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交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她斜倚在车窗边,脸颊红润,上下打量着慕离,唇角的笑意更深。那丫头边的男人,果然一个比一个耐看。    先前她一直觉得花寻是世间最美的男人,此时见到慕离才发现,原来还有这等不输给他的人物。一袭简单干净的白衣丝毫掩饰不住他内敛深沉的光华,仿佛是遮在云朵后的艳阳,透过空隙一丝丝地露出耀眼的光芒。    慕离见她眼睛在自己上打转,眉间微蹙,微微颔首,随后垂眸看着马前地面,神色仍旧淡然安宁。此时已经见面,自然不能再像刚刚一样直接离开。    南宫绯雪向他绽放一个自认为最优雅的笑容,轻声软语道,    “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    “三公主有何事,不妨在这里直说。”    她正想说什么,车中躺着的另一个人起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伸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醋味十足地在她耳边低语,    “公主,还不回来,莫不是看上了他?”声音妖媚腻人,脂粉香透过车窗渐渐散出。    慕离耳力极好,听到声音不由得扫了眼车窗内出现的那张涂抹着厚厚脂粉的男子,那嫉妒得喷火的眼神让他心中暗自冷笑,皇室中人,果然都是如此轻浮。但脑海中却忽然出现那个同为皇室中人,却没有沾染任何腐朽气息的玲珑少女,心尖上仿佛被鹅毛轻轻拂过,没来由地觉得舒心。    南宫绯雪眼眸一冷,瞥了眼仿若无骨般缠在上的男子,与窗外那俊雅的男人怎么也无法相提并论,更恼火了几分。那男子见她冷冽的眼风扫过,讪讪地收回了胳膊,郁闷地缩回到车中。    她见慕离虽然淡漠,但眉间微微蹙起,想必是看不惯。于是揭开车帘,在丫鬟地搀扶下走下马车。在离他两步之外的地方停下,轻笑道,    “我今确实想与慕公子商议些事,可否借一步说话?”    慕离见她从车中出来,这才翻下马。他本就是识大体的人,否则也难以走到今,眼下的形,南宫绯雪的份要比他高贵许多,她主动过来搭话已是不符合规矩,自己就更没有不下马的道理。微微俯算是见礼,并没有拒绝她的邀请。    南宫绯雪暗自点了点头,他做事谨慎得体,的确如传言中的一样。据说金竹园出了那场意外之后,月罂与花寻一同进宫,整个金竹园乱成了一团。那时园中的几个少年都只是岁的样子,侍从们失踪了以后,园子里只剩下几个他们的贴小厮,空落落的十分凄惨。    好在月罂进宫之前提到,任何人不许再去金竹园中找麻烦,各国君主自然不能违了她的愿。何况金竹园虽然地处三国交界,却也属于南月国领地,连女皇都答应了,他们也就不再过问,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下来。    人们渐渐地淡忘了那件事,直到过了五年之后,自己的亲妹妹被园中的一个少年杀害,才让她又记起了那个多事的园子。那时才知道,整个园子在没有借助任何外力帮助之下,安然无恙的过了五年。园中的侍从是从各处筛选来的,都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任她后来如何明里暗里地安插人手都不能如愿。    并且,金竹园附近居然建成了一个大型的集市,平里好不闹。金竹园本就地处东效国与花霰国的交汇处,三国的贸易往来也让那集市规模越来越大,已经快发展成南月国第一大城镇。而经过她的调查才知道,在这一切背后控的人,就是慕离。    南宫绯雪向树林边做了个手势,示意慕离随她过去,她将丫鬟留在了远处,往林中走去。    慕离牵着马走了几步,让它停在路边,这马极通人,轻轻踏了两步,慢慢地停了下来。    林中十分寂静,冬的树木在寒风中沙沙作响,十分诡异。南宫绯雪停下脚步,回眸对他浅笑道,    “慕公子是聪明人,我便不与你绕圈子了。”    慕离点了点头,神色依旧淡漠,仿佛他只是应邀来听她说话的,而她说的话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慕家从小让你来做七妹的夫侍,无非是希望能护住慕家的未来。眼下你虽然与她走得很近,但今后的事,谁能保得准呢?要不要……”她凑近了些,抬头看着面前线条柔和的脸颊,真想伸手摸摸,却没敢。    她打听到了慕离一手打理着整个金竹园中的大事小事,一手却在暗地里掌控着三国交易的一部分命脉。如那个集市倒了,三国的经济必然受到不小的挫伤。而她同时也打听到了另一件事,就是他的心狠手辣。自己派出去潜进金竹园中的卧底,无一不是横着回来,死法各异,实在让人摸不到门路。而那个集市虽然繁华闹,却没有敢有闹事的人,即便是当朝官员,也要让他三分。    慕离盯着前方的树干,眉目舒展,看不出任何心事。仿佛根本没听到她说了什么,过了许久,见她只是盯着自己,转过眼眸,问道,    “三公主究竟想说什么?”    “要不要再找一个靠山?”    无论是谁,即便是手腕再高超,仍需要皇室作为靠山,这是她一直认定的道理。    “慕离无德无能,只求平安度,三公主的好意在下只能心领了。”    “你难道不想让慕家永无后顾之忧吗?”虽然慕家是南月国第一剑术世家,可在朝中却无任何靠山。这也是他为何不能像花寻一样,做事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    慕离平和的眉眼终于起了变化,他垂眸浅笑,那笑容干净舒展,仿佛能涤一切尘世的污浊。即便是在这个萧瑟的冬,也依旧温和耀眼。    “慕离刚说过,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    “包括慕家?”谁会信他连自己家的命运都不在乎?    慕离唇角含笑,镇定自若地与她对视,不语。南宫绯雪等了许久,见他纯黑的眼眸中没有任何动摇,心霎时沉了几分。本想拉拢他的念头看来要打消了,真不明白为何这一个个的男人都是如此。    不由得咬了咬唇,冷声道,    “今的事,我容你些时考虑。你若是想好了,便派个人与我说一声。”说完转朝着官道方向原路返回。    慕离神色依旧淡淡的,望着树林深处细密的枝桠,错综复杂,仿佛是一个永远也走不出的迷宫。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