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混账仙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婉儿点了点头,轻声答道,    “这个我听宫里的女官们提到过。那年正赶上公主生辰,各国使臣来了不少。槐南王请来了一位在各国十分有名气的仙长,说是要为公主占卜一二。没想到那仙长掐指算了算,说公主的边有不干净的人,金竹园中也有许多晦气的东西。所以公主才会久病不愈……”说到这,她偷偷瞥了眼蹙着眉头的月罂,接下来又慢慢地道,    “由于当时各国使臣都在,公主又是祥瑞之人,一旦有什么差错,各国都会受到影响。而那仙长在各国的名气都很大,他说的话也自然没有人会反驳。没过多久,迫于各国的压力,建园子时的一百多人全部消失了,有人说,他们是被女皇赐死了。”婉儿喉咙动了几动,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月罂眉头瞬间拧紧,虽然是为了自己好,但就因为那个混账仙长的话,居然让那么一大群人受到牵连。如果那些人真是被赐死了,自己那个看似柔弱的母后手段也还真是残忍。    “接下来呢?”    “不知道后来怎么回事,各国都要杀了金竹园中的所有人,说是他们上带了邪气,不能让他们再危害到公主。而那时,园子中只剩下了几位公子……”月罂眼皮猛地一跳,心里异常地纠结,    “后来如何?”    “也不知是不是心有感应,公主那会刚巧醒来,接着让人告知各国,自己的病与其他人无关。但公主不想拂了各国君主的好意,从那时起就住进皇宫。而金竹园是公主从小长大的地方,任何人都不许再过问,也就保住了园中的几位公子。”    月罂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烦乱。一百多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就为了一句“园子不干净”就要杀这么多人,究竟是各国太在意她这个祥瑞之人,还是集体耍的什么谋?此事也未免太假了些。    “从那时起,公主就一直生活在皇宫之中。女皇的命令,除了花公子,园中任何人不得再靠近公主一步。”    月罂想到那翻过慕离牌子时,看到了小丫头恐惧的眼神。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当时只是好奇,就让慕离前来,此时一想,才略微解了一些疑惑。    “为什么只有花寻能进宫呢?他以前没住在金竹园吗?”月罂本以为能得到“他是皇子”或是“女皇器重他”之类的答案,没想到婉儿却说,    “公主进宫之后,也不知花公子与仙长说了什么。后来有女官传唤花公子进宫,理由是仙长说花公子天生富贵相,上并没有沾染任何不干净的气息,若是与公主常在一起,一定能够庇佑公主。接着花公子就随公主一同住进了皇宫。”    月罂撇嘴一笑,天生富贵相?天生狐媚相还差不多。不过不难想象,那妖孽听得到世间万物之声,只稍稍掌握一点那混账仙长的秘密,以此为条件,让他为自己说几句话,进得皇宫也并非难事。    婉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抿唇笑了笑,言语里带着股高兴劲儿,    “宫中的女官们都说,花公子对公主深似海。”    月罂正喝着茶水,听她说完,差点呛住,连咳了几声。深似海?他个大头鬼!若不是自己看见他与四公主花园里的幽会,此时倒能相信这样的谎话。    婉儿敲着她的背,也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见她止了咳,才取过软巾擦抹着桌子。    “她们为何这样说?”她对花寻的了解太少,此时倒很想知道有关于他的事。    “女官们说,花公子还在花霰国的时候,就整吵嚷着要做南月国七公主的夫侍。而那时,公主还并未出生,当时花霰国甚至把他的话当成了疯言疯语,也没去理会。直到公主刚出生了以后,众人才慢慢信了他说的话。没过多久,花公子就来到南月国,成了公主的第一个夫。”    月罂哧地撇脸一笑,那妖孽的“特异功能”还真多,难不成还会未卜先知?    “人家都是千方百计地想要皇位与江山,他却不做皇子,巴巴地给别人来当夫侍,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婉儿撅了撅嘴,显然有些不赞同她说的,    “她们都说,这样的男人才叫浪漫。”    “浪漫?”月罂扬眉一笑,    “你那也在花园中,难道觉得给自己带绿帽子的男人很浪漫?”    婉儿怔了片刻,蹙着眉头想了半天才回答,    “男人的心里总会储着一个十分特殊的人,不是吗?”    月罂呃了一声,自己前世虽然交过几个男朋友,但彼此都是怀有目的的交往,感也都是蜻蜓点水一般,哪有闲心在意对方心里是否还储着别人呢?将空了的茶盅在桌上滴溜溜地转了转,幽幽地道,    “会不会储着什么人我不知道,但一个男人心里若真是在意一个女人,在外面必然不会像他一样去招蜂引蝶。”让她相信花寻是在意自己的,再等个十年八年。    婉儿也没驳她,主子之间的事,她是无论如何也猜不透的。接过月罂放在桌上的空茶盅,拿过茶壶准备倒茶。    月罂一手撑着头,心里合计着进宫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大概清楚了,忽然想到还有一段记忆让她心里阵阵纠结,忍不住又问,    “还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你可知道雨舟?”    婉儿瞬间睁大了眼,手里的茶壶啪地摔到了桌上,茶水洒出了一片。    月罂微微一愣,感觉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从脑海中多了些记忆的时候,印象中便多了这么一个人,她不相信记忆中的事是真的,此时只想确认是梦境还是现实。看她一脸紧张,显然知道内,追问道,    “你知道有这么个人,是吗?”    婉儿连连摇头,想要去拿软巾擦抹桌子,却被月罂再次拉住,    “告诉我。”她骨子中透着的霸气尽数显露出来,婉儿不由得错开眼眸,不敢再与她直视,暗自咬了咬唇。    “他是公主的夫。”她垂着眼眸,犹犹豫豫地道。    “这个我知。”自己的记忆中,确实有这么一个夫君。那段记忆开始很清晰,想必那时是清醒着的。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