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许愿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慕离见她低头怔怔地思索着什么,伸手轻抬起她的头,指着夜空中的某处说道,    “看那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月罂张开嘴一阵吸气,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痴痴地念道,    “真美啊……”    漆黑的苍穹中间,一轮皎洁的明月散发着淡淡柔和的光芒,比平里放大了许多倍,仿佛触手可及一般,朦胧的光晕一点一点扩散,洒下一地的宁静安详。    围绕在它附近满是细碎的星光,明亮的,黯淡的,明明灭灭地闪耀着,跳跃着,在黑丝绒般的天穹上,勾勒出不同的轨迹与形状。再向远望去,无边的天与地看不出连接的缝隙,只有遥远处点缀的些许摇曳的橙色灯火。    从再回到这里,她心里就一直泛着波澜。一切都与前世不同,眼前的世界与自己所熟悉的前世格格不入,而自己以前引以为傲的那些能力在这里却丝毫派不上用场,所以一直让她感到莫名的恐惧与慌乱,虽然表面上毫不在乎,可却时刻警惕时刻小心。    今天吵闹着要出宫,一来是想知道熙兰究竟让自己出宫做什么。二来也是想出去透透气,这王宫虽然美好奢华,却仍像是个金丝编成的牢笼,活在其中,时刻都要敛气凝神。    而此时的景,却让她异常熟悉,即使边一切都变了,只有这轮粲然的明月与繁星,是永远不变的;天下虽大,但只要抬头看看这闪耀着光辉的苍穹,心里也就跟着慢慢舒展安宁。    月罂回头,看着他平静如水的眼眸里倒映着细碎的星光,在皎洁的月色下,显得更加明亮,她渐渐明白了他带自己来这里的意思,心里泛起一阵暖流,对他微微一笑,    “慕离,谢谢你。”    他转回头,看着她被月光沐浴着的柔色脸庞,如瓷般的细肤因为喜悦而变成粉红,清澈的眼眸中流淌着水光。他抿唇笑笑,也不多言。    月罂转过头,又轻轻抚摸着枯燥的树皮,问他,    “这树真的有一千年吗?”    “只会更多。”    “可有名字?”    “名字?”慕离摇了摇头,树怎么会有名字?    “它特别像我熟悉的一种树。”月罂歪着头向上看,淡淡的月光照在树顶端的枝干上,这颗参天古树,虽是寒冬已不见树叶,可她能想象到,夏天的时候,该有多么的枝繁叶茂。    “那叫什么?”    “许愿树。”    “许愿树?很美的名字。”慕离轻轻念着,随后又问,    “怎样许愿?”    月罂见他有了兴趣,就把知道的对他细说,慕离聚精会神地听着,眼眸中不时地闪过些许光亮,随后又问,    “愿望真能实现?”    月罂愣了愣,摇了摇头。谁知道许愿树上的愿望会不会都实现呢?于是对他眨了眨眼,    “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试试。”    慕离见她笑得十分狡黠,忽然想到了她刚刚在宫门外蛮横的样子,倒是十分有趣,不侧过脸,莞尔一笑,    “公主与前些年有些不同,”他顿了顿又说,    “不过却与儿时像极了。”    月罂笑容一顿,前些年不过是自己的一缕魂魄,究竟想什么做什么,毕竟与自己有些联系,又如何谈得上不同呢?她转过脸看向他深邃的眼眸,仿佛夜空般幽暗,    “有何不同?”    他睫毛轻轻动了动,掩在阔袖中的手指轻轻抚摩着一枚暖玉,触感细腻润滑,轻摇了摇头,    “只是感觉不同而已。”    两人不再说话,看着那见证着数朝古都兴衰存亡却依旧亘古不变的明月,许久许久。不知过了多久,慕离感觉边那小的子软绵绵地靠在自己上,垂眸看去,发现她已经沉沉地睡去。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长而翘的睫毛铺满了眼睑,随着呼吸轻轻地起伏,十分乖巧。慕离伸出手,将她额角的一缕秀发拢到耳边,轻声低语,    “才回到宫中,一定很不适应?”    怀中的人只是平缓地呼吸着,白皙的脸庞在月光下更显得嫩似水。    慕离不忍心叫醒她,将自己的外袍脱下裹在她小的上,打横抱起,跳下了古树。脚尖轻点,向赏月跃去。回去的时间是来时的一倍,不想让她感觉到有一丝颠簸醒来。    慢慢穿行中,低下头仔细看着她,软软小小的子在他怀里轻轻地呼吸着,微微紧蹙的眉还是一如往常,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他前的雪白外袍,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小猫,看得他心里软了软,搂在她腰间腿间的手臂也不自觉的紧了又紧。    回到内室,将披在她上的外袍放在椅子上,又轻轻地把她放在上,盖好被子,仔细看看她呼吸平稳,并没有要醒来的样子,这才放心的吹熄了桌上的烛灯,拿过一件来时带的披风,从窗口又是一跃而出。        三层屋顶上,一个红色的影静静地半卧着,晚风徐徐地吹动他的嫣红衣摆,缓缓地向后纷飞。慕离走近几步,将从房中带出的披风扔在他的上,平静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    “子不好就别整夜吹冷风。”    他单手接住,懒洋洋地抖开披在上,挑眉笑道,    “多管闲事。”嘴上虽然逞强,可却感到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温暖。他们从小就一起生活在金竹园,这些年来,彼此之间的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领会。    慕离坐在了他旁,一手撑在侧,一手随意地搭在屈起的腿上,抬头仰望着星空,微微一叹,    “她终是回来了。”    “嗯。”花寻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妩媚的眉眼沾满了笑意。    “我还以为……”他顿了顿,后半句却硬生生地卡在喉咙中。    “还以为她回不来了?”花寻斜睨了眼一旁的慕离,轻笑着揶揄道。他表面虽在笑,内心却异常苦涩,那看到棺椁盖上,本以为她再回不来了,心顿时疼得无法呼吸。    慕离微微一笑,笑意刚到了唇角却又慢慢收回。    花寻小心地揭开一片琉璃瓦,透过窄小的空隙看了看上那小小的影安静地睡着,他眉间轻拢着一层温柔,像一株寂静绽放的红莲,有些孤独,又有些冷傲,像这样守在她旁已经多少年了?    夜晚的冷风吹动额前的发丝向后翻飞,慕离静静地和他坐了一会,这才站起后却忽然传来他极低极柔和的声音,    “慕离……”    “嗯?”停下了要跳下的动作,回眸看着面前的红衣男子,平里那自信而又张扬的眼神此时却有些黯然,他微微摇了摇头,浅笑道,    “没事。”    慕离看了他片刻,见他不再说什么,漆黑如墨的眼眸在月光的映衬下闪着细碎的光芒。慢慢抿起嘴唇,从房檐一跃而下,只留下浅浅的竹香在微风中越来越淡,最后融入到夜色之中。花寻渐渐收起笑容,轻轻叹了口气,仰头望向天尽头的那几颗星。        月罂来到兰心时,已是晌午,正赶上南宫熙兰用膳。熙兰唤来丫鬟再拿副碗筷,让她与自己一同吃午饭。    “月儿,这几子可好?”    “谢母后关心,我最近很好。”月罂夹了些清炒藕丝放到熙兰的碗里,冲她轻轻一笑。    “如此甚好,等你到十五岁那天,就昭告天下,正式封为少皇。这些年一直未立任何公主,朝野上下表面虽合,可暗地里却勾心斗角。如此一来,倒是能安抚人心了。”    月罂夹菜的手稍稍顿了顿,随后扯出一抹微笑,并未回答。    过了片刻,外面有忽然传来宫人的通报声,说是四公主求见。    熙兰放下筷子,拿过干净的丝帕轻轻拭了拭唇角,    “让她进来。”    人还未到,滴滴的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魅影来给母后请安。”    随后,珠帘轻响,一张妖媚十足的脸从珠帘后露出,看着月罂她们两人在桌前用膳,高挑着的眉带了几分笑意,    “魅影打扰母后与七妹用膳了。”    熙兰向她微微笑了笑,“无妨,也正巧吃完了”。    月罂心里倒是相当不屑这个四公主,自从那上她对婉儿的嚣张言行,心里就十分的不痛快。见她来了也不理睬,仍自顾自的把碗里的饭吃完,才唤边的丫鬟收拾下去。    南宫魅影见她不冷不的态度,眉毛动了动,接着走到月罂边坐下,伸手揽住了她的胳膊,故作亲昵地说,    “七妹近来子可好?几不见,气色仿佛好些了。”    月罂心里早就想骂她了,这四公主巴不得自己快快死了,给她让位,想必自己中的那毒,绝对跟她脱不了关系。可此时没有证据,也不好乱说,只能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    “让四姐费心了,我还好。”    南宫魅影见她那么冷漠也不计较,转过头去问熙兰,    “母后,七妹在宫外的园子已经建成了很久,听说那里山明水秀,十分适合休养子。依我看,什么时候让七妹过去小住些子,这样也能恢复得更快些,如何?”    熙兰轻描淡写地扫了她一眼,并未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