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纠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慕离转从书架上取了两个小纸包,见他仍保持着刚刚的动作,轻轻叹了口气道,    “奚墨。”    “嗯?”奚墨转回头,慵懒的眸子带着与世隔绝的清冷萧瑟,淡淡地扫了一眼慕离手中的纸包,仍是没什么表。    “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慕离抬手将手中的纸包递于他。    “不必了。”奚墨打断了他的话,并没有接那两个纸包。    他精致的眉宇仿佛修整过一般,斜斜地穿过发丝,如刀削过的鼻梁笔直地立着,衬得整张脸的比例更显完美,他慢慢垂下浓密的睫毛,缓缓地道,    “人固有一死,我只是比你们早些子罢了,何必麻烦。”    说完拿起桌上棋盒中的黑子,放在棋盘上的一处,    “好久未与你对弈,来几局如何?”    慕离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这执拗的子任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若不肯的事,没人能强得过他。    暗叹了口气,将纸包放于桌上推到他的面前。伸手拾起白子,正要落子,却听见外面有些嘈杂,还没等人禀报,从门外就匆匆忙忙地跑进来一个人,来到他面前扑通跪倒,话里带着哭腔,    “慕公子,公主她,公主她不见了……”    慕离手上动作一僵,眉间微微蹙起,转脸向来人看去,却见是一个穿着男子服饰的瘦小丫头。仔细辨认了一下才看出正是婉儿,心中霎时升起不好的预感,    “慢些说。”    婉儿咬着嘴唇将今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个大概,自然也没落下她们两个偷偷翻墙溜出来玩的“劣迹”,直说道月罂让她把马匹放到客栈寄存,再回头找她已经不见时,眼泪终于再也止不住,一串接着一串地落下来。    慕离眉头慢慢拧起,早上对她说的话,看样子是说对了。直到听婉儿全部说完,才缓缓地吸了口气,口却仍像压着什么似的难以呼吸畅快。他偏头思索了片刻,将白玉棋子放回棋盒中,又问,    “这事可去禀报过女皇?”    婉儿忙摇了摇头,抽泣道,    “奴婢没找到公主,又不知道花公子在哪里,一时没了主意,只能来园子里找公子商议。”    慕离点了点头,“你们是在哪里失散的?”    “西街。”婉儿清澈的眼眸里滚动着泪花,一双眼红红的,显然被风吹了一路。她边抹着眼睛,眼角边瞄着一旁的奚墨,小声地说,    “当时还见到了奚公子。”    慕离转头看了看奚墨,后者也不抬眼,只是自娱自乐地慢慢摆放着黑白两子,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过了片刻,似乎是发觉两人正在看着自己,迟疑了一下,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我不曾见过。”他始终眉眼低垂,淡定自若,如不是他周散发出的冷澈气息,倒会让人忽略掉他的存在。    慕离紧锁双眉,吩咐婉儿先回月罂所住的院落候着,自己则起走到房门边,打了个响指。从暗处飞快地闪出两条黑影,俯在他旁沉声道,    “公子有何吩咐?”    “召集园中所有侍卫去寻公主。”    暗卫应了一声,瞬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慕离抬眼看着天边那一弯新月,眸子中闪烁不定,收回了视线,返回到屋中。    奚墨撑着头,懒散地摆弄着手中的黑白棋子,仿佛此时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直到摆出了一局“死棋”,才呃了一声,愣了愣神。偏头看了看,白子再无路可走,索将棋子放回棋盒中。起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子,轻轻打了个呵欠,见天色已晚,这才拿了桌上纸包慢悠悠地离开。    慕离见他清清冷冷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感,暗叹了口气。在屋子又慢慢地走了几步,心中堵着的那口气仍是难以咽下,一向从容淡定的他居然觉得心烦意乱。他索把这种莫名其妙的纠结当做是应付的责任,摇了摇头,从屏风上取上外袍,唤侍从备车亲自出去寻找。        奚墨走至“墨苑”的墙边,将带出来的两个纸包打开,把里面磨得精细的药材倒入笼子前的食槽里。里面几只胖嘟嘟的小白兔听见响动,跳过来探头吃着新加进来的饲料,发出细碎的声响。    他一贯清冷的眸子渐渐化开暖意,点了点其中一只白兔的小脑袋,话语柔和,    “要长得胖些,否则慕离的补药可是白白浪费了。”        宽阔的官道上,一辆马车跑得飞快,车轮压过沙石,在静寂的夜色中发出咯吱咯吱地声响。    车中铺着厚厚的锦被,月罂静静地躺在其中。她美的脸庞泛起一层淡淡的粉红,已经不再像刚刚到这个世界那样苍白病态,此时像是开的花朵。她快到十五,面容已经渐渐长开,尖尖的下颌瘦了许多,衬着一张柔嫩的脸颊,更显俏丽。    女人挥着马鞭,紧赶着马车,偏头顺着车帘的缝隙向里看了看,见月罂仍一动不动地躺着,这才稍稍放了心。上面给的这药还真是厉害,想必能昏睡两个时辰,而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回去复命了。    此时马车已经出了城镇,在空旷的官道上疾驰。官道的一面是高耸的山峦,另一面是几十丈的深渊,在夜色中更是深不见底。马车行驶到一个转弯处时,两匹马忽然都抬起了蹄子,紧跟着是一阵尖锐的嘶鸣。女人吓得使劲勒住缰绳,却丝毫控制不了马的疯狂。    马车以极快的速度歪歪斜斜地向前冲去,眼看着要掉入旁边的山崖,金属破空之声突然传来,女人手中的缰绳好像被什么瞬间斩断,两匹马脱离了马车,继续发疯了似的朝远处狂奔。    女人迅速跳下马车,转面对着尖刀飞出的方向,眼里闪动着惊慌。回头瞥了眼马车,冷吸了口气。车子虽然由于惯向前动了动,却因为四个轮子周围全部固定了尖刀而稳住了车,这人的武功不可小觑。    她盯着那个方向许久,却不见有人出来,愣了片刻却忽然转,吓得连连倒退了几步。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_)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