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出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南宫魅影见熙兰神色有些不悦,暗自咬了咬嘴唇,笑着起去给她揉捏肩膀。月罂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溜须拍马的功夫做得还真到位。把玩着桌上的空茶盅,听着她提到些新鲜的小事,开始讲了一些宫中的琐碎事。后来却转变了话题,比如某某国内多出了一派势力,整个朝野内外勾心斗角;或是某某国秘密地修建山洞,在其中训练兵将,大有吞并众国之心。    月罂听着听着不由得手指一顿,转过脸看着南宫魅影。见她虽然穿得花枝招展,脂粉也涂了厚厚一层,但秀眉间却露出些许英气。一直以为她只是个绣花枕头,没想到还如此担心国家大事,实在是有些诧异。    南宫魅影注意到月罂投来的眼光,顿时止住了话,眉梢轻挑,滴滴地笑道,    “七妹居然也对这些事感兴趣?”    月罂只是轻轻一笑,也不回答。她初来乍到,对这个世间并不熟悉,何况她丝毫不想理会这些事,只想寻个清静的地方过完这一辈子。    正打算说些什么,门外进来一个宫女,在她们两人面前屈膝行了礼,随后走到熙兰旁,轻声道,    “女皇,那些为小公主备下的衣料已经整理妥当,明就可以派人送出宫去。”    熙兰点了点头,示意她着手准备。眼角瞟见月罂望向她们,略想了想唤住了要离去的宫女。又将月罂的小手握在手中,温柔地说道,    “这些年你醒来的时候一直很少,也很久没做过新衣裳,正好花霰国进贡一批上好衣料,待明你亲自去选些样式,也好顺便出宫走走。”    月罂眼眸一亮,“我可以出宫了?”    “也许你梦见的神仙说得也对,想必出去散散心,对子恢复总是有些好处的。”她见月罂眉开眼笑地听着,抿唇笑了笑,“不过你要与花寻一起。”    月罂听完,笑容僵在了唇角,那妖孽……        宽阔闹的街道中间,一辆上好的梨木马车慢慢地前行。车帘揭开了一角,从中露出一张清雅秀丽的面庞。月罂探出小脑袋,连连赞叹着宫外的闹。眼神刚被一处古玩摊吸引,耳朵马上又被杂耍的吆喝声带走,忙得东瞅西望、顾此失彼。    婉儿端着装有莲子糕的小银盘递到她旁,扯了扯她的衣袖,    “公主,吃些莲子糕,从早晨到现在,你还一口东西都没吃呢。”    月罂眼睛仍挂在外面新鲜的事物上,沿着婉儿声音的方向伸了手,不偏不倚地正好拿到一块莲子糕,塞进了嘴里。还没等咽就看见那杂耍的人从嘴里喷出一团火,惊得她目不转睛,忙拉婉儿一起来看。    马车走得虽然慢,但也无法让她看到太多有趣的事,刚被什么吸引住眼球,马上就离着越来越远。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出这么一次宫,怎么也不能把时间白白浪费在车上。    这古代的风景不同于现代,青砖绿瓦的小房屋、古色古香的小玩意,对于月罂来说都十分新鲜有趣。想到这,她将头探出车窗,看车前面不远处的花寻坐在马上,与车辆有些距离,一个鬼主意冒了出来。    她从矮桌上拿过纸笔,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折好放在衣袖中。又探出头去冲着在后面骑着马跟随的无摆了摆手,伸出食指压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无策马上前,到窗口附近慢慢停下,俯下,低声询问,    “公主有什么事吩咐?”    月罂眼珠转了转,抬手捂在嘴边,雪白的衣袖遮住了大半张脸,贴近了他的耳朵小声说,    “那个,我内急……”    无听完,冰冷的面孔刷地涨得通红,慌忙直起,冷峻的眼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回眸间,见她神色不变,抿着唇,一双乌黑的大眼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脸更红了几分。一挥手,后面的侍卫都停了下来。    月罂没等车停稳,掀开车帘就跳了下来,偷偷地瞄了眼前面不远处的花寻。见他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动静,只是偏头思索着什么,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拉住紧跟着跳下车的婉儿,对立在车前的无小声说,    “你可不许派人跟着。”    无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煞是好看,最后脸上实在挂不住,低声道,    “公主,这话不可乱说……”    月罂嘻嘻一笑,她从现代生活了这么些年,自然没他们那些讲究。再说,她只有这么说才会摆脱这些侍卫。对婉儿眨了眨眼,两人轻手轻脚地跑到一旁的小胡同里。    无当真听话,见她跑进小胡同中,也不敢再看,红着脸站在附近等候。    离马车不远的一匹枣红马上,花寻半眯起眼眸,卷翘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接着才缓缓地呼了口气,脸上挂起了往的笑意,回过头看着后停下来的队伍,笑容却慢慢收敛。轻夹马腹,策马到了车前,一抛车帘,里面空无一人。见无冷着一张红脸立于不远处,他眉头皱了皱,翻下马走近了些,沉声问道,    “公主呢?”    无脸又红了几分,冷峻的眼眸盯着地面一处石子,不发一言。    “公主呢?”花寻耐着子又问了一遍,这块冰冷的石头,让他郁闷得紧。    无向胡同里歪了歪头,“在里面。”    花寻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旁边的小胡同,只窄窄的一人多宽,看样子像是一个死胡同。睨了眼面色有些尴尬的无,朝胡同走去。无几步跟上,拦在他的面前,冷声道,    “你不能去。”    花寻妩媚的眼眸一转,斜睨着面前如冰雕一般的男子,更有些不耐烦,伸手将他拂开,柔媚的声音里透着丝丝寒意,    “让开。”    他动一步,无立刻跟上,两人在胡同口僵持了许久,谁也不让谁。冷傲的眼神与柔媚的视线相撞,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周围匆匆而过的行人见到如此俊俏的两名男子互相僵持,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时间越长,人也越聚得愈多。    花寻见他死活不让自己过去,正想抽出腰间短刀,忽然听到里面“嘭”的一声响,心瞬间沉了几分。推开愣住了的无,三步两步地朝那胡同口走去,往里一瞧,慵懒醉人的眸子瞬间睁得溜圆,俊俏的眉宇慢慢拧紧。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