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听八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月罂不紧不慢地转动着手中的竹筷子,想着花寻气急败坏的样子,想必十分有趣,    “你那么怕他,难道他平时总罚你们不成?”    婉儿连连摇头,急忙替他解释,    “花公子其实只是嘴上凶罢了,平里却待我们极好。有一次女皇中的小荷姐姐打翻了三公主的翡翠玉碗,差点被打死,好在花公子正巧经过,才救了她一命。”    月罂撇了撇嘴,凭南宫绯雪对他的殷勤劲儿,别说一个小丫鬟了,就是要她本人,也会二话不说地把自己送出去。    婉儿见她神色一变,眼眸中的光芒忽闪不定,暗道声多嘴,吐了吐舌头不再说下去。    月罂自斟了杯茶,慢慢地喝下一小口,对她所说的并不太在意。她虽然看似闲适,耳朵却没闲着,之所以没去雅间,就是想在这留意一下这个国家的事,婉儿的见识也毕竟有限,而且都只是宫中的琐碎小事,自己既然要留在这世间一辈子,也确实该留些心了。人越多的地方新闻越多,这是她一直认定的道理。    说来也真是巧,正当她悠闲自在地喝着茶水时,旁边一桌传来低语声,    “听说了吗,我国南面边境新建立了一个小国,这些月正在扩充军队,短短几月,就号召了十几万人。”说话的男子眼神向两边瞟了瞟,虽然这话并不算什么,可也怕惹来事端。    对面年纪稍大一些的男人倒是一脸无所谓,    “区区小国,想来也不能有多大气候,折腾几也就被灭了。怎么,你想加入?”    先前的男人吓得一激灵,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此话可万万说不得!”见周围人没注意他们,这才又压低了声音道,    “听说那国王只是个少年,不过手腕却极其高明,凡加入军队的人,全家老小的安全便有了保障。此时这种乱世,能有如此安全的后路,说不动心自然是骗人的。”    年纪稍大的男人叹了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随后感叹道,    “所言极是,不过那国家若撑不了多久,你此时的心动就会害了全家老小。”    那人听完便泄了气,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月罂一听说在南面边境建立的小国,便愣了一下。她这些天没少翻看这个国家的史书资料,南月国再往南,便只有一个幻幽山,那听无讲过,自己中的毒就是来自幻幽山的蛇花。后来细细打听,才知道那幻幽山是座毒山,方圆几百里不曾住人,南月国索也就封了南面边界,可偏偏这小国建立在南方边界,难道与幻幽山有什么关系?    又侧耳细听,两人却说起了无关痛痒的小事,也就没太在意。此时门外进来三个材彪悍的女子,看穿戴也是富家子弟。各色暗花细丝锦缎裙,上面绣有富贵牡丹,走起路来,腰间的玉佩叮当作响。月罂觉得好笑,她们家中难不成是卖玉器的,至于挂这么多嘛?    几个人四下瞟了眼,见只有月罂她们前面的桌子空着,三步两步走了过来。刚坐下,小二就点头哈腰地问,    “几位小姐要点些什么?”    月罂表古怪地看着那几个人,小姐?她印象中的小姐,应该是弱柳扶风、举止端庄的样子,怎么也跟这三位“女侠”无关!    着翠绿色长裙的女人一挥手,声音爽朗,    “老样子,跟你们掌柜说,去给我们弄一坛上好的女儿红,不好可不给钱!”    小二连连应着,看样子,这三人是这家店的常客。    一个穿着嫩黄色锦缎长裙的女人故作嗔地道,    “两位姐姐,我们得快些,否则可赶不上那暗香一年一度的赏花会了。”    “放心,你心中的那个‘美人’可不能这么早早就出来,怎么也要一个时辰以后。”她旁另一个穿藕荷色小袄的女人笑得十分邪恶,勾起她的脖子又接着说,    “不过那‘美人’贵得很,虽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却只卖艺不卖,当真可惜。”说完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仿佛到了嘴边的被抢走了一样。    “如果肯砸得起银子,就不相信那‘美人’不从,做这一行的,哪有不认钱的?”三人互望了一下,忽然爆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引来周围人的无数白眼。    小二这时端来了饭菜,也就打断了月罂对她们的注意力。婉儿见月罂眼神迷惑,低声回道,    “那赏花会,其实是赏美会。”    月罂呃了一声,联系到三人说过的话,才略微明白,她们提到的应该是个青。不由得笑了笑,居然忘了古时还有这么一道“靓丽”的风景。    两人简单地吃了些,这酒的确不错。虽不及皇宫中的丰盛,但却也极为精致,味道也各有千秋。她们一心惦记着出去转转,吃得也自然快,正打算唤小二结账,忽然发现大厅静了许多。    月罂四下望了望,只见众人都闷头吃饭,刚刚还闹非凡的大厅,此时更为安静。她疑惑地又向门外看去,只见由外面进来几个人,为首的男人二十岁左右,长相虽然俊美,可脸上却呈现着不符合年龄的邪之色,一藏蓝色衣袍,金色的丝线勾勒着咆哮的麒麟,剑眉上扬,眼露寒光,他简单地扫视了整个大厅之后,走上二雅间。    月罂感觉来者不善,尤其是见到众人畏缩的样子,更是诧异,拉过一旁经过的小二,问道,    “刚上的那人是谁?好大的架子。”    小二吓得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俯在月罂耳边,压低了声音道,    “公子可小声些,那位爷可惹不起,他是右丞相府上的长公子。”    “哦?”月罂秀眉一挑,原来是那送礼的右丞相之子,好像叫什么萧虹来着。想不到她居然有这么一个狂妄的儿子。    “这明明是天子脚下,居然有如此狂妄的人,当真稀奇。”    小二见那一伙人已经进了雅间,这才放下心来,干笑了几声,    “右丞相可是女皇面前的红人,而且她没有女儿,只得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极其宠的。”    月罂点了点头,对这件事倒也记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