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妖孽也会做好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彩衣阁的掌柜听说七公主要来,一早就清了店里的客人,将屋内整理得干干净净,案几上又摆了祛除杂味的熏香。月罂走进去一瞧,这店铺里陈设的衣料都鲜艳无比,两旁挂着的成品衣也花色绚烂,怪不得叫彩衣阁。    掌柜看起来五、六十岁,虽然上了年纪,但肌肤仍然细腻,尚有些姿色,看起来保养得不错。她听见脚步声,一看花寻二人一前一后进来,马上就猜出面前的少女是谁。三步两步地走了过来,正要行礼,却被月罂一把拦住,    “你只把我当成个普通客人,随意些就好。”    掌柜忙点头答应,她见月罂不仅长相俊俏,态度也和善可亲,才稍稍放下了心。她这家店已经在南月国做了几十年,传到了她的手中,已经到了第三代。这里接待的都是朝中大臣或是国中富商,多数都是趾高气扬,来了她这家店,完全把她当成了奴才使唤,像月罂这样的没有架子的,极其少见。    花寻向掌柜打了声招呼之后走到八仙桌前,自斟了杯茶,悠闲自在地喝了起来。这店铺平时的伙计不少,但掌柜听说月罂喜欢清静,因此早早就给伙计们放了假,此时整个店中也只剩下她一人。    掌柜接过侍卫抬过来的衣料,轻抚了抚上面绣得精致的花纹,眼里满是喜之色。花霰国的丝绸服饰在几个国家之中算是最好的,尤其是这种进贡到宫中的东西,更是制作精良,也难怪她对手中的精致布料不释手。    月罂却对这些布却完全提不起兴趣,虽然图案确实极美,但她觉得用来做窗帘还差不多,那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哪能裹在上?见她十分喜欢,就笑着对她说,    “既然掌柜的喜欢这些,就送与你如何?”    掌柜的愣了片刻,忙垂下手,不敢回答。月罂轻轻笑笑,向店铺的一处角落走去,指了指一旁的素色锦缎,    “其实不算是送,那些东西我不喜欢,我用它们换一些你店里的素色衣料就好。”    掌柜的为难着没答话,店里的布料与进贡来的可是天壤之别。她不知道月罂只是说句玩笑话还是当真的,也不敢应声,偷瞄了眼慢慢饮茶的花寻,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公主究竟是什么心思。    花寻抬起细长的眼眸,媚眼如丝,轻轻地将手中的茶盅放于桌上,含笑地对掌柜说,    “既然是公主赏赐你的,收下便是了。”    掌柜心里面这才感到踏实,忙向月罂行礼道,“谢公主赏赐。”    月罂抿唇笑了笑也不多言,随她一同去了里间。她坐在雕花木椅上看着掌柜忙忙碌碌,不由得问道,    “这店中没有伙计吗?”    掌柜回眸笑了笑,“昨花公子派人来说,公主喜静,让店中别留太多人。”    月罂挑了挑眉,这掌柜也真听话,人是没留多少,只剩下这么一个。她想到了刚刚掌柜说话时总是瞟着花寻,看样子对他十分在意,又问,    “你与那妖……咳,你与花寻认识很久了?”“妖孽”一词到了嘴边,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掌柜没注意到她想说什么,只是恭恭敬敬地回道,    “已有些年头了。”    “那应该很熟悉了?”她记得刚刚两人打招呼时十分随意,倒像是熟悉的友人一般。    掌柜点了点头,“若不是当年花公子出手相助,想必这祖传的店铺就要毁在老的手里。虽然已经过了这么些年,小店也越来越红火,但公子的大恩必然是不会忘的。”    “哦?说来听听可好?”月罂一听这其中好像还有故事,来了兴趣。    掌柜见她一脸兴奋,乌黑的眼眸闪动着光芒,抿唇笑了笑,这个公主倒没有任何架子,反而比其他人多了些亲切感。心中的拘谨又少了几分,拿过尺子,边为她测量边说,    “当年小店遭遇了大火,所有积蓄全部被烧得一干二净。眼看着几十年的基业就要毁于一旦,正巧花公子经过,资助了些钱财,才让小店得以重新开张。但是由于外债太多,衣服的图纸也被大火烧了个精光,生意一直惨淡。”她停顿了一下,想到当年的那个场面,暗叹了口气。    月罂点了点头,她能想象得出当时的处境,接着问,    “后来呢?”    “过了不久,生意慢慢好了起来,来小店做衣裳的达官贵人也越来越多,甚至连各家公主也在小店制作衣裳。后来才知道,这些人是听花公子说小店衣服做得很不错才来的。整个南月国的成衣店成百上千,做得精致的也太多太多了,这都是花公子在暗中帮的忙,但他自己却从未提过。”    月罂轻轻一笑,那妖孽竟然也会做好事,的确新鲜,看来对他的认识当真存在着偏见。看掌柜已经记好了尺寸,正准备出去,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忙转问,    “刚刚你说店里的图纸都被烧毁了,那这些年是按照什么来做的呢?”    掌柜讪讪一笑,轻声回道,“那些图纸随着老这么些年,终是有些印象的,也就凭那时的记忆,又重新画了一些,但却没有原来的那么细致了。”    “那如果现在有些新样子,你收不收?”    “自然要收,公主的意思是?”    月罂听完眼前一亮,她前世继承了那么大一笔钱,凡是有些用处的东西,自然学了个遍。她那时就对服装设计十分感兴趣,后来学了几年国画,绘画功底也更扎实了些。如果不是在前世早早地就“英年早逝”,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能自己开店了。    “你这里一副图纸多少钱?”    掌柜略微沉吟,伸出一只手展开,“五十两银子,但要看图纸的质量。”    月罂在心底迅速地盘算了一番,这个价钱用来收购版权并不算高。想到这,她转回到案桌前,展开桌上的宣纸,拿起毛笔勾勾画画,过了半晌才往笔架上一放。抖开对着掌柜,眨了眨眼睛,    “这种图样,会不会卖上价钱?”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