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无情的男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月罂半眯着眼睛斜倚在栏上,慵懒的阳光照在她的上,暖洋洋的。她翻了个,趴在上,回忆着女皇这些天对自己的态度。她前世的养父母对她虽然也是极好,但那种感觉总不像是骨血之,所以她前世的记忆里也完全不了解与亲生父母之间的感觉。    但是通过这些天与南宫熙兰的相处,觉得她对自己倒像前世的养父母一般,也是极好,但总是缺少了什么。只有刚刚回到这世间,第一次见到女皇的时候,才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亲切感。她始终无法想清楚问题究竟出在哪儿,脑袋里一片茫然。    自己也在宫中呆了几,此时便想出宫走走。一来想寻些有意思的事,一旦以后离开这里,也好有些事做;二来十分惦记着那女皇写在手中的几个字,她倒是想去那处私宅看看,究竟为什么要让自己速速回去。    忽然眼珠转了转,一个鬼主意冒了出来,对正拨弄香炉的婉儿说,    “婉儿,能不能带我出宫玩玩?”    婉儿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忙转过摇头说,    “这可使不得,没有女皇的许,婉儿可不敢带公主出宫。”    月罂起,慢慢地走到她面前,对着她红扑扑的笑脸眨眼邪笑道,    “那如果我自己出得去王宫,你要不要跟着?”    婉儿才十三岁,本来就是个孩子,进宫这么些年也没怎么出去过。此时一听她这么说,只是犹豫了片刻,马上点头如捣蒜,    “自然要跟着。”    月罂嘿嘿一笑,伏在她耳边小声说,    “你去找两件普通的衣裳,我们出去试试。”        两人来到了那与右丞相见面的涟漪亭附近,经过她这两天偷偷观察,四面的宫门,只有这南门的侍卫少一些。    月罂一宫女打扮,扬着头,颇有气势地走到宫门口。婉儿可没她胆子这么大,毕竟头一次做这么惊险的事,低着头跟在她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听婉儿说,自己原来子弱,并不怎么出门,所以除了几个经常往来的宇,倒是没去过别的地方。多数宫人侍卫并没怎么见过她,眼下换了宫女衣服,心里更加有恃无恐。    门口的侍卫伸手一拦,上下打量了月罂,问道,    “什么人?”    月罂镇定自若地掏出刻有自己名字的玉牌,扬声道,    “奉小公主命令,出宫买些东西,还不让开。”    侍卫扫了眼玉牌,却是小公主的物品。先前也曾有人拿着它出去买些宫内没有的药材,这才侧让了路。    月罂心中大喜,忙扯了扯婉儿的衣袖,两人挤眉弄眼地对视了一眼,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等一下。”她们刚迈出宫门半步,一个平淡温和的声音从后响起,听不出任何波澜。    月罂子顿时僵住,心里凉了半截。这个声音,她听了几,自是熟识的,只是咧了咧嘴,暗叹声倒霉。慢慢地转过,看着面前站立的白衣男子,如皓月般儒雅淡然,果然是他。    抬手向他打了个招呼,嘿嘿一笑,    “嗨,这么巧……”    她故意摆出的笑容僵在脸上,说不出的怪异。他走上前来。轻摇了摇头,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满是无可奈何。她还是像儿时一样调皮,抹了抹她擦在脸上用来掩饰的胭脂,轻叹道,    “真是胡闹。”    月罂见他温和的眸子漆黑一片,如墨般纯粹,偏头干咳了一声。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四下打量着宫门,也不看他,实则心里早就敲开了鼓。    自从知道了他是自己夫君那天开始,就刻意避让了他几分,总觉得这温柔平淡的面孔背后,有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威严。    慕离擦净了她的小脸,牵着她的手转回,对着把守宫门的几个侍卫不愠不火地说道,    “记好了,这是小公主,如果以后再出现这种事,就自己去领罚。”    几个侍卫听他这么一说,又抬头看了看除去胭脂的月罂,果然有着传说中的绝美面容。虽然她年纪尚小,但再过几年,天下哪还有比她更美的女子?侍卫们不敢多看,暗自却吸了口气,这要是私自把她放了出去,脑袋就别想要了。    忙单膝跪倒,沉声答道,    “是,谢公子提醒。”    月罂心里暗气,这下好了,这次截了就截了,事一传开,以后也甭想出去了。想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却又被他握得更紧,气得狠狠地瞪着他。    慕离拉着她走出去几步,离那些侍卫们远了才停下来,低头看了看她像小豹子一样的眼睛,攥着她的手紧了紧。轻睨了眼后跟着的婉儿,淡淡地道,    “你先回去。”    婉儿屈膝行了一礼,偷偷瞥了一眼月罂,磨磨蹭蹭地向旁边走。见慕离清冷的眼风扫来,吓得一激灵,忙三步并作两步走开了。    月罂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低声嘟囔了一句:“无的男人。”    他耳力极好,听到她的话不由得抿了抿唇。低头间见她眼里还带着怒意,如锻般的发丝轻轻拂动,与自己鬓间的墨发贴在一起,倒分不出哪缕是她的,哪缕是自己的。转过头,看着眼前石子铺成的小路,慢慢地道,    “如果今慕离当真放公主出去,出了什么差错,待女皇知道了以后,凡见过公主的丫鬟侍卫一概都难逃一死,到时候无的不就是公主了吗?”    他轻柔地讲出这些话来,不愠不恼,如果不考虑内容,还真以为他在对她说路边的风景如何如何优美,今晚要吃些什么。    月罂微微一愣,只知道这古时候对下人们十分苛刻,但却忘了自己为公主,如果轻易从宫中消失,会有多少人受到牵连。轻咬了下唇,还好慕离及时赶来,否则自己差一点就害了一群人。    “你是故意来阻止我的?”她偏头看了看他,阳光洒在他淡然俊儒的脸上,仿佛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他微翘的睫毛下一双漆黑的眼睛如同暗夜一般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慕离拂开探在她面前的一截干枯树枝,轻轻一折,随着一声脆响,树枝飘然落下。俊秀的侧脸线条柔顺,气色温和,他松了松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漫声道,    “你说呢?”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