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谁先被除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南宫魅影点了点头,从雨家反了那天开始,自己的娘亲就面临着双重压力,一面是让亲人丧命的王室,一面是违背祖训反了南月国的雨家,手心手背伤了哪面都会痛。因此只能亲自带兵前去镇压,希望能抚平雨家的悲愤,换回二者的和解,可最终娘亲自己却命丧黄泉。    月罂冷冷一笑,“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竟利用自己女儿的死铲除雨家在南月国的势力,涑南王还真是不简单。”    雨舟死前的那副画面在她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出现,她记得清他的容貌,听得清他的每字每句,仿佛是她亲经历过一般。想到他满是血,却温柔着对自己说,“雨舟负了公主,只求一死”时,她的心底就像刀割一般的疼。    南宫魅影听完神色一变,只知道当时是五公主迷恋雨舟的容貌才遭此劫难,涑南王也只是失女心痛才会如此,竟从未想过会牵扯出的这些事。    她本以为,那如不是五公主让雨舟受尽凌辱,而涑南王又百般的折磨,他也不会自杀,不惜让雨家与整个南月国为敌。那些天地牢中发生的事全部被隐藏了起来,成为了秘密。对外只是宣称,雨舟对五公主不敬再先,后又错手杀了她。    她那时让自己边的隐卫救下其中一个被涑南王灭口的侍卫,因此能得知那些天在地牢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月罂现在一语点醒了她,她忽然想到,那涑南王如果不是执意不肯出兵镇压战乱,娘亲也不会带着病上战场,求两面和解。此时回想,竟隐约地觉得这些事之间的关联,心里沉了几分,对涑南王的恨意更是有增无减。    “即便如此,也抵消不了我对你的恨!”她咬了咬牙,此时把话已经讲开了,她再也无所顾忌。    “一切事都有起因,我自然不会奢望四姐的原谅。但是眼下的形,是不是要先分出轻重呢?”    南宫魅影敛眉不语,她觉得面前的月罂太过于陌生,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整病怏怏、任人宰割的小女孩了。    月罂拿过桌上的箭,视线扫过那个“影”字,缓缓地道,    “她此时已将矛头指向了你,若我们再鹬蚌相争,岂不是让她得利?”    魅影默了片刻,看着那支箭眉梢慢慢挑起,    “你想与我联手?”    “无所谓联手,我只想平平静静地生活。”她稍稍停顿,随后又补充道,    “难道四姐喜欢整小心提防着别人生活吗?”    四公主盯着月罂似笑非笑的眼,忽然偏头一笑,细长的眼眸眯起来,    “你在威胁我?”    月罂拿起桌上的箭羽,在手中慢慢地转动把玩,既不肯定也否定,    “这样做暂时就少了一个对手,不好吗?”    她听完飞快地探过子,贴近到月罂面前,手撑着桌面,盯着她含笑的眼,幽幽地问道,    “等我除了她以后,下一个除掉的便是你,这样也好?”    月罂扬了扬眉,清澈的眼睛透着纯粹的黑,镇定自若地与她对视,唇边噙着一抹浅笑,    “希望你不会先被她除掉。”    “你……”她恨恨地一咬牙,这丫头,居然敢挑衅自己!若不是惧着她的份,现在早就直接掐死她。缓了口气,慢慢地退开,眉宇间却添了几分英气,    “谁先被除掉,很快便知。”说完又退回自己的座位。月罂暗自一笑,这激将法对她来说倒是有效。    这四公主虽然表面上惹人厌,可从小就随她母亲习武,骨子里也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如不是这样,又怎会这么轻易地承认自己下毒,而且还故意使用那有喻义的蛇花之毒招人非议?    刚刚出去泡茶的小丫鬟捧着一壶茶怯生生地走了进来,屈膝行了一礼,小心翼翼地将茶壶放到桌上。翻过两个紫砂茶碗就要倒茶,月罂伸手拦住,起对魅影说,    “时候也不早了,我还有些事,这就回了。”    南宫魅影自斟了杯茶,浅浅地咂了一口,眼也不抬地说,    “这茶没毒。”    月罂轻笑,“我知道没毒,只是还要去母后那里问安,今就不叨扰了。”    魅影点了点头,示意绿珠送客,在月罂跨过门槛的时候,她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几片茶叶,缓缓地说道,    “你那赏月,有内鬼。”    月罂顿了顿脚步,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她,笑了笑。这次魅影,果然没有白来。        冷冷清清的官道上,一匹白马悠闲自在地慢慢行走。风吹起马背上人的鬓间青丝,划过他如玉石般莹白的耳垂。皎月般温润的脸庞清儒俊雅,为这个萧瑟的冬,添加了几分雍容华贵。    慕离轻抬眼眸,见前方不远处的官道边上,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车顶的一角悬挂着一个精致的金丝穗子,按等级划分,里面坐着的,应该是位公主。    他轻拉缰绳,靠向官道的另一侧前行。刚离近了些,便看到马车旁有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正往他这面看着什么。一张小脸被冻得通红,两手缩在衣袖中,冷得直跺脚,看样子等了许久。    她见慕离靠近,眼眸一亮,忙在车窗附近低声说了什么,随后点点头,一溜烟地跑了过来。到了近前,屈膝行了一礼,    “慕公子,三公主有请。”    慕离神色淡然,眼风扫过那辆马车,车窗开了半扇,里面很暗,看不太清楚。他收回视线,对小丫鬟和颜悦色地道,    “劳烦姑娘转告三公主,今在下还有事,望公主恕罪。”说完轻夹马腹,绕开了她,仍不紧不慢地前行。    小丫鬟紧跟了几步,见他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急得又追了上去,拦在马前,    “公主说,慕公子一定会这次谈话有兴趣。”    慕离轻挑眉梢,眼里光华闪过,微微一笑,    “怕是让公主失望了,慕离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    “有关慕家的事,你也没兴趣?”不知何时,南宫绯雪已经推开了车窗,手撑着头,含笑的眼眸里闪着些许得意。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