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说正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魅影。    满院摇曳的山茶树。含苞的白色花朵,在冬的萧瑟冷清中,显得异常耀眼。月罂打量着这个与赏月无一相同的院子,也忍不住心底赞叹。从未来过这里,竟没发觉这院子是如此的清雅别致,仿佛里面住的是一位风姿婉约,淡然绝美的仙子。    院内的丫鬟小厮们看见月罂,慌得变了脸色,纷纷跪倒,“给小公主请安。”    月罂摆摆手,示意他们起来,自己院子里特别强调过不要见她就跪,来到这里,竟有些不习惯了。开口对为首的一个小丫鬟问道,    “四公主在吗?”    丫鬟颤巍巍地向主方向张望,随后低头回答,    “公主刚起来,在主。”    月罂让她前面带路,她却犹犹豫豫,畏首畏尾。月罂觉得可笑,这南宫魅影在下人眼里难道和魔鬼一样?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走了不久,便到了一座二层宇前面。小丫鬟走到台阶下的时候,犹豫着停了下来。月罂只是回头看了眼她,有些纳闷。自顾自地走到门口,还没等她站定,一个上好的瓷瓶嗖地砸过来,月罂闪躲过,瓷瓶在她边摔了个粉碎。冷冷地声音随之从里面传来,    “人,给我滚出去!”    月罂眉头一皱,怎么自己刚来就被骂了?    正想说些什么,却见从里面退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与其说是男子,倒不如说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月罂舒了口气,原来在骂他,忽然又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些幸灾乐祸,实在卑鄙。    男孩雪白的中衣敞开,露出了里面的大片膛,她不经意地一瞥,就定住了眼眸。只见他尚未长成的单薄前上,横七竖八地布满伤痕,有的裂开,有的愈合,新伤覆盖着旧伤,白皙如脂的肌肤上,暗红色的血痕触目惊心。    月罂皱了皱眉,那血色的伤痕让她心里一紧,记忆中的雨舟,也是这般模样。咬了咬唇,抬眼向他看去。只见他俊俏的面容上,两行清泪沿着好看的眼角滑下,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他幽怨地瞟了一眼月罂后,转快步跑开。    月罂盯着他离去的方向,暗自地叹了口气,又一个生活在水深火中的孩子。    转回头去,却对上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南宫魅影冷冷一笑,    “七妹这么早就来我这看笑话?”    月罂尴尬地笑了笑,心想着确实看到了笑话。平里呼风唤雨,高傲嚣张的四公主,今却是如此狼狈,    “只是闲来无事,正巧经过这里,被满园山茶花吸引,这才进来欣赏欣赏。”    南宫魅影仍是那副冰冷模样,与平里见到的判若两人,沉声道,    “欣赏完就可以走了?绿珠,送客。”    带月罂进来的丫鬟吓得一哆嗦,抬眼看了看月罂,小声地说,    “小公主,奴婢送您出去。”    月罂也不理她们二人,自顾自地进了这主,摆设奢侈华贵,令人咂舌,比起自己那个清幽的小屋,这才是真正公主的宇。    绿珠见月罂大摇大摆的进去了,看着旁脸色难看的主子,吓得小手紧紧地攥在衣袖里,颤抖着嘴唇问道,“公主,这……”    南宫魅影深深地吸了口气,今太冲动了,都怪那该死的男人,冷着脸对绿珠说,    “去给小公主泡壶好茶来。”    绿珠答应了一声,这才松了口气,像是死里逃生一般,飞快地走开。    月罂坐在紫檀木的方桌前,把玩着桌上的暖玉茶杯,这色泽,果然是极品。    南宫魅影坐在另一侧,缓了口气,慢声细语道,    “七妹今前来有何贵干?”    月罂见她恢复了平的样子,挑眉笑道,    “刚不是说了,顺便经过。”    南宫魅影勾了勾嘴角,细窄的凤目闪过一丝精明的光芒,    “说正事,别绕圈子。”    月罂见她还未整理的头发,软软的披洒在肩头,未着粉饰的脸庞展现着原本秀美的肌肤,如不是先前的一些事对她产生的偏见,倒觉得此时才是她真正的样子。    拿过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细竹筒,打开将里面的几支箭倒了出来。把它们放在了桌上,推了过去,    “四姐看看这个。”    南宫魅影不知她搞什么名堂,眼角余光扫过却又忽然转了回来,拿起一支箭仔细一看,皱了皱眉,    “哪儿来的?”    月罂故意装作惊讶,问道,    “难道不是四姐的?”    南宫魅影冷哼了一声,简直与旁所见判若两人,    “别在我面前耍花样,你若肯定是我的,早去呈给了母后,还用得着来问我?”    月罂抿唇笑了笑,她确实如自己所想,只是表面上装出一副妖媚的样子,显得毫无大脑,实际上她却没有表面上看得那样简单。    “也正如你所说,我知道这箭不是你的。但我在昨回宫的途中遭遇了刺客,是许多人都见证的。我若是将这些箭呈给了母后,想必你也脱不了干系。”说完,她轻轻笑笑,表面上毫不在意,可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    她虽然在前世生活了若干年,在察言观色、待人接物上做得略微出色,却不晓得那一用在古代是否合适。但她却懂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眼下只希望南宫魅影恨那个人更多于恨自己。    南宫魅影面色微微有些变化,她深睨了月罂一眼。自然清楚月罂在南月国以及其他众国中的地位,若是被人知道了有人刺杀她,而且所用的箭是自己独有的。那即使自己是清白的,也百口莫辩,当年金竹园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她将那支箭轻轻放于桌上,略有些郑重地看向她,问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    月罂幽幽地叹了口气,轻垂下眼眸,    “虽然我忘了许多事,但失去亲人的滋味,我确实尝过。我知道四姐恼我,如不是因为我,姨娘也不会带兵出战,更不会……”她停了下来,过世两个字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中说不出来。    虽然她一开始确实想在南宫魅影面前装装样子,但此时提到了亲人,一直掩藏在心底的哀伤却慢慢浮现出来。        (周六啦...放假啦...>o<)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