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很关心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月罂听了这话子一僵,怎么也想不到昨的那伙山贼竟然与无有关,她冷眼看向他,一双手渐渐地变得冰凉。    慕离感觉到自己掌心中的小手微微颤抖,眼角余光扫过她有些愤怒的面颊,手掌慢慢握起,用力捏了捏。    月罂这才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愤怒,微微错开眼不再看他。她此时一男装,又是初次来到金竹园,自然清楚慕离不希望她在众人面前暴露了份,失了威严。此时只能忍下这口气,想听听无究竟如何辩解。    出乎她的意料,无微微一怔,浓密的眉头拧起,沉声问道,    “我的手下?是谁?”    慕离含笑地将他看着,如果他此时是在演戏,那未免也太真实了些。向后一挥手,一个侍卫点头转离开,没过多久,压着一个绑得结结实实的男人上前。    无睨了眼马前跪着的男人,眼眸一阖,翻下马,大步流星地走到他面前,一把攥住了那人前衣襟,冷声道,    “究竟怎么回事?”    那男人不敢去看面前冷峻的面孔,埋头回答,说出的话好像背诵一般自然流畅,    “属下只是听从您的派遣,带一队人伪装成山贼,拦住小公主的马车,再趁乱……杀了她。”    无紧紧地攥住他的衣襟,头上青筋根根分明,愤怒地喝道,    “我何时派你去做过这种事?!”    那男人低头不语,忽然,唇边溢出血丝,子软了下去,倒在无的面前。    慕离迅速地挡在月罂眼前,遮住那男人死时的惨象。向一旁的侍卫递了个眼色,众人忙将那男人拖了下去,只留下地面上几滴鲜红的血液。    无抿紧薄唇,口强烈地起伏,不知是被惊到还是被气到,冰冷的视线扫过面前神色淡然的男子,眉间渐渐拧紧,    “是你杀了他?”    慕离拉着月罂的手不放,拇指轻轻拂过她的指背,让她慌乱的心安稳了许多。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月罂缓了口气,在他温的掌心中写了两个字:没事。    慕离抿唇一笑,抬眼向无看去,声音温和,    “我若是要杀他,何必留到现在?”    无一时间没了言语,想到刚刚那男人说的话,明显地是故意陷害自己,冷声一笑,    “既然你认定了他是受我指示,就请呈报女皇,无愿承担一切罪责。”    “慕离的责任只是打理好金竹园的事,至于其他,并不想过问。”他拉住月罂的手,宽阔的袍袖垂下,遮住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掌。转刚要走,却听见无后急切地喊道,    “那你这是何意?”他如果不想管这件事,为何要把那人捉来当面与他对峙,难道只想让自己听听那人的诬陷不成?    慕离微侧过头,仿若精致雕琢过的白皙面容温润至极,在阳光下闪着动人的光泽,淡粉色的唇角慢慢勾起,轻声道,    “只是想告诉你,不让你进园子的理由。”说完与月罂一同返回路旁,吩咐马夫离开。    无站在原地,一口气卡在口,闷得透不过气来,鬼才信他说的话!    马车上的月罂也是郁闷至极,但此时她却不好说什么,毕竟对这些事不太熟悉。看着随后上车的慕离,面容如往一般温和雅致,不由得问道,    “你当真信他?”    慕离偏头一笑,揭开窗帘向人群的方向望了望,如墨般的眼眸闪过一抹光芒,    “公主的侍卫空有一好本事,子却太过于耿直,很容易得罪人。”说完回头冲她眨眨眼。    月罂细细回味着他的话,联想到那“证人”所说的话,有些明了,    “你是说那人故意栽赃他?”虽然慕离刚刚挡在她的面前,她却知道那个证人已经死了,究竟是怎么死的,她却不清楚。    “即便是被冤枉,也只能证明他管教不严,这罪责他是同样要承担的。”说完坦地与她对视,却让她心底一寒。的确,他是自己的贴侍卫,即使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可出了这种事,也一定脱不了干系。想到这,暗叹了口气。    慕离从窗外收回了视线,见她眉间暗沉,忧心忡忡,不由得向她贴近了些,温的呼吸拂过她微凉的面颊,幽幽地问道,    “很关心吗?”    月罂子一僵,回眸看向他近在咫尺的温润脸庞,黑如墨的眼眸仿若卷起千层浪花,包裹着浓浓的无法看清的愫,如刀裁过一般的立鼻梁下,淡粉色的薄唇闪动着温和的光泽,看起来极柔、极软,触感一定极好……月罂咬了咬唇,想什么呢!微微退开了些,干笑道,    “他是我的侍卫,自然关心。”    慕离见她往后面退缩,又跟着贴近了几寸,纤长的睫毛扫过她的,呼吸间带来丝丝竹香,声线依旧温和柔软,    “此关心非彼关心,公主知道我问的是哪个?”    月罂缓缓地眨了眨眼,擦过他的眼睑。表面虽镇定,可心里却敲开了鼓。他对自己虽然亲切温柔,却从来不会越界,总是像亲人一样伴在自己左右,她也习惯了这种守护。可今这种形,却是从未有过的,让她心跳霎时快了起来。    慕离见她抿紧了唇不答,一双乌黑的大眼转来转去,清澈得如山泉一般,不由得伸出手指,抚摩着她的眼角,又渐渐覆上整个小脸,继续蛊惑地问道,    “金竹园中还有闲置的屋子,公主若是在意,把他招为夫侍,这样也可整保护,可好?”    月罂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不仅暖了脸庞,甚至连心都被暖了一样,一时间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也忘了躲开。然听到他说出的话,心里一堵,偏开头打开他的手,    “想都别想!”她可没有其他那几位公主那么大的胃口,眼下这几个夫君都不知如何处置,哪能再添一个?何况她对无可是半点意思都没有!    慕离收回手,指尖仿佛还沾着她脸颊上的温度,心下一暖,不知是因为她脸上的温度,还是因为她说出的那些话。从车窗中探出白皙的手臂,打了个手势,车外马上有侍卫低声询问,    “公子有何吩咐?”    慕离含笑地睨着月罂的眼,慢慢地道,    “公主的吩咐,无侍卫不许进园,原地驻扎,不许回宫。”    月罂顿时睁大了眼,联想到他刚刚的反常举动,才恍然大悟!没好气地瞪着他,压低了声音说,    “我何时说过这话!”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