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转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金碧辉煌的宫中,处处悬挂着白色的绫罗,昔欢笑声不断的宇,此时却从中传来阵阵哭声,凄凄惨惨。    大中央,金丝楠木制成的棺椁彰显着已逝之人的尊贵,门厅内外跪满了人,有的嚎啕痛哭,有的悄悄拭泪,更有少数人在手帕的掩饰之下勾起了嘴角。    “盖棺!”一个低沉的女声响起,随后是一阵细碎的哭泣声。    耳边传来木头摩擦的声响,月罂只觉得眼皮沉沉的,刚刚在昏迷中,隐约地觉得有什么东西挤进了体中,浑酸痛的厉害。    她抬起手臂,想要揉揉酸涩的眼睛,可就是这么一个动作,被边的几个宫人看见了,吓得尖叫起来。她被这叫声吓醒,忽然睁开了眼睛,却见到了几张惊恐万分的脸。    宫人们看见了躺在棺椁中的人睁开的眼睛,胆小的吓得瘫坐在地上,几个胆大的战战兢兢地喊道,“小公主醒了,小公主醒了!”    南宫月罂缓缓地坐起来,盯着外面齐刷刷跪着的人,又抬头看了看这宫的装扮,才隐约地记起鬼差说过的话,这里应该是最初生活的时代。她环顾周围的环境,很陌生。只见中处处悬挂着白色的绫罗,将这本是朱红色的宇勾勒得一片冷。    中的一角,一双布满血丝的细长美目紧紧地盯了她许久,渐渐的由黯淡转向惊喜。他轻抚着口,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深深地咬了咬干涩苍白的嘴唇,会痛,不是幻觉。一苍白的孝服也丝毫不能遮掩他上散发出的光芒,那颠倒众生的面容一点一点的软化开来,最后子抵着墙滑坐下去,嘴角渐渐勾起。此时,眼前的吵闹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他将目光锁定在她的上不敢移开,生怕一眨眼,她的醒来就会化成一场梦。    月罂扫过人群,全穿着孝服,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看。她略微低头,不由得吸了口冷气,自己竟着一华丽的宫廷服饰坐在一个棺椁之中。    她刚在两个宫人搀扶下从棺木中走出来,就看见门外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个女人。后的丫鬟想要去扶她,她却甩开了丫鬟的手,直接扑到了月罂的面前,颤抖着指尖抚摸着她苍白瘦弱的脸庞,    “月儿,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她声音虽然嘶哑却温婉动听,接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好看的眼角滚落了下来。    月罂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她冰冷颤抖的手。她对这个女人还残存着些许印象,轻声地唤道,    “娘……”    说完抬起手来抹掉女人的眼泪,可自己的眼泪却断断续续地滴落下来。母子连心,她看到女人这样,心里皱巴巴地难受。    女人看着月罂脸上划过的泪水,心里疼得一阵阵抽痛,已经丝毫不顾及份,紧紧地抱住她。    “女皇,要保重体啊,仙长说过,小公主子虚弱,不易过度悲伤。”女人后的宫女不卑不亢地低声提醒道。    她听完稍稍愣了一下,妩媚的眼眸露出些许哀伤,忙拭去眼角的泪水,两条清晰的泪痕仍挂在脸上,    “月儿,以后可不要再吓娘了,千万不要再想不开服毒了!”    月罂愣了一下,服毒?想了想,心里就明白了十之,记得当时那鬼差说过,自己这副躯壳是被人毒害的。虽然目前还不清楚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但总归是回来了,一切都要弄清楚才行。想到了这,月罂摇了摇头对她说,    “我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中毒的了。”    女皇听见这句话,默了片刻,话语中带了几分怒意,    “我一直以为你这些年想不开,当搜寻了整个赏月并未发现异常,难道,这次是有人对你下毒?”    月罂垂了眼眸,没有回答。    女皇秀眉微敛,缓缓地呼了口气,正要说什么,门外忽然一阵动。几名侍卫打扮的女人将一个绑着的丫头推了进来,其中一个侍卫上前一步单膝跪倒,    “女皇,这丫头在外鬼鬼祟祟地偷看,行迹十分可疑。”    女皇瞥了一眼下面跪着的瑟瑟发抖的小丫鬟,轻点了点头,随后冲着下一人说道,    “罗大人,这个丫鬟交给你去查了。”    下的人群中走出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细长的眉眼向上挑起,眼底闪过一抹欢喜,忙细声细语地答道,    “是,女皇。”    几个侍卫将小丫鬟押了下去,宫人们开始七手八脚地将宇中的白绫撤掉,很快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女皇紧紧地握住了月罂的手,清晰的泪痕还挂在脸上,清秀的眉眼带着几分悲伤。月罂感觉到手上微痛,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些自己不懂的神。    女皇将月罂的小手摊开放在自己的手心上,轻轻抚了抚,宽大的袍袖遮住了纤细的手指,她在月罂的手掌心飞快地写了几个字。月罂一愣,却发现女人微微摇了摇头,仔细辨别了写在自己掌心的字,有些迷惑。    女人又将她抱在怀中,轻轻抚摸着她墨一般的长发,喃喃地念道:“以后不可再出任何差错了,知道吗?”月罂懵懂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升起万般疑问。        一片琉璃瓦被轻轻地盖好,屋顶上,白色的影僵直了子,寒风猛地灌起了他的外袍,和他漆黑如墨的发搅在一起,随风飞舞,绝美得如同展翅飞的白鹭。如墨般的眼眸翻卷着浮云的倒影,他的目光平静而又深邃,淡淡地延展向远方。    一个颀长的影仰躺在软榻之上,他的手臂抬起,遮住了本是灿如星辉的眼眸,宽阔的衣袖被门外吹进的一缕冷风掀起,露出细腻白皙的手臂。耳边一直缠绕着侍从刚刚的回话,“小公主活过来了。”她没死,她没死。这声音让他口一阵抽搐,慌忙抿紧了薄唇,吸了吸气,却无法平息鼻间的酸楚。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