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正牌夫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一路上走走停停,两人到了山顶上修建的一座寺庙前才停了下来。    这里地势很高,放眼望去,雾气弥漫,仿佛置于仙境一般。月罂深深地吸一口气,这山顶的空气确实新鲜。    她跳到一块大石头上,俯向下望着,透过依稀的薄雾,隐隐约约地能看到山脚下有一片城镇。他们是从山的另一侧上来,自然不清楚这面山脚下居然还有这番风景。    花寻从马背上解下水囊,拧开递给了她,    “若是阳光再充足些,倒是能见到那片金竹了,极美。”    月罂喝了一口,听到他的话有些疑惑,将水囊又递还给他,    “金竹?”    花寻轻轻一笑,向远处瞧着,仿佛能透过雾气看到什么一样,    “这城镇再远一些,就是金竹园了。那片竹林极大,从这山顶便能看得清楚。”    她听完笑容堆上了眼角,想不到这望南山离园子这么近,看来回去不必再走大半天了。天蒙蒙亮时就出来了,此时已经快到晌午,虽然车队走得很快,也用了五六个小时呢。月罂正眉飞色舞地往下瞧着,却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心头一紧,    “从金竹园到皇宫原来需要这么长时间!”    花寻不以为然地嗯了一下,嫣红的衣袖一挥,石头上覆着的雪顿时化去。他拿过一个羊绒垫子放到上面,拍了拍说,    “下来坐。”    月罂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坐在了他的旁,忍不住又问,    “那来来回回需要很长时间了?”    “快马加鞭,两个时辰能到,怎么?”他斜挑的眼线微微上扬,不着任何妆容却仿若精雕细琢一般惊艳。    月罂没说话,心里却像是被投入了一个小石子,慢慢漾开涟漪。她一直不明白慕离为何每天在自己醒来前就离去,现在才明白,原来他每往返皇宫与私宅就需要四个时辰,也就是八个小时。    听婉儿说,这些年他一直打理着园子,无论大事小事都需要经他手办理。即便是如此,他仍是每天准时来去,毫无怨言。如不是今问到了这些,恐怕永远也不知道他一直如此辛苦。    花寻见她低头思索着什么,忽然偏头咬住她的耳朵,话语中带了一丝酸味,    “在我面前居然还想着其他男人。”    月罂推开他故意板起的脸,揉了揉耳朵,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花寻轻声笑笑,如山涧流下的冷冽泉水一般,在空旷的山顶显得越发清脆。他忽然长臂一伸,将她圈在怀里,下巴抵住她头顶墨发,摩挲了两下,    “你可是被我从小抱着长大的,这么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    她打开他的手臂,郁闷地站起,这妖孽总趁机对自己搂搂抱抱,实在可恶,    “听你这意思,我应该唤你一声爹爹才对?”    花寻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    “我才不做你爹爹,我可是你的正牌夫君。”    月罂看着他偶尔透出孩子气的样子,忽然扑哧一笑。他愣愣地将她看着,不明白为何刚刚还有些恼,现在却又笑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脸,    “我脸上脏么?为什么笑?”    她走到他面前,俯盯着他斜飞的眉眼,眼眸黑得仿若一潭秋水,盈盈地泛起流光,    “先前还以为你是个多有城府的人,此时才觉得,啧啧……”她故意上下打量着他,摇头叹息,    “觉得如何?”花寻见她笑得十分邪恶,隐约地觉得她要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但却十分想听。    “像个白痴……”她说完得意地扬了扬眉,居然等着看他发作。忽然对自己这种恶趣味感到实在诧异,不知不觉间,对他竟少了几分先前的抵触。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想象中气急败坏的样子,而是若有所思地偏头想着什么,表难得的认真。卷翘的睫毛轻轻扇动两下,宛如两只黑色的蝴蝶,在晶莹的白雪间轻盈飞舞。花寻缓缓地对她眨了眨眼,一脸正经地问道,    “什么叫……白吃?”    月罂差点被自己的一口气呛着,抿着嘴,想笑又不敢笑。他此时这样子,极像一个认真听课的小学生,一双漆黑的眼眸虽幽黯深邃却又显得异常单纯,不由得心中一动,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准确的形容:天使与魔鬼的集合体……    “呃,白痴的意思就是说,你很白,而且很贪吃。”    花寻疑惑地收回视线,伸出手看了看,稍稍有些赞成,点头道,    “我也觉得过于白了……不过,我不贪吃。”说完见她抿紧嘴唇憋着笑,忽然想到了那她提到“门票”时也是这副表。眉梢立起,这丫头又找些怪词糊弄他。    他轻轻一跃,站在她的前,没轻没重地去捏她的脸。她肌肤光滑如缎,仿佛剥了蛋壳的鸡蛋一般,手感极好,忍不住连捏了几下,月罂疼得呲牙咧嘴,连躲带闪,    “你这个疯子,不过是开个玩笑。”    她材瘦小,此时更是灵活,转来转去地竟没让他得手几次。花寻暗自恼火,自己的轻功不差,此时竟捉不到一个小丫头。蓦地转,攥住了她的衣袖,往怀中一带,顺势将她抱紧。低下头,鼻尖贴着她的鼻尖,轻哼了一声,    “看你还怎么跑!”    月罂才跑了几步,顿时觉得额角渗出细汗,不汗颜,这子当真弱。轻喘了口气,看着他漆黑的眼,心脏跳得更是厉害。讪讪地笑道,    “不跑了,累了。”    他视线顺着她乌黑的眼眸往下移动,扫过她秀气立的鼻梁,如樱桃一般的淡粉色唇瓣。喉咙滑动了一下,眼眸微黯。又向她贴近了些,仿佛能感觉到她心脏强烈地跳动,心没来由地也跟着乱了几分。    月罂见他神色异常,一向散漫妖冶的眼眸此时黑得见不到底,心虚地往后窜了窜。花寻感觉到她刻意地向后仰着,仿佛要挣开他的手臂一样。这才抬眼看去,见她乌黑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慌,轻笑道,    “皇宫虽奢华,却不适合你。”她在皇宫的一言一行都小心翼翼,哪有现在十分之一的快活?    “呃?”月罂眨了眨眼,怔怔地将他看着,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提起这些。    花寻压下心头莫名的躁动,偏头咬了咬她细嫩的脸,眼眸深处笼起一层温柔暖意,放下手臂,拍了拍她的头道,    “这样多好。”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