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与刺客不得不说的事【第二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走着走着,黎江寻突然停住了脚步,压低声音冲后面的人说道:“小心,有人跟踪我们。”    三人对视一眼,攸然止步。    “能够纵这个五行阵的,需要什么水平?”萧阳凝神观望了一眼四周,然后上前一步,与黎江寻并行。    黎江寻想了想,沉声道:“必在我之上。”    萧阳摸着下巴,忽而拖长了声音,说:“那岂不是——有很多?”    黎江寻隐隐作怒,冷哼一声道:“能超过我的,世上只有两人。”    萧阳问道:“还有两个人是谁?”    黎江寻道:“我的师父,以及建造这个五行阵的人。”    “也就是说,你在这个人之下?”黎江寻被噎的不得不沉默,而萧阳的一双黑瞳却幽幽转向蓝婧,“小蓝婧啊,你会不会怪我识人不明,误了你的下半生?”    蓝婧斜睨了他一眼,无声浅笑,“不会。”就算内心是这么想的,她也不敢再直冲冲地脱口而出了呀。更何况,他是谁?她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他会置自己于绝境的。    但是——这世上有没有完全绝对的事呢?    就在这时,竹叶忽然发出沙沙的声响,蓝婧紧紧蹙眉,忽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令人直发麻。蓦地,眼前一道影子快速晃来,随即她的耳边便响起了一个冷冷的叫声:“小心。”    声音未落,她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至一旁。随后,蓝婧踉跄几步,扶住了一棵硬朗的黑竹。来不及细想,头顶上忽然被掀开了一个大洞,月光如瀑倾泻而下,照亮了她的眼眸,同时也照亮了竹林里正在兵戈相交的一团。    突如其来的铮铮声响,如绵里的针一般刺痛了耳膜。    这竹林之中不知何时潜进来几个材高大的人,他们手上都握着一柄长剑,从天而降。那动作矫健如飞,下手十分狠辣,却无一例外的蒙上了脸面。    一般蒙面的,又出现在黑夜之中的,都不会是寻常人物。所以,这些人的份不必细猜,就能昭然揭晓——不是刺客又是谁!    对于遇袭的事,蓝婧似乎也司空见惯了,来到这里后,她的心脏也给磨练的十分坚强。可是,当她看到一柄雪亮的剑锋直自己的门面时,她依然只会惊慌失措地尖叫。    冷的空气裹着一层肃杀的气流直斩过来,蓝婧感觉眼冒金星,无所遁形。正当她因恐惧快要窒息的时候,萧阳一个闪挡在了她的面前,随即一柄精致的短剑瞬间展开,变成了一柄通体墨黑的长剑,挡住了肃杀的一击。    同时,将蓝婧护在他的后,“好好看着我是怎么打人的,等会捡一把剑防。”语毕,他子朝前,又挡了来人的正面攻击。    蓝婧躲在稍远处,眼观鼻,鼻观心。萧阳的脸浸在清冷的月华中,淡然自若,从容不迫。而他舞剑的动作优美轻盈,十分有观赏的价值。在漆黑的土地上投下婆娑的刀光剑影,让人有那么一刻,恍惚忘记了这是一场刺杀与反刺杀的搏斗。    但她很快就明白了,他是故意放缓了动作,从容纵着与那个蒙面刺客的进度,反反复复都是那么几个动作,一剑法就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呈现在她的眼前。    原来,他是在示范。    “看清楚了吗?”打斗的间隙,萧阳不忘提醒一声。    蓝婧伸手比划着,点头道:“差不多都记住了。”动作其实并不多,加上萧阳反复了好几遍,她大体上也记得七七八八了。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两剑相交,那画面仿佛被人按下了快进按键。萧阳的手腕猛然一抖,犀利准确的挥舞斩剑,那原本看起来旗鼓相当的蒙面刺客硬生生地被退好几步,最后命丧萧阳的一剑横斩之下。    “过来,把剑捡起来。”萧阳回,手中的黑剑凌空一旋转,又刺中了一个背后偷袭的蒙面刺客。    知道陷危机,蓝婧的脑子也变得十分冷静和清醒,尽管眼前的红色血景,依然触目惊心,让她的心脏隐隐作痛,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境况无非是你死我活,为了生存,大家都没有选择,必须想办法自保。    她走过去,从其中一个蒙面刺客手中夺下一柄长剑。这剑有些沉,握在手心有些分量,但并不影响她拿起来使用。    “耍一下给我看看。”萧阳退开一步,蓝婧稍稍回忆了下他刚才的那动作,略有些笨拙地拿着长剑拼凑着记忆中的姿势。    初时,她还会停顿一下,回想到接下来的动作后,再继续挥舞长剑。到后来,则是熟能生巧,一动作试下来,已经可以一气呵成了。    眼下,五个刺客已经去了两个,剩下的三人见他们神神叨叨的,自然全力攻击,但萧阳双脚牢牢钉在地上,眼眸直视挥舞长剑的倩影,手中的子母剑如影如幻,精确犀利地挡住一切攻击,的对手不敢再轻易上前。    当她已经能够熟练地使出他教导的一剑法时,他清雅的面容忽地隐在了月华背后。    见识过他的厉害后,她根本不必担忧他会有生命危险,相反地,需要担心自安危的却成了横空出世的刺客们。    三个刺客则眼露惊讶,彼此对视一眼,随后一起挥剑攻向看起来弱小一些的黎江寻,这回却已经不敢轻敌了。    黎江寻原本只做旁观看戏的人,现在却被人当做了软柿子,他心中不快,却只是左躲右闪,并不接招,反而冲他们喊了一声:“快把你们的箭靶拿走。”    那三个蒙面刺客彻底被激怒了,他们是刺客啊,但在这三个人眼里居然成了教学的箭靶子。    萧阳眯起眼,冷声道:“先踢一个过来。”语毕,一个庞然大物离开地面,直飞过来。    萧阳勾勾手,蓝婧蹦出去,只听他说:“去实践一下。”    “跟他们打?不不不,我才学,还是个初级学生呢。”蓝婧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死死咬着唇,瞪着双眼,眼巴巴地望着他。    开什么玩笑啊?    “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哦。”萧阳伸脚,砰砰两下,将飞来的庞然大物踹直站好,然后迅速跳开。    只留下一个脑子被踹蒙的刺客,以及半桶水功夫的蓝婧。    “喂——”蓝婧正准备返,慌乱中只见那刺客红了眼似的杀过来。她又慌慌张张地举起长剑。    两剑相交,那力道震得她手臂又麻又痛。她呲牙咧嘴地抵挡,忍不住大叫:“不行了,他的力气太大了。”    “那你叫他力气用少点就是了。”萧阳双手环,好像并不担心那边的况,反而瞥了一眼稍远处的黎江寻。剩下的两个刺客已经被他一脚一个踩在地上,不能动弹了。看到这里,他的薄唇微扬,优雅地笑了起来。    而蓝婧这边却况糟透了,那个刺客虽然被黎江寻和萧阳分别踹了一脚,受了些内伤,但毕竟是长期练武的人,而且是个男人,在力气和剑术方面都远远胜过现学现卖的蓝婧。    不出片刻,她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力不从心,双臂疼痛难抑,而全的力气也仿佛流水一般慢慢流失。就在她的动作越来越迟钝,快要抵挡不住的千钧一发之际,萧阳猛地急冲过来,开了两人的缠斗。“力气不够,就用巧力啊。”    “巧……力?”巧力也是力啊,她现在可是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了。蓝婧气喘吁吁,仗剑而立,额上大汗直滴,她却顾不得擦汗,而是先查看自有无伤痕。幸好,只是力气有所损耗,其他倒无大碍。    稍作休息后,萧阳突然又放开了锢的刺客,冲蓝婧说道:“杀了他。”    “啊?”蓝婧抱紧长剑,神色凝重地瞥向那名可怜又可恨的玩偶刺客。    蓝婧举着长剑,因为有过一次正面交锋的经验了,她的那剑法也使用的熟练起来。但是,她的实战经验不足,偶尔也会被刺客的新招法弄得手忙脚乱,步步退。    不过,蓝婧很快就发现那刺客的嘴角在慢慢溢血,打在她长剑上的力道也远远不如之前了,她心知对方的体力也不支了。    对方没有了杀伤力,蓝婧的大脑中枢反而兴奋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娴熟,还能勉强见招拆招。    就在两人打得火朝天的时刻,黎江寻的声音硬生生地插进来,“喂,别玩死了,留口气审问下。”    “问什么?”萧阳接茬道。    “问问对方是谁啊?”黎江寻有些恼了,明明是来寻地狱灵芝的,却在这里耗时间陪他们玩乐刺客。    那唯一幸存的刺客大约是临死前的爆发,只见他咬咬牙,忽然右手一刺,剑走如风,寒森森地直刺蓝婧的咽喉处。蓝婧皱眉,知道硬碰硬不是上策,于是子柔软地偏移。那剑风扑面而来,眼见蓝婧巧妙地避过,那剑又猛然一抖,甩了个逆向,又朝旁刺去。    蓝婧见状,吸了满满一口凉气,她刚刚向后弯腰避开了一击,眼下除了倒地别无他法,但是那剑也会直接落下……    如此一来,自己必死无疑!    她脑子忽然一片空白,好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一样,惊骇得几乎不能呼吸了。    就在这时,头顶上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你很有名吗?”    “我……没,没名。”胆怯地回答。    “无名小辈?”问的人轻声细语,却能让人不住打寒噤,“可认得我?”    一张放大的脸斜挂在半空中,手中的长剑离地上的人只有半尺之余,他却不得不停止了继续刺杀,而是木讷地盯着前的一只脚,仔细听着耳边的问话。    他略略想了想,木讷地点头。    “无名小辈也敢来杀我?你说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你爹你娘还怎么做人呢?哦,对了,还有你家圈养的猪!”    一字一句说的极轻,但那张斜挂半空的脸却刷地一下惨白,随后,他像是顿悟了一般,双眸轻轻合上。而那剑也顺势改变了方向,毫无征兆地刺进了剑主人的咽喉处!    一滴红血顺着剑柄滑下,悄无声息地落进泥土里,就像剑的主人一样默默无闻。    蓝婧软倒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心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欢畅淋漓,仿佛有种浴血重生后的空灵。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