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再遇熟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邪男人眉梢立起,朝着那男子走了几步,冷声笑道,    “你竟敢打伤我的人,可知道我是谁?”    那男子轻呵了一声,放下手中酒杯,转过来靠在桌沿上。他面容俊朗,肌肤呈现出一种淡淡的小麦色,虽然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可段颀长,颇有男子气概。斜飞的眉宇带着几分傲然之气,一双纯黑的眼眸反而清澈干净,仿佛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他睨了对方一眼,抱着手臂扬眉一笑,    “世间这么多人,我哪能都知道?如果你不介意,倒可以自报家门。”    月罂看着他转过来,却是一愣。如果没记错,这人正是上次出宫遇到的那个姓童的男子,那时他还从自己手中抢着买了个小屏风。    男人打量着对面的童昕,见他虽然年纪轻轻,却一英气,而放在桌上的那柄长剑一看也件宝物,勉强忍着气答道,    “我是当朝右丞相之子,萧虎!”说完冷笑了笑,自己这名字一报,皇城附近的人,哪有一个听了不哆嗦。    果然,童昕听完之后微微张开嘴,故意惊呼了一声,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右丞相之子,真是幸会幸会。”    萧虎满脸得意,看来自己这名字真是家喻户晓,正有些沾沾自喜,却听童昕话锋一转,轻笑着调侃道,    “萧公子家好歹也有位大官,怎么也不说雇些有用的人,一群废物,当真丢了右丞相的脸!”他声音清朗圆润,可说出的话却透着鄙视与不屑,让本来已经洋洋得意的萧虎脸上蓦地一黑,    “你真是放肆!”他再也忍不住,一拳向童昕面门打来。    童昕偏头躲过,让他一拳落空。子轻轻一转便到了萧虎后,不知什么时候将一根筷子拿了起来,顺手戳在男人的后心上,整个动作流畅迅速,继而清朗的笑声弥散开来,    “如果我此时拿的是剑,你就死定了。”    萧虎见前的人忽然不见了,心里一惊,好快的手。还来不及多想,后心上就被抵了什么东西,随后听到童昕含着笑意的话,额头上顿时渗出了冷汗。    童昕收回筷子,敲了敲头,浓密的眉毛傲然地扬起,仍轻笑着调侃,    “赶快带着那几条杂鱼走。”    萧虎气得脸色发黑,一转,还想动手。却看见童昕面色一冷,乌黑的眼眸中杀气一闪而过,惊得他顿时停止了动作。定了定神,冷笑了一声,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如果知道他是谁,等回去以后一定派人抄了他的家。    童昕抬眼与他对视了片刻,眼中又漾起笑意,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系着绳子的竹牌,在指尖绕了一圈,最后停在萧虎的面前。    萧虎看向牌子,倒吸了口冷气。只见青翠滴的竹牌上,隐隐地泛着金光,上面刻一个飘逸的“月”字。细绳被风一吹,在他指尖慢慢转动,露出竹牌背面刻着的“童”字,又让他眼眸半阖,原来是他。    “原来是金竹园的童公子,今失礼了。”他自然知道此时的金竹园今非昔比,今遇到他,只能忍气吞声,不过与他这梁子却是结下了。    “好说好说。”童昕嘴角一撇,看他这没骨气的样子更是不屑,不过他也不能做得太过分,睨了眼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侍从,散漫地一笑,声音却其冷无比,    “再给你提个醒,以后千万记得,这个城镇可容不得任何人撒野!”    萧虎暗自咬了咬牙,勉强对童昕笑了笑。随后向地上几个被封道的人点了几下,低声骂道,    “都给我滚起来。”    几个人连滚带爬,彼此搀扶着,跟萧虎一溜烟地走了。    童昕看了看手中竹牌,眼里闪过一抹不屑。若不是慕离有话在先,不让在外面惹事,自己怎么也不能用这块破牌子,想到这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堵。    月罂正想与他道个谢,却见童昕拿起桌上的剑,大步流星地从她们边走过,丝毫没有看她们一眼。想到那他抢自己东西时的样子,不由得哧了一声,真是个自大狂!    童昕走到蹲在墙角处瑟瑟发抖的酒管事面前,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抛给他,    “当做给你店里的赔偿,另外,你去给那人请个大夫。”    管事本不敢要,可看到童昕眉间紧锁,一脸的不耐烦,这才连连点头,颤巍巍地收好了银子。        月罂两人也出了酒,由于里面刚大闹了一场,此时门外聚了一小堆看闹的人,见她们二人出来,不由得窃窃私语。    婉儿接过小二拉来的马匹,横了众人一眼,在月罂后低声道,    “公主,还是走远些。”    月罂点了点头,这次偷偷出本就不想惹事,说不定那些人还在附近,眼下还是躲远些为好。    两人翻上马离开了这条街道。这个城镇从山顶上看着只是小小的一片,可走起来才觉得特别大。两人穿过了几条街道,见四周闹非凡,刚刚的那些紧张感也散得差不多了。    她们牵着马东瞧西望,异常地兴奋。婉儿平里虽然有出宫的时间,但宫门关闭之前必须回宫,也就根本看不到王城的夜景,更别提像现在这么自由地闲逛了。    月罂也是玩心正浓,两人一路过来,走走停停。一会被练杂耍的吸引了眼球,一会又连连赞叹吹糖人的手艺。后来月罂嫌拉着马匹碍事,让婉儿牵着马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处客栈寄放。    她见婉儿与那客栈的掌柜正在交涉,也就不再看她,在周围的小摊子前转来转去。忽然,一阵幽香传到她的鼻息间,月罂吸了吸鼻子,这味道清淡却丝毫不显张扬,与普通脂粉味相差甚远,觉得稀奇。    顺着味道的方向望去,只见街角处有一个小摊位,上面摆放着花花绿绿的小袋子,不由得走上前,想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个穿着布衣小袄的年轻女子正收拾着香料,看样子是准备收摊了。她到了近前才知道,原来这人卖的是香囊。    月罂拿起一个白底绣着红色梅花的香囊,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浅浅的幽香传来,清新淡雅,仿佛是山间的野花,正是刚刚闻到的那种味道。    “这位姐姐,这个香囊多少银两?”虽然是街边的东西,可这香囊做工精细,布料看起来也非一般同类物品可比,想必价钱不会太少。    女人手上的动作一滞,随后垂眸继续给香囊归类,边忙边说道,    “一两银子。”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