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温柔少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她十岁那年生辰,子居然出奇的好,一整天都很有精神。从兰心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刚走到院中的小湖边,就看到一个衣袂飘飘的背影。少年一浅色衣袍,如锻般的墨发垂在腰间,额前两鬓的发丝高高地束起,上面系着一根与衣衫同颜色的帛带,清风拂过,发丝飘扬,只一个背影,便绝美得如同天上仙子。    少年转过来,琥珀色的眼眸如洗过一般清澈干净,面如皎月般温润。他看到月罂先是一愣,随后眼眸深处漾起温柔的笑意,微微俯行礼,声音如甘泉般温婉动人,    “公主。”    她顿时又惊又喜,飞快地跑了过去,抱住了少年纤弱的腰,甜甜地笑道,    “雨哥哥。”    少年眉眼带着笑,长臂一伸,将她抱在怀中。她那时又瘦又小,在他怀中仿佛是个小孩子一般。    “雨哥哥怎么会来?”她抬头望着面前温柔和煦的眉眼,糯糯地问道。    “今是你的生辰。”说完,他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上面系着一根淡紫色的丝带,递到她的面前。    “送我的吗?”月罂兴奋地接过,就要拆开盒子,却被少年一把拦住,笑着摇了摇头,    “回去再看。”    月罂嬉笑着将盒子收好,拉住了俊美少年的手,    “雨哥哥,以后你还会来看我吗?”她乌黑的眼眸映着他俊美的容颜,眼里满是期待。    少年抿了抿唇,半蹲下来,带着暖意的手指拂过她苍白的脸庞,温柔浅笑,    “雨舟会一直在金竹园中等着公主回来,可好?”    月罂眼里虽然闪动着落寞之色,却懂事地点了点头,轻声说好。她那时便知,自己没有任何能力护住心的东西,只有等长大了,有能力掌控一切的时候,才可以与喜欢的人一同自由自在地生活。    少年只留了片刻便要离去,临走前回眸向她看去,柔和的眼眸中泛起丝丝不忍,最后终是温柔一笑,转离去。那一眼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印在那缕魂魄中。没过多久,她便听到宫人们窃窃私语:雨舟出事了。    记忆开始断断续续,有时醒着,有时昏迷。直到她来到宫中的地牢,发现了全是血的温柔少年时,才确信了宫中沸沸扬扬的传言。记忆的尽头是少年含笑的眉眼,以及殷红的血液。    月罂记起这些的时候,心里一阵阵绞痛,她知道这个少年确实存在过,但那缕魂魄却再没有对他的记忆。    婉儿轻叹了口气,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得知了这件事,怕是再瞒不住了。她记得很清楚,当时月罂从地牢中出来,大病了一场,再醒来时已过了数月,却对那的事再没有提起。女皇命令所有宫人一概不许再提雨舟的事,如果再让月罂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就要了所有人的命。    婉儿在她的追问下,没办法只能如实地回答,    “雨公子那私自进宫,只为了见公主一面。可回去的时候恰好遇见了五公主,被她下了迷药,后来……后来雨公子把五公主杀了……”    “杀、杀了?”月罂惊得呆住了,怪不得从回来那天开始就觉得国中少了一个公主,居然被他给杀了?    “为什么要杀她?”    “她们都说,是五公主看上了雨公子的美貌……两人因此起了冲突……”婉儿支支吾吾地忽略了许多过程,    “杀害公主虽然是死罪,但雨公子与王室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女皇一直没有杀他,只是暂时将他关在地牢之中。后来,公主去了一次地牢,回来就大病了一场。没过多久就听说,雨公子……死了……”    月罂颓然地靠在椅背上,记忆中的那副惨烈画面挥之不去:暗潮湿的地牢中,墙壁上吊着一个清瘦的少年,血液一滴滴地落下来,染红了整件衣衫,原来都是真的……    这个看似温柔的少年究竟有着怎样刚烈的子?她感到有些无力,记忆中那少年温柔的话语一直萦绕在耳畔:    “雨舟会一直在金竹园等着公主回来,可好?”    “雨舟负了公主,只求一死……”    月罂缓缓地起,走到那片墙壁前面停下,眼光扫过那两行诗,    “深秋忽闻连夜雨,惹得霜寒染轻舟。”    她伸出手向小船上雕刻的影摸去,苦笑了笑,原来写得是他。婉儿跟在她的后,眉间也是一片黯然,幽幽地道,    “婉儿知道,公主只是表面上不再提那件事,可心里却是永不会忘的。雨公子去了以后,公主就派人刻了这幅画,醒来时便对着它看……”    婉儿说完慢慢地吸了口气,眼眶有些湿润。亲眼看着一同长大的夫君惨死,那种感觉是任何人都无法体会的。她每次都是偷偷地站在门外,看着月罂一个人孤零零的背影,心里紧巴巴地难受。    月罂默了片刻,缓缓地开口道,    “她,是涑南王的女儿?”如果她没记错,三公主与五公主应该都是涑南王的女儿。    婉儿点了点头,“正因为五公主被杀,而雨公子也接着惨死,当时王城内外乱成了一团。”    “什么意思?”    “那时西司国对南月国虎视眈眈,听到这个消息后顺势拉拢了雨家,为他们出兵,说是要攻下王宫,为雨公子讨还一个公道。当时涑南王拒绝出兵抗衡,朝中武将也都纷纷站在她的一边。最后还是瑜南王带领兵马迎战,苦苦守了这王宫三天三夜,才等到了从各处汇聚而来的救兵。”    “瑜南王?”    “瑜南王是四公主的娘亲。”    月罂脑海中那些复杂的线条仿佛开始有规律地动了起来,事已经越来越明朗了。    “那时大家都以为,只要清除了余党,再派使者去雨家议和,这战事也就能暂且停止。不料趁着混乱之际,一支淬着毒的箭飞向了瑜南王,当时虽未中要害,可回来后便毒发,无药可解。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瑜南王就过世了。”    月罂心中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声地念着,    “七七四十九天过世……”随后猛然抬头,混沌的脑海顿时清明了许多,难道她当时中的也是蛇花之毒?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