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衣男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皎洁的月光透过纸窗,像是洒了一地的银珠儿。    月罂躺在了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月色柔和。前世自从养父母离开之后,无论夏秋冬,每到傍晚,她都觉得寒冷难耐。而此时却有些不同,似乎有一些温暖的东西在心里某个角落小心翼翼的蔓延开来。精神一放松,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翻时忽然听见外有轻微的响动,只是短短一瞬。猛地翻坐了起来,低声问道,    “谁在外面?”她强压下心里的恐慌,握紧了枕头下的短刀。这是她从前世就有的习惯,虽然那时家里也像现在一样,佣人一大堆,可在自己的枕头下,一直都放着柄短刀。    “公主莫怕,是慕离。”外传来的声音平静又温和,让她的心里一瞬间平稳了许多。月罂这才松了口气,揉了揉昏沉的额头,放缓了呼吸。换了个地方,睡得自然有些不安稳。    “公主要喝水吗?”轻柔地声音又从外面传来,在微凉的空气中散发出一丝丝暖意。    她稍稍愣了一下,自己每晚醒来都会起来喝水,此时也正好觉得有些口渴。于是点点头,后又想到,两人隔着厚厚的帐幔,他自然是看不见的,这才朝向外面轻轻地嗯了一声。    外面传来倒水声,随后脚步声逐渐靠近。帷幔一角向上撩起,凉风顿时沿着缝隙吹了进来,月罂冷得一缩脖子,忙把被子围得严实些,只露出了脑袋。    慕离将茶碗递到了她的唇边才停下,显然没有让她接过去的意思,月罂愣了愣,索让他伺候了一回,低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两口。可喝着喝着却突然停了下来,这感觉如此熟悉,她隐约地记得。    月罂偏头看着边站着的人,屋里光线很暗,只留下桌案上的一盏油灯,他逆光而站,柔柔的光芒勾勒出修长单薄的形,浅淡的烛光中,隐隐见到他眸子里闪着的细碎的光芒。    慕离见她突然停下,微微向前倾了子,俯问道,    “不喝了吗?”    月罂这才收回盯着他的眼神,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依稀地辨认他的轮廓,五官清晰深邃,给人的感觉极为舒适亲切。她摇了摇头说,    “不想喝了。”    慕离收回了茶碗,将她肩上滑下的被子重新搭上,动作轻柔小心,    “睡。”    幔帐放了下来,外面又响动了几声,随后恢复了平静。    月罂翻过了子,本想接着睡,可那熟悉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翻过,伸手掀起丝绒幔帐的一角向外张望。一阵冷风吹过,忍不住又缩了缩手。    紫檀木桌旁的矮凳上,坐着一个材颀长的男子。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面孔,可一白色的衣袍却静如止水。他手中仿佛在摆弄着什么东西,清瘦的侧脸在月光的衬托下,泛起柔柔的光芒。    这里已是入冬时节,白天进来赏月时,院中那几株冬梅已经含苞,似乎等待着第一场雪的到来而迟迟未开。虽是王宫,却没有现代的空调等设备,只靠着房屋中间那个火炉取暖,夜已深,火炉中的炭火已经不如白天那般炽。    月罂提高了些声音向他问道,    “你不睡吗?”    慕离转过脸,看了看她从帐幔中露出的小脑袋,平静的眼眸泛起一丝温柔,    “这中未设其他软榻。”    月罂呃了一声,还真没注意到自己这中只有子下面的一张,不是说每晚都有人侍寝吗,难不成都是在外面坐了一夜?    “你上来睡,外面怪冷的。”    说完,自己向里面挪了挪。等了一会,听外面依旧没有动静,无奈又转过,掀开幔帐。看着他只是向自己这面看着,一动不动,撇了撇嘴,打了个呵欠道,    “喂,难不成你要坐一夜吗?”    慕离轻抿嘴唇,黑亮的眸子比夜色更暗上三分。他起小心的走到前,撩起幔帐,见她缩在里面,已经给自己让出来很大一块空间,背冲着他不再多说一句。这才轻轻地除去外袍,盖上她拿过来的被子,仰躺在了上。    听到边细碎的响声和渐渐平稳的呼吸,月罂这才闭上眼睛,放心的睡了。这一夜,她躺在上翻来覆去,一个又一个的梦境在脑海中浮现,有前世也有今生。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仿佛要在她的脑海中粘合,她紧锁着眉头,头上细细地泛起汗珠。可她并不知道,边躺着的人,竟是一夜未眠。        天微微亮了,清晨的阳光穿透薄薄的纸窗,在屋内洒下淡淡的光亮。    月罂翻过来,看铺上面已没有昨夜那人的影,像是出现过,又像是梦一般缥缈,只有从边传来的不属于这屋内的淡淡竹香,才让她记起昨晚发生过的一些片段。    揉了揉眼睛,环视着四周,一夜的休息,已经让她的脑袋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起走到窗前,推开了檀木纸窗,一阵清冷的风吹来,空气真是清新,与前世那钢筋水泥的气味简直天壤之别,深吸口气,伸了伸胳膊,舒展着酸痛的腰背。只觉得全上下都充满了精神,还是这古时的空气新鲜。    似乎是听到屋内的响动,外珠帘一响,婉儿端着铜盆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公主,女皇让您醒了以后去兰心商议事,婉儿现在伺候您更衣。”    “好。”不用她说,月罂也正好想让她帮忙穿这繁琐的衣服,这古代的衣服真是麻烦,自己胡乱系了一通,低头看去竟然惨不忍睹。    选了一条白色镶着金丝边的长裙,月罂摸着金边,不由得咂舌感叹,这王宫还真够奢侈的。婉儿拿过来铜镜,让她看看衣服和头发是否满意。月罂对着铜镜照了几下,如不是那副白皙得有些病态的脸庞,倒让她会产生仍在前世时的错觉。        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色影伫立在竹林边,在这依稀的薄雾中,飘逸如仙。金黄色的阳光洒在他如暖玉般的脸庞上,淡淡地笼上一层光芒,漆黑如墨的眼眸平静淡然,使人看上一眼便难以错开视线。    “起来。”他淡淡的开口,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    “公子,我……”小丫鬟咬着嘴唇,跪在地上纹丝未动。    慕离眼角扫过跪在地上的丫鬟,随后又望向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宇,轻叹了口气,向她伸出手,    “拿来,以后别再做这种事。”    小丫鬟犹犹豫豫地从衣袖中拿出那个刻有“慕离”二字的竹牌,又低下了头,眼圈通红。    慕离接过竹牌,细碎的金色在阳光下闪动着流光。他伸出拇指,轻轻抚了抚光滑的牌子,眉眼渐渐舒展开来。向前走了几步,又慢慢停下,微侧了头,轻轻说道,    “我知道你想报恩,不过用不着这样,侍候好公主就可以了。”说完翻上马,出了宫门。    小丫鬟轻咬着嘴唇,痴痴地望着远去的白色影,直到那抹白色一点点消失,才收回了视线。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