笑容,抿了抿唇。摇着竹扇慢慢走到她旁,俯下盯着她乌黑的大眼,勾唇一笑,    “这园子附近明里暗里的侍卫不计其数,公主若再用昨的招数,怕是行不通了。”    月罂看他脸色不好,本有些担心,然听他这么说话激她,那点担心顿时连点影都不见了,冲他挑衅地看去,    “那可说不准!”    花寻用竹扇慢慢地敲了敲她的头,每敲一下,她眉梢便挑高一些,最后掩唇一笑,红艳的衣袖衬得脸色更加苍白,贴近她的耳畔轻声道,    “慕离可是寻了你整整一夜,别再给他添麻烦了。”    月罂听完,这才不好意思地应了一声,一想到昨晚的事,虽然她只是想暂时出去透透气,但发生了那么多事,此时想想也确实觉得自己任了些。    花寻拉过她缩在衣袖中的小手,将一把钥匙塞到她的手中,冰凉的手指趁机拂过她细滑的手背,声音低柔婉转,    “公主想知道的事,大概会在这把钥匙里。”    月罂看他面上虽然如往常一般散漫,眼里却闪过一抹忧虑,忽然意识到手中这东西的重要。忙攥紧了钥匙,摸了摸,不大不小,不由得低声问道,    “这是开什么的?”    “不知。”    “那是哪儿来的?”月罂一听泄了气,开什么的都不知道,给这把破钥匙有什么用?    花寻迟疑了一下,凝视着她略显失望的乌黑眼眸,贴在她的耳畔小声道,    “是王夫留下的。”    月罂一怔,自己爹爹吗?虽然她记忆中并没有关于他的记忆,却隐约能在脑海中勾勒出大概的轮廓,只是极其模糊而已。偏头看着离自己脸庞仅有一寸的俊美容颜,线条柔和细腻,轻颤的睫毛垂下,根根分明,    “你让我回来,就是为了给我这个?”还指望他能对自己说些什么,到最后却只是送了把钥匙。    花寻伸开手臂,索将她圈在怀中,冰冷的唇扫过她宝玉般的耳垂,魅惑至极。此时的形在外人看来,倒像是两人感极好,只分开这短短的一夜,便思念成这样。    月罂顿时一头黑线,眼角余光瞥见两旁小厮垂着头忙忙碌碌,暗自挣了挣,却被他抱得更紧。耳边的凉意拂过,让她跟着打了个寒颤。这妖孽喜欢的颜色炽烈如火,可子却总是冷成这般,实在不解。紧接着,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声音,    “王夫让我在公主回园子之后,把这钥匙交予你,想来这园子中,自然会有能打开的东西。”    她不由得停住了动作,心中的疑惑更深,将手中的钥匙握得更紧。    花寻感觉到怀中的子不再挣扎,偏头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轻轻地咬了咬,柔软滑润的感觉让他心中顿时漾起丝丝涟漪。月罂猛然间意识到了他在做什么,白皙的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没好气地推开他。    刚触到他前衣襟,花寻早已及时退开,手中竹扇遮住笑意十足的脸庞,眼中的光芒却丝毫不减。他声线本就柔美,此时故意添了几分媚意,低笑着调侃道,    “这是对你的小小惩罚。”    月罂气得牙痒,偏偏这时从园中陆陆续续走出许多小厮丫鬟,让她生生地忍下怒气,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花寻含笑地睨了眼面前气鼓鼓的小脸,对她的恼怒却丝毫不介意,轻声细语道,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去去就回。公主若是闷了,就在园中随便走走。”说完冲她眨了眨眼,接过小童手中的缰绳,翻上马,一袭妖艳的红衣顿时多了几分潇洒张扬。他偏过头冲她勾唇一笑,刚想带着马离开,却听见后传来她极低的声音。寒风拂过,那声音变得缥缈了许多,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天这么冷,总该多穿件衣裳。”    花寻转过脸时,却见她已经转过朝着院门方向走去,不由得缓缓地眨了眨眼,眼角泛开笑意,心中仿若淌过一丝暖流。        花寻骑着马刚离开园子不久,忽然感觉到后传来一阵冷风,眉梢微扬,紧接着脚尖轻点,离开了马背。在空中子迅速回转,同时赤色短刀出手,与来人战在一处。    两人形快速地转动,灰白色的天空中闪过阵阵光亮,刺眼夺目。只短短一瞬,两人便同时落地,花寻的赤色刀刃抵住了对方的咽喉,而对方的短刀离他的前尚有一寸。    对方哧了一声,没好气地收回了短刀,声音愤愤不平,    “你整在外面闲逛,不练功夫,我却总赢不了你!”    花寻挑眉一笑,轻睨了眼对面的一袭湖蓝色锦袍的童昕,不答反问,    “今公主回园子,你难道不知?”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