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夫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月罂垮下肩膀,看起来他早就看到自己要出去,只是在最后一刻拦住自己,今天这么一闹,以后想再出去是不可能了。被他这么牵着手没精打采地往回走,心里一直合计着,看来以后得想个别的法子溜出去了。    她虽然快到十五岁,但个子还不是特别高,慕离又年长她几岁,高出她许多。他垂下眼眸看着地上一高一矮的两个影子,紧紧扣住的双手将两个影子连接在一起,看起来十分协调,漆黑如墨的眼眸里闪动着柔,神色也越发地温柔。    她歪着头将他看着,见他只是低头含笑不语,温和的阳光洒在他同样温和的面颊上,像与他融在一起一样。这画面说不出的和谐,也没来由地让她感到亲切,与他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觉得很舒服,不由得出声问道,    “慕离?”    他收回看向影子的视线,回眸见她白嫩的小脸被冷风吹得有些微红,不由得伸手抚了抚,    “怎么?”    他温暖的手心暖了冰凉的脸庞,她微微侧开脸,躲过他的手,    “我们认识多久了?”    慕离垂下雪白的阔袖,指尖仿佛还沾有她脸上的凉意。错开眼眸,微微一笑道,    “十二年。”    十二年?那个时候自己才两岁,当时还在这世间呢,大概是以前喝下孟婆汤全部忘了这些。    慕离看她歪着头想些什么,问道,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她“呃”了一声,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伸出手指摸了摸脸,“没什么,随便问问。”    慕离轻轻一笑,不再说什么,却把她细滑的小手握得更紧。眼前仿佛出现了刚刚见到她的那副画面: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站在自己前面,一双乌黑的大眼眨巴了两下,随后跌跌撞撞地向他跑来,红扑扑的小脸圆润可。    小女孩抱住了他的腿,糯糯地唤了声“哥哥”,声音甜美又带着几分气,一瞬间仿佛化开了他心中坚固心墙的一角。    旁边的娘忙走过来蹲在她的旁,小声提醒道:    “公主,他不是哥哥,是您的夫君。”    小慕离皱了皱眉,冷笑了笑,说白了自己只是个人质,居然还要做一个孩子的夫侍。他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躲过她瘦弱的手臂。    小女孩跟着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拽住了他白色衣袍的一角,抬头看着面前有着冷峻眉眼的俊俏男孩,嘻嘻一笑,    “夫君!”她笑得十分单纯,想必完全不理解夫君的含义。    小慕离想要离她远些,但看着她清澈纯净的眼眸,终是忍了下来。        两人经过雪晴的时候,正巧遇见了从里面走出的三公主南宫绯雪。经过那紫金中发生的一些事,她们虽未过多交谈,可各自心里都怀有心事,见了彼此,只是轻轻一笑。月罂正想与她擦而过,不料南宫绯雪上前几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她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月罂旁的慕离,见他一袭白衣俊雅出尘,气色淡然,虽不张扬却总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不由得咬了咬下唇,好男人全都被这丫头占尽了。她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笑容却更加地灿烂,上下打量了月罂笑道,    “看来七妹最近子大好,竟有精力出来散心了。”    月罂觉得这话听起来很是刺耳,却又找不出挑理的地方,索无所谓地一笑,回道,    “只是今天气很好,出来转转罢了。”说完冲她颔首笑了笑向前走去。    在与她擦肩的时候,南宫绯雪低声说了句,    “七妹当真是个多之人,只是对于你来说,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是否要放一放了?”    月罂脚步一滞,微扬着头睨视着她,她一红艳的衣袍在这个萧瑟的冬里十分抢眼。想到了那紫金上的事,对她的心思自然有几分明了,却不捅破,含笑着说,    “我并不懂三公主的意思,不过只要是我的人,就没有无关紧要这一说法。”说完笑着扬了扬眉,朝着自己宇走去。    南宫绯雪在她后紧咬着唇,纤细的手指在袍袖中紧紧地攥起,眼里闪动着毒之色。        南宫熙兰斜倚在奢华的贵妃榻上,一华贵锦缎织成的长裙勾勒出曼妙的形。她虽然已经三十几岁,肌肤却仍然细腻白皙,举手投足间多了几分少女不曾有的成熟与.感。榻边半跪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轻轻地为她捶着腿。    她轻抬眼皮,瞧了眼坐在对面太师椅上的俊俏男子,他嫣红的衣袍为这清冷的宇添上一抹温与暖意。    “你怎么来了?”    花寻轻声一笑,如甘泉般清澈动听,柔的声线夹杂着隐隐笑意,    “女皇应该会猜到我为何而来。”说完细长的凤眸中闪动着光芒,斜飞的眼线妩媚至极。榻边为熙兰捶腿的小丫鬟顺着他的眼风望来,看到呆住了,小拳头悬在了半空。    熙兰略有些不满地咳了一声,小丫鬟吓得慌忙地收回视线,小脸却涨得通红,手中有一下没一下地又捶了起来。    她皱了皱眉,摆手示意小丫鬟停下,扶着一旁宫女起,慢慢地走到花梨木桌旁坐下。一旁的宫人为她斟了杯茶,这才带着屋中几名宫人一同离开,带上了房门。    “你想带她出宫?”熙兰丝毫没有绕圈子,气定神闲地望着面前的俊俏男子。    “正是。”花寻也不想隐瞒,妖媚的黑眸中光华闪过,眉眼含笑地与她对视。    熙兰端起茶盅却没有喝,垂眸细细地摩着茶盅上的花纹,入手一片温暖,    “你也知道那园子不干净……”    “园子是否干净,女皇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他挑了挑眉,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笑着。见熙兰手指一顿,抬眼向他望来,又轻笑一声,补充道,    “花寻已经为女皇做过这么多事,难道还不能换来诚信二字?”他看起来虽放不羁,整流连于花间,但做起事来却竭尽全力,她丝毫不怀疑他的信用。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