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交换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花寻见她眉飞色舞,兴奋得像孩子一般,郁结的绪一扫而光,扬了扬眉道,    “我听得见世间万物之声。”    “啥?”这个答案可是她万万没有想过的,愣了半晌才缓过劲来,哧了一声,    “谁信?”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世间居然有这种奇怪的事。    “不信可以试一试。”    月罂与他对视了片刻,他眼里的坚定让她的怀疑一点点褪去,不由得往前凑了凑,    “当真?”    花寻懒洋洋地点了点头,    “这是许多人知道的秘密,公主随便问个人,即可证实。”    “也就是说,你能偷听到所有人说的话?”月罂暗自吸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必然是天下人争抢的对象。在这个年代,他这能力不是与人工窃听器一样了吗?    花寻郁闷地拍了下她的头,“我说过不是偷听,是正大光明地听。”见她撇着嘴一脸鄙夷,无奈地摇头一笑,    “山水草木、花鸟鱼虫,都可以为我传递音讯。”    她听完有些幸灾乐祸,挑眉笑道,    “那你耳边岂不是整吵杂不停了?”    “想听的时候才听得,不想听的时候,即便是在耳边,也听不到。”他伸手把玩着她垂在眼前的柔顺发丝,昨她留下字条逃跑时,自己正在听着附近有没有埋伏。不料她居然歪打正着地利用了这个机会,否则怎么能轻易从眼皮底下溜走。    “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个,那不算我问过,接着来。”她听完他所说的也想到了那些事,有些讪讪地,忙不迭地伸出第二根手指,    “第二……”她停顿了片刻,不知道这个问题该不该问出来,犹豫地瞟了他一眼,抿了抿唇。    “花寻虽然听得见万物之声,但也知道什么叫秘密,是秘密就需要保守。否则凭我对外乱讲一通,此时只怕早被世人所追杀了。”他只一个眼神,便看透了她全部的心思。    月罂轻轻地点了点头,如果在昨,她还不会放心大胆地问他什么,但自从这些年的记忆回来了一些,对他的信任居然也没来由地又多了几分。    “第二,你可觉得,我母后与以往有什么不同?”    花寻缠着她发丝的手慢慢停住,唇角噙着一抹浅笑,不答反问,    “公主觉得有何不同?”    “只是感觉,所以才想问你。”    花寻轻笑了笑,看着她纯黑眼眸中映着自己俊美无比的面容,心中一时间喜忧参半。喜的是他一直守着护着的小丫头终于长大了,忧的却是,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她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变得这样敏感?    “既然是感觉,就不需要去理会。”    “你此时是我母后眼前的红人,说到感觉,你自然要比我多许多。”她紧盯着花寻笑意盎然的眼,生怕错过任何细微的变化。    “花寻在意的只是价值,而非感觉。”    他眼中的笑意不减,说出的话却让她凉了整颗心,他终不是与自己一路的。浅浅地对他笑了笑,他给出的答案,她也能明白几分。他既没肯定她这种感觉,也没有否定,只能说明,他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感觉,或者是,他已经看透了一切。    想到这,吸了口气,刻意露出的笑容堆上眼角,    “好了,我觉得划算了。”    花寻偏着头将她看着,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抚她含着笑的眼角,    “我觉得不划算。”    “呃?”    “你的两个问题,相当于没有问题,交换秘密最重要的就是,公平。”他看着她对自己心存芥蒂,心里五味杂陈,向她伸出手,    “过来。”    月罂愣了愣,疑惑地向他望去,见他只是一眨不眨地将自己看着,神色少有的认真,又凑近了些。    花寻将她子按低,贴在她耳畔,声音极低,    “在我专心听音的时候,也是防备最低的时候,你只需像这样轻轻一刺,我就可以死于非命。”他不知何时将月罂枕下的匕首抽了出来,握在她的手掌中,刀尖直着他敞开的膛。    月罂惊得迅速起,被他紧握住的手心霎时间出了一层冷汗,看着刀尖抵着他细腻的肌肤,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她想要收回被他握住的手,却动弹不得,拉扯间,他前的肌肤被划出了一道血痕,月罂忍不住急喊了声,    “你疯了吗?”    他散漫一笑,如山泉一般清亮透彻,    “信我了吗?”    她听完更是气恼,“你这样做就是想得到我的信任?”    花寻缓缓地点了点头,若是连她的信任都得不到,那这些年所做的努力又有什么价值呢?    “你这个疯子!”他平里必然不会少打探消息,而每次都是在这样极其危险的况下进行,想想就觉得后背发冷。只要多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他就多了一分危险。然此时他告诉自己这个,究竟代表了什么?    花寻笑着放开了手,刀尖顺着她扳动的力道,擦过他侧的衣襟,插入一旁的锦被中。月罂将匕首又放入刀鞘,抹了抹手心渗出的冷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个秘密,我就当没听过,不知道。”    “为何?普天之下,只有你我二人可知,公主觉得不算是秘密吗?”    月罂沉默了半晌,自然算是秘密。他这等于将命交到了自己的手上,如果以后两人反目,那么他此时说的这个秘密,就等于是为他自己埋下了一个潜伏的炸弹。    “我就当没听过,起来。”她说完撩开幔帐,挂在柱旁的金钩上,就要去穿鞋。    花寻伸过手臂,搭在她削瘦的肩膀上,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在她耳边吐气如兰,    “你还没告诉我,怎么会记起了这些年的事?”    月罂正想躲开他,却听见门外传来低声的询问,声音沉稳而又温和,仿佛三月阳光一般暖入人心,    “公主可醒了?”    “刚刚听到里面有响动,大概是醒了。”说完门声一响,婉儿端着洗漱用的铜盆进来,刚迈进门槛,却愣在了原地。只片刻,马上收回了望向月罂的眼神,尴尬地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哪儿。忽然想到慕离此时就跟在后,更不知道该让他出去还是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