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未婚已嫁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感谢女生网封面制作组的封面,很喜欢,谢谢咯~~~)    “一生一世,永不相离。”他轻轻地吐出这八个字,随后薄唇轻抿,紧锁着她的眼。    月罂缓缓地眨眨眼,听他的话一愣,一生一世,永不相离?    “我、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这个?”她真有些郁闷,莫不是那缕魂魄在这世间闲来无事泡帅哥时的胡言乱语?    花寻料到她已经不记得这些了,唇边勾起一抹苦笑,耳畔仿佛还回响着一个稚嫩的声音,    “花寻哥哥,你以后会像爹爹一样离开我吗?”    “不会,我会永远守护月儿,永远。”他将如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轻叹了口气。    “那我们说好了哦,拉钩!”小女孩伸出胖乎乎的小指头,勾起花寻细长的手指摇了两摇,随后喜得眉开眼笑。    “喂!你傻了吗?”月罂看着面前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狭长眼眸,仿佛在看着自己,又仿佛穿过自己在看其他的东西,忍不住推了推他。    花寻偏头漫吸了口气,眼眶有些胀痛,随后转过脸,妩媚的笑容又挂上了唇角,    “公主两岁的时候与我做过约定。”    “呃?两、两岁?”那无疑是她本人了,月罂吐了吐舌头,当真一点印象也没有。想要挣脱他的手臂,动了几动也动弹不得。真看不出这人一副弱不风的模样,居然有这等力气。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那只是儿时说的一句话,你可以不用当真的。”    他微微一怔,手臂的力量丝毫不减,    “我那时就已当真。”顿了顿,随后又补充道,    “况且,公主总会有用到我的时候。只要你开口,我会尽我所能,为你所用。”说完垂了双眸,眉宇间有些黯然,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像羽毛般轻盈。    月罂抽出手指,隔了衣衫点了点他的口,“如果我永远没有需要你的时候,难不成你还要等到我入土的那天?”    他抬起漂亮的眼眸,蓦地抓住她的手,展开贴在自己的心口上,满眼坚定,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我便与你生死相随。”    月罂想收回握在他掌心的手,却被他更紧地攥住,任她再装傻,也该听出了他话里的含义,    “听你这么说,岂不是要为我殉了?”    他眉梢微扬,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那是自然,你既然嫁了我,我自然会守护你来世今生。”    月罂盯着他几秒,随后撇开脸笑了,“嫁?我并不喜欢你,怎么能嫁给你?”    他见她笑得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像塞了一团麻,乱得一塌糊涂,只一句不喜欢,就让他心里堵的要命,哪还听得到后半句话,俊眉挑得更高,问道:    “那你喜欢谁?”    月罂看着他眼眸里闪着一小撮火苗,怕是恼了,可心里并不害怕,继续鼓着他的火,便于寻个机会逃走,    “我喜欢的是金戈铁马,浴血奋战的将军,怎么会喜欢你这种皮肤白白的,腰也细细的文弱小书生?乍一看比我还白,比我还瘦呢!”边说还边上摇着头下瞟了他几眼,趁他手臂松动的瞬间,伸手捏了捏他没有丝毫赘的小蛮腰,啧啧了几声表示叹惜。不过却暗自咂舌:这妖孽,材还真好。    花寻被她说得脸色逐渐沉,又看着她有些藐视的眼神,心中更加懊恼。索松了揽住她的胳膊,一赌气,把袖子挽得高高的,细腻的肌肤在红艳的袍袖下,衬得更加白皙。    “我就不信,能比你白比你瘦!”说完当真扯过她的胳膊,和她比起谁白谁细来。他手臂上的肌纹理清晰,并没有她想象中那样瘦弱。    月罂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他对这事还这么计较,没好气地对他翻了个白眼,眼角却瞟着刚刚婉儿走过的小路,心里不停地打算,自己对这王宫还不太熟悉,只能按婉儿的路线走回去才好。    花寻顺着她的眼神望去,马上明白了她的心思。扳过她的子,继续不依不饶,扯了自己的腰带,吵吵着比谁的腰细。月罂吓得脸色煞白,这家伙疯了吗?虽说自己以前没少见过赤着上的男人,可眼下这景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趁着他松开自己的空挡,嗖地窜了出去,跑出几步回头冲他喊道,    “我还有事,你找其他人比去!”看他冲自己走了几步,吓得连跑带跳,绕过前面的矮树丛,拉起在一旁看闹的婉儿就跑。    花寻慢条斯理地系着腰带,冲着她消失的方向一扬眉毛,笑得一脸邪恶,    “小丫头,原来你也有怕的事。”        婉儿看着飞快向前跑着的月罂,只能紧赶慢赶地跟上,跑出去了很远,才气喘吁吁地喊道:“公主、公主慢些跑。”    月罂也是累得不行,此时只有十几岁,平子弱,自然也缺乏锻炼。跑了这么一会儿,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回头看看,不见花寻的影,这才放下心停下来,俯撑着膝盖不停地喘息。本以为那妖孽城府颇深,怎么刚刚却觉得他像白痴一样?    婉儿紧跑了几步,这才跟上来,腿一软便蹲了下来,断断续续地问道,    “公主,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你不知道,那变态男人,居然在我面前脱衣服,还、还让我嫁给他!”她抬手摸去了头上渗出的汗珠,又指了指刚刚跑过来的方向,想到刚刚花寻那邪魅的模样,不由得咧了咧嘴。    婉儿疑惑地抬起头,看着月罂泛红的脸庞,想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话,她声音很小,可此时却像是往月罂心里丢了颗炸弹,    “可是,公主早就嫁给花公子了啊!”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这条小路,肯定会被她们两人的样子吸引:蹲在地上的小丫头一脸疑惑,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带着好奇,直盯着站着自己前的少女。而站着妙人,漆黑的眼珠子瞪得溜圆,红唇微张,惊愕得活活变成了一座雕塑,接着又一点点地风化。    月罂猛地掐住了婉儿的脖子,使劲摇晃了几下,    “你说什么?我,我嫁给他了?什么时候?”    “在、在公主四岁那年,咳咳……就嫁给了花公子,已经、已经十年了。”婉儿边说边抠着她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在她松了劲的时候脱离了她的魔爪,连咳了好几声。    听完这些,月罂的脑袋轰地就大了。自己前世虽然也有过交往的人,但也没结过婚啊。而且那时与自己交往的人,无非是贪图她家里的财产,彼此之间并无真心,聚散对她来说都没有太大触动。而刚一回到原来的世上,竟发现自己成了已婚人士,这回可真吃了个哑巴亏。    一瞬间,木呆呆地愣了半天,站了一会儿才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向婉儿伸出了魔爪,攥住了她的肩膀问道,    “这里可以离婚吗?”    婉儿眨巴眨巴大眼睛,迷茫地看着她,没有回答。    月罂偏头咳了一声,又说,    “就是休夫。”    婉儿迅速地捂住了嘴,半晌才瓮声瓮气地问道:    “公主要休了花公子?”    月罂用鼻子哼了一声,给自己带绿帽子的男人,不休了难道还让他把小老婆娶回来三人同住?她始终介意那花寻与几位公主之间的小“暧昧”,撇了撇嘴,这样的夫君早休了早省心,她可不想顶着一堆绿帽子出去转悠。    想到这松了口气,拍了拍口。她本来就是想得开的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然也不会为了这些小事自寻烦恼。拉起呆掉的婉儿,转依依呀呀地哼着小曲儿沿着小路往赏月的方向走去。    婉儿眨眨眼,也不知道月罂刚说的休夫是不是真事,也不敢再问,只能颠地跟在后面。        月罂沐浴过后,打发了几个侍候的宫人,她从小就自己一个人生活,家里佣人虽然多,可他们只是做做打扫卫生的事。自己也不太习惯太多人侍候,此时多这么几个人在边,心里总觉得别扭。    穿上了薄薄的软袍,拿过书案上的书卷瞟了几眼,不出所料的都是繁体字,更有些字她也认不得,不由得感慨连连,自己在世间真白活了十几年。    正好闲得无事,拿过桌上的纸,打算练练字。她虽学过几年国画,可对书法却提不起兴趣。一来没有足够的耐心,二来电脑一普及,也用不上自己再费力写字了。    婉儿见她打算写字,拿过砚台磨好墨,站在她旁小心地侍候着。    “天也不早了,你下去歇着,不用在这候着了。”    “这怎么行,如果让女皇知道了,婉儿这罪可就大了。”    “那如果让女皇知道了,你不听我的话,这罪可怎么算?”月罂故意冲她狡黠地眨眨眼。    “这……那婉儿就在外候着,公主有事只要吩咐一声就好。”    看月罂拿起架上的毛笔,点头应了,婉儿这才转退了出去。刚到外门口,就看见了一袭白衣的慕离,忙屈膝行礼,    “慕公子。”    慕离只是温和一笑,如晚风明月般淡然,他抬头向内室望去,低声询问,    “公主可歇息了?”    “还没有,可吩咐奴婢们不要在一旁侍候。”    “也好,你们都下去。”    婉儿见他点头应下,这才带着外几个宫人退出了主,各自歇息去了。    (亲们如果对这文有什么意见,要告诉我哦~~我会尽量修改滴……∩_∩)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