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花园偶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月罂站在兰心台阶上,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微凉的空气钻入心肺,顿时让她清醒了几分。望着珠帘后隐隐露出的影,那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女人,此时的影却透着一种似曾相识的孤独。    她眼眸一黯,前世也读过不少史书,自古帝王不都是如此吗?没想到自己在这世间的母亲,也是这样一位孤独的君王。    寂静的宇中飘着缕缕熏香,一漾一漾地涌进鼻息间。月罂将后跟着的婉儿和几个宫女留在了外面,独自向内室走去。软榻上斜倚着的熙兰见月罂进来,忙向她伸出手去,眼角含笑地唤道,    “月儿,来这里坐。”    月罂向她行了礼,上前坐在了她的旁。    熙兰拉过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昨晚睡得可好?”    月罂笑了笑,点头说好。    熙兰轻轻抚摸着她消瘦苍白的脸颊,言语里带着一丝怜惜,    “这两个月来,看着你水米未进,渐消瘦,母后真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以后万万不可再出差错了,知道了吗?”    月罂怔怔了片刻,才轻点了点头。    她的绪看起来没有昨那么激动,只是与月罂随便闲谈了几句,就以自己子乏为借口,匆匆地打发走了她。    月罂走后,莫大的兰心只剩下南宫熙兰一人。她坐在外高高的紫木雕龙椅上,虽然已经三十几岁,可容貌却依然清丽秀美。望着月罂离去的方向,她眉梢微微上扬,神色喜怒难辨。    虚掩的门外依旧冷冷清清,冬的寒风夹杂着一片枯叶沿着门缝吹进,在玉石铺成的地面上打了个转,最终缓缓地停了下来,整个宇又恢复了先前的寂静。        已是深冬,呼气时都是白蒙蒙的雾气,飘了一会儿,渐渐地转淡转浅,最后消失了踪影。慵懒的太阳在浅蓝色的天空中留下一个淡黄色的光晕,朦胧地散发着柔和温暖的光芒。    月罂走出兰心不远停了下来,她幽幽地念道,    “……母后?”    想到了昨熙兰写在手中的那几个字与今的态度,月罂心里隐隐泛起疑惑,这反差也太大了。本打算今问一问她为何偷偷在手心写下那几个字,可这种奇妙的气氛让月罂不由得多了个心眼儿,明明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    后跟着的婉儿见她停下,紧走了几步问道,    “公主,现在要回去歇息吗?”    月罂轻轻地呼了口气,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在前世生活了十几年,如果不是处处对人提防,那养父母留下的遗产,早就被边的人瓜分了,她哪还能留下半分?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比常人多了几分敏感。想到这,她冲婉儿笑笑,摇了摇头,    “时间还早,你陪我逛逛王宫,让她们先回去。”    婉儿犹豫地看了看她清瘦单薄的子,仍有些不放心,    “公主真的要走吗?让轿子在后面跟着?”    月罂摇头一笑,她知道自己在这里躺了十年,醒着的时间也太过短暂,子虚弱是必然的。只是此时的她,也没先前那么弱。    婉儿答应了一声,转回头吩咐后的其他宫女先回去。    “公主,顺着这座桥一直走,就到了赏月,是离女王最近的宫,再往外,依次是各个公主的宇。”    顺着婉儿手指的方向,她看到了赏月中那座三层小的一角,细密的枝桠间,一角朱红色的房檐显露出来。    “穿过对面的这片林子,就是王宫最大的花园,里面夏秋冬各季的花都有,煞是好看,公主要不要去看看?”婉儿眨巴眨巴眼睛对月罂说。    月罂回过头看了看她,似乎很久没看到这么真诚的笑容了。总是有各种各样人对自己虚假意,如果不是自己继承了那么一大笔遗产,又有谁会对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点头哈腰。    此时,被婉儿这么单纯的笑容感染,对着她也是灿然一笑,    “好,去看看。”    见婉儿呆呆的盯着自己,月罂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还不走?看什么呢?”    婉儿缓过神来,乐呵呵的说,    “公主笑的真好看,婉儿很久没有看见公主这么精神了。”    月罂秀眉一挑,这恭维话让她说得如此自然。被她这么一说,心里竟十分惬意,又伸出手捏了捏她乎乎的小脸,    “你这小嘴,可真会说话。”        这王宫的花园真不是一般的大,处处可见亭台阁,皆是雕梁画栋,美不胜收。石砌的小桥繁华而又不张扬,泛着薄薄雾气的湖面,仿佛仙境般缥缈。    两人沿着弯弯曲曲石子铺成的小路缓慢地散步,似乎走也走不完,如果没有婉儿,她是肯定会在这里迷路的。也正如她所说,这园子里种满了夏秋冬各季的树木花草,那些越发青翠的松柏,笔直光滑的青竹,也让整个园子显得没有入冬时节那般冷清。    “公主,如果累了就到前面的亭子那里休息休息。”两人走了很远,婉儿指着不远处假山上的小亭子对她说。    她点了点头,还真有些累了,自己前世的体虽然不错,可此时这个毕竟弱了十几年,现在多走些路程,头上就渗出一层细细汗珠。    两人向亭子的方向走了几步,忽然从里面传来了女人的笑声,月罂不由得停了下来。虽然里面的人很小声的和对方说话,可离着不远的月罂却听得清清楚楚。    “花寻,一会儿来我的魅影坐坐,你都好久没来过了。”滴滴的女声传来,做作的腔调让月罂打了个冷战。    估计是哪个女人和相好的在这里幽会,想想也觉得无聊,转就要走,却又被后面他们所说的话绊住了脚步。    “刚刚三公主已经派人来传唤,说是要商议些事,恐怕不能去四公主那里了。”柔媚的声音传来,像是这冬晌午明媚的阳光。    月罂一愣,这温软如玉的声音,听着竟是这样的熟悉,仿佛若干年前,一直萦绕在耳畔一样,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细细聆听他们的对话。    “三公主,三公主,就比我早进宫几个月,就这么嚣张,不就是那涑南王的女儿吗,居然处处与我作对!”女人声调提高,话里明显的不满。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