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血珠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我自然知道你的原则,不过还未到你那时所说的期限。”熙兰端起茶盅,刮了刮茶叶末,望着浮上浮下的茶叶,却没心思喝下去。    “女皇还有什么事吩咐,花寻一并去做就是,只是这期限,现在想改一改。”他想到前不久出的那次意外,心里却不再像以前一样镇定,此时只想尽快带她离开皇宫。    “月儿再过不久就会被封少皇,整个南月国以后还是要交给她打理的。即便此时出宫,以后还是要回来的。”    花寻听完蓦地一笑,眉目舒展。他纤长卷翘的睫毛轻动了动,温柔的话语丝丝入耳,    “虽然各国都称她为天降祥瑞之人,但对掌管南月国这件事来说,对她是强迫不来的。何况女皇还这么年轻,这事也并不需要这么急。”他说得句句在理,但却令熙兰眉头蹙起。    “想必你也知道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否则也不会与你做交易……”说完深睨了眼花寻,见他神色不变,暗自冷笑,原来他什么都知道。端起茶盅,将已经有些凉意的茶轻啜了一小口,唇齿间却泛着丝丝苦意,    “我想让你为我再去寻一样东西。”熙兰想了又想,终是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请女皇明示。”    “血珠子。”    花寻倚在靠背上的慵懒子顿时僵住,斜飞的眼角中媚意瞬间收敛。    “你应该知道那是何物。”熙兰慢慢地吸了口气,看他的反应必然知道。    “血珠子,极阳之物,只能养在温的血液中,见空气而碎,温度或高或低都不可。相传这血珠子乃是天上之宝,在世间本是罕见,女皇怎会得知?”他狐媚的眼眸流光闪过,疑惑地看向南宫熙兰,言语里难得地有些严肃。    熙兰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问道,“那你又如何能知?”    花寻微愣了片刻,随后撇脸笑了,自己竟然这么失态。再转过头时,眸子里又恢复了先前的玩味之色,    “恕花寻今冒昧了。只是血珠子极其罕见,不知女皇能否给个提示,我也好有地方可寻。”    熙兰丝毫没有介意他刚才的质问,反而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凄然,    “正是因为不知,才拖到了现在,眼下只希望你能多尽些心思了……我知这件事有些困难,但只要办成,无论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花寻看着眼前的女人坚定的眼神,平里可是很少见到的,也自然知道这事对她的重要。他帮了她许多年,但从未见过她今这样的神色。嫣红的阔袖拂过,慢慢地起向她行了一礼,轻声道,    “这事花寻记下了,至于小公主之事,还希望女皇及早给我个答复。”说完唇角慢慢勾起,见熙兰点头之后,这才再次行了礼转离开。    他慢条斯理地迈出门槛,心里暗暗地念到,血珠子吗?那也是自己一直想找的东西,原来她也要找,只是不知她要找来做什么。    眼角余光见刚刚那几个宫女含脉脉地看着自己,略微一愣。随后转头看向她们,妩媚的眸子含着笑意,轻点了点头。    几个小宫女被他妖媚摄人的眼神撩得心乱成了一团,一个个小脸红得像苹果一般。眼巴巴地看着那抹嫣红背影,咽了咽口水。    他细腻圆润的肩膀在嫣红的丝袍下若隐若现,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段白皙温润的脖颈,顺滑的墨发垂到了腰间,发尾处用一条同样红艳的丝带松松地系着,薄薄的下摆被风一吹,轻贴着修长的双腿。只一个背影,就勾魂至极。也难怪一个魅惑的眼神,就引来几个宫女的如醉如痴。    花寻出了门,橙色的夕阳洒在美艳细滑的脸上,让心底也跟着有些温暖。忽地想起那月罂念的两句诗,笑容不漾在唇边。        月罂沐浴过后,躺在软榻上长吁短叹,翻来覆去郁闷得很。    婉儿看她这么折腾,歪头想了想,走近了些,俯在她耳边轻声地说,    “如果公主真那么想出宫,婉儿倒是有个主意。”    月罂秀眉一挑,来了精神,“什么主意?”    婉儿一笑,脸上露出些许得意之色,    “听金竹园的小侍说,慕公子的轻功了得,想必从这守卫森严的王宫出去,也不是难事。”    月罂记得婉儿说过,金竹园是自己在宫外的私宅,自从她进宫以后,那里一直由慕离打理。她听完“哈”了一声,伸出魔爪在婉儿水嫩的脸上掐了一把,    “你傻了?刚刚才被他逮着,现在倒想着让他帮忙?”    婉儿被她一说,想想也是,不过脑海里闪过刚刚的画面,笑得若有所思,又低声说,    “不过依我看,慕公子倒是十分宠着公主的,只要你求求他,说不定他就带你出去了。”    月罂轻呸了她一声,让她低声下气地求人,她可做不到,索面朝里转过去,拉长了声音,唉声叹气道,    “罢了罢了,我就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    坐在外的慕离听到了她的牢,微微摇头苦笑,这宫中上下几千人,哪一个不是笼子中的小鸟?    抬头看窗外天色已晚,这才放下手中书卷走进内室,见婉儿正拿着玉梳给她梳理头发,也就轻轻走了过去,冲她点了点头。    婉儿会意地将手中梳子放于桌上,弓退了出去。    月罂趴在软榻上,头埋在枕头里,垂下一只胳膊晃来晃去,看起来闲到了极点。    “公主为何想要出宫?”    月罂听到是他的声音,翻过子,头枕着一只胳膊,仰视着面如冠玉的俊儒男子。虽然知道他从小就是自己的夫君,但却不知道他的心是不是属于自己。刚产生了个念头又马上打消,这么多年自己一直躺在深宫之中,两人完全没有感,又哪里谈得上交心?于是拉长声音道,    “因为闷啊!”    慕离看着她慵懒的样子,抿唇笑笑,    “即使想出宫,也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地出去。”    月罂听他说这话心里暗喜,从回来开始就思索着如何出宫,他这么一说正好为自己提了个醒,    “那要怎么出去?”    他坐在软榻边上,一手撑在她腰侧的塌上,淡淡地答道,    “可以从围墙偷偷翻出去,不过……”    “不过什么?”她来了精神,翻坐了起来。    “墙外护城河几十丈宽,公主可会游泳?”慕离平静的面容上带了几分笑意。    月罂神色黯淡,会是会,可如果变成了落汤鸡,出去不得被人笑死。再有,即便是翻墙出去,也免不了连累到他人。抬眼看向他,却觉得他眼神中带着戏谑之色,心里一堵:原来在逗她!    气得冲他瞪了瞪眼,但他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倒让她发不起脾气来,索扭过脸不再理他。    慕离见她不悦,也收起了些许笑容,拿过桌边玉梳,将她如瀑的黑发随意挽了几下,梳了个简单发式,又用玉簪固定好。月罂趴在软榻的靠背上,也不理他,脑袋里正快速地盘算着明天应该想个怎样的法子出去。忽然听他柔声道,    “宫中有一处美景,公主一定没有去过。”    “哪里?”月罂转回头,小狐狸般的眼睛闪耀着疑惑的光,这几天宫中上下几乎都走遍了,哪能还有什么美景。    “去了便知。”他看着她透着粉嫩的脸庞,淡然一笑。    月罂这才欢喜地起跳下了软榻,“去看看。”    听他这么一说,倒来了兴趣,自己正觉得憋闷,出去转转也好。于是七手八脚地披上外袍,胡乱地系上了带子。    慕离见她的扣子歪歪扭扭,不摇头笑笑,伸手解开,又为她重新系好,随后熄了桌上几盏最亮的油灯。月罂一愣,“为何熄灯?”    “以免惹来是非。”    月罂一愣,想想也对。借着屋内昏暗的那盏油灯光亮,向门口走去。慕离却一把拉住了她,    “我们不走门。”说完揽住她的腰,从窗户飞跃出,三下两下就上了顶。    月罂一惊,虽知道他的轻功了得,可没想到会这么好,低头看去,自己已经离地那么高,不由得心里一慌,忙紧紧地抓住他前衣襟,一股淡淡竹香瞬间侵入鼻息。    慕离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垂眸看了看小玲珑的人,眸色微黯。她柔软的子紧紧地贴着他宽阔的膛,只觉得心中仿佛有片羽毛轻轻地拂过,一股暖暖的愫在翻滚,低沉了声音暗哑地说,    “别怕。”    随后脚尖轻点,离开了赏月。呼呼的风从他们的边吹过,两人的白色衣摆蓦地向后展开,如两只白鹤在后随行。本在他额前的发丝,此时全部向后飞扬,露出了整个绝美淡然的脸庞。    过了约半盏茶的时间,月罂觉得已经快到这王宫的尽头了,正想问他还有多远。他从屋顶又向上纵一跃,这才稳稳地停住。月罂俯视了一下脚下,深不见底,不由得一惊,    “这树怎么这么高?”    慕离笑笑,没有说话,把她轻轻放在了已经干枯无叶的树枝上,怕她掉下去,揽在她腰间的手也就那么自然地握着,没有放下。    “这是颗千年古树,自然比公主平里见的树木要高大很多。”    她摸了摸下的树枝,十分粗糙,这树枝居然都有一人抱那么粗。想了想仿佛走出了很远,    “是不是还在宫中?”    慕离指了指枝干的下面,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宫墙边缘,柔声答道,    “这树枝下面便是宫墙。”    月罂呃了一声,向下看去,隐约会看到这树枝确实是探出了宫墙的,心里开始合计,如果能从这里跳出去就好了,只是这树也未免太高了些。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