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送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右丞相姓萧名虹,号称南月第一“金算盘”,为人圆滑世故,最大的特点便是贪婪。她一见月罂,笑得眼角的细纹都舒展开来,俯行礼道,    “萧虹给小公主见礼了。”    月罂轻声笑笑,摆了摆手,    “丞相大人无需多礼,随意些就好。”    萧虹看见她态度和善,觉得事有门儿,更加喜上眉梢,连连点头跟在了她的后面。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亭子,青石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各式各样的小点心,一壶茶在冷气中徐徐地冒着白烟。    萧虹殷勤地拿过女捧着的小暖炉送到月罂手中,这才一挥手示意其他几个宫女上前,一脸虚伪地笑道,    “下官听说公主这几子渐好,特意派人准备了些补品,还望公主笑纳。”    月罂端起茶盅,刮了刮上面的茶叶末,眼角瞟见她接过宫人递过的茶,毫不犹豫地喝下,这才端起尝了小一口。觉得这味道与自己中的花瓣茶天壤之别,也就没了继续喝的兴趣,放下茶盅,起看了看那些宫人手捧着的礼物:人参、鹿茸、雪莲,以及各种说不出名字的虫草花,拿起这个瞧瞧,又拾起那个看看。这些玩意前世也不少人送过,虽说大补,可自己倒是没尝过,全捐给了敬老院。    她摆弄着的时候,见这右丞相的胖脸越来越喜悦,心里就冒出了坏水。拿起那根人参,少说也有百十余年,像是长了许多长长的“胡须”一般。使劲一扯,便将一根最长的扯了下来,绕在手指上,在萧虹面前晃了晃,    “这可是个宝贝,不知丞相大人是从哪儿弄来的?”    萧虹一看她对自己送的这些补品感兴趣,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连忙答道,    “公主好眼力,这乃是幻幽山的千年雪参,下官也是偶然间遇到卖家,这才花高价买下献与公主。”    月罂暗呸了一声,这老狐狸,撒谎都不眨眼,真要是个宝贝,哪能有卖家这么轻易就出手?于是俯下,在她耳边小声问道,    “当真是花钱买的?还是私自扣押的贡品?”    萧虹看她笑得一脸邪恶,这话里的锋芒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吓得脸色大变,蓦地站起,脚下却一软,扶住了一旁的石桌,    “公主请明察,这人参确实是下官花钱买的。”    月罂忙伸手扶住了她,整了整她前凌乱的衣襟,嬉笑道,    “丞相大人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跟大人开个玩笑罢了,何必当真呢?快坐下,喝杯茶压压惊。”说完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萧虹斟了一杯,推到她的面前,眉眼带笑地望着她。    萧虹摸了摸额头,这大冷的天,竟吓出了一头冷汗。这丫头猜的还真对,这千年雪参正是北冥国进贡的贡品之一,只是一共送来了两根,自己私自扣下了一根,只留着以后有些用途。不料,月罂这么胡乱一猜,竟猜到了点子上。    她再次坐下,却没有了先前的随意,也不知道她真是随口开个玩笑,还是知道了什么。自己这些年做的那些好事,如果被抖落了出来,即使是涑南王,此时也保不了她了。捧起月罂递来的茶水,咧了咧嘴,干笑道,    “公主可真会说笑……”说完勉强喝了两口茶,这才把刚刚的心虚压了下来。    月罂倒不是真的猜到了她扣押了贡品,只是随便找了个话题,就想看看这右丞相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一试也就看出来几分。此人如果不是在自己面前故弄玄虚,就是当真胆小怕事,暂时还看不出她有什么心计。    见她没有了开始那般随意,也就主动开口问道,    “不知右丞相今找我来这里,是为了何事?”    萧虹听见她不再追究那人参的事了,心才放到了肚子里,想到了来这里的目的,忙回道,    “并无大事,只是自从公主中毒以来,心中一直有些疑问,而昨宴会上,又从公主的话中想到了什么,这才请来公主。”    “哦?你想到了什么?”月罂听说是这事,收起了先前的玩笑嘴脸,神色凝重了些。    萧虹示意后的宫人们放下礼物离开亭子,见她们走远了才小声地在月罂耳边说,    “公主中毒的症状与服了某些毒很像,下官猜测……”说到这,她又往旁边瞄了一眼,神神秘秘地补充道,    “下官猜测,此事恐怕与四公主有关。”    月罂故意将脸一板,低声说道,    “她虽与我关系疏远,但好歹也是位公主,怎会做如此不堪入目的事?”    萧虹见她有些不悦,更紧张地解释着,    “公主休恼,公主休恼,这也只是下官的猜测。但是如果真是四公主所为,那小公主要怎么办?”    月罂狐疑地睨了她一眼,心里迅速地盘算了一番,故意沉声说道,    “那就由不得她了。”    萧虹心下一乐,正等着这句话呢,忙低声谄媚道,    “如果公主有什么需求,只管吩咐,下官一定为公主赴汤蹈火。”她边说边偷瞄着月罂的脸色,一双贪婪的眼里闪着精明的光芒。    月罂前世久与人打交道,何况是这种需求过于明显的人,只是寥寥几句就猜测出七八分。此时并不想给她准确的答复,起伸了个懒腰,故意打岔道,    “时候也不早了,我有些累了,不如改再聊。”    萧虹见她没说同意,也没拒绝,又不敢再问,只好讪讪地陪着笑,一指那大盒小盒的礼品,吞吞吐吐道,    “那这些东西?”    月罂正要往外走,听她这么一说,刚想拒绝,随后想了想才说,    “这些东西嘛,既然是右丞相的一番好意,我就收下了,连那缺了根胡子的人参也一并打包送来。”    萧虹乐得喜上眉梢,没想到一直清心寡的小公主,今竟接受了自己的贿赂,看来自己的靠山又多了一个。    她是个见风使舵的人,自从昨看见月罂的转变,心里暗暗吃惊。看来眼下的靠山,除了涑南王,要再找一个了。一旦月罂能当上女皇,那自己势必会跟着飞黄腾达。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