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伟大的理想【第二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什么灵芝啊,你在说什么啊?”蓝婧故装傻愣地眨眨眼,心里却起了一个不小的涟漪。    萧阳看似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也不看她,只道:“你不记得毁了人家的灵芝,总该记得借了人家的琴?”    蓝婧陡然一震,心扑通扑通地急跳起来。听他说到这个份上了,心下也不怀疑他知道她的过去种种了。    夜深了,竹林更加幽深。静谧的夜披上了一层清冷的月华,黎江寻依旧手持类似罗盘的仪器,静静地注视着竹林深处。而蓝婧却一退再退,躲在月光照不到的暗处。    不知为何,她此刻不敢大胆看向带着慵懒笑意的男子。他简单的几句话,就将她的心彻底搅乱了。他在暗示她,他知道她的一切吗?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可是目前的况却是对方对她的况了如指掌,而她对他却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顶多就知道他叫萧阳,擅长医术。这点微不足道的信息,跟他口中说出来的言语,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所以,她就必须任由他人摆布自己的人生吗?    “我不要去。”蓝婧很快冲惊愕中清醒过来。如果是阿移在这里,他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去冒险的。她在心中如是说。    她的眼眸瞥向郁不明的萧阳,多了一分警觉。只因为,在此时此刻,他忽然提到了灵芝,让她无端端地又将面前的男子与脑海中的记忆慢慢靠拢。    但是,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面前这个男子虽然和阿移有些神似,尤其是那双会笑的眼睛,瞳仁里墨黑如子夜,仿佛藏着万丈深渊。可是,不是同一个人就不是同一个人,无论是面相还是相处后的感觉。    然而,他方才那番话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巧合,所以,蓝婧忍不住还是小声问了一句:“你认识……那个人?”    萧阳微微一笑,并不否认。    “你为何突然提到他?”蓝婧好奇问道。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就算是那个人在,也救不了你的。所以……”他沉下脸,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看着她在自己危险的目光中无声地吞口水,又伸出小舌头丰满红润的嘴唇,手足无措间,模样却饶是可。那冰片一般的冷眸,忽然就融化了一个角。    对于他的留白,她是懂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告诉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都是要跟随在他边的。否则,就会像“一笑百步癫”事件一样,让她稀里糊涂的,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生平最讨厌的事之一,就是受人威胁。    “跟在两大高手边,我觉得我是多余的。”蓝婧冷静下来,决定为自己争取点什么,来弥补愤愤不平的心灵缺口。    “所以,你是打杂的啊。”萧阳笑得无赖。    蓝婧努努嘴,为了不使谈判崩裂,她那攥紧的拳头只好放在后,面上从容自若地说道:“但是,我并不想做一辈子打杂的人。”如果一百两黄金迟迟还不上,那么她的人生就注定会凄惨一辈子了。    “不做打杂的人?”他略感诧异地扬扬眉。    她十分肯定地点头,神严肃认真,又说:“俗话说的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也想有出息,不能窝囊一辈子,更不能被人吆来喝去,当一辈子打杂的人。”    “所以……”他瞟了一眼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随即整个子忽然转过来。    蓝婧顶着暴风雨前的乌云,迎难而上,“如果你肯教我医术和功夫,等我有了一技之长,不但可以保住自己的命,将来还能摆个摊子混口饭吃。”    这样,她就有了生活来源,不必当人家的打杂工了?    萧阳静默了片刻,那眼皮还是忍不住跳了几跳。想他堂堂一代神医,教导出来的徒弟,最终梦想竟然只是摆摊混饭吃……不得不说,此刻的他内心百感交集。可是,对上一双视死如归的眼眸时,他无奈地叹了一声气,悠长延绵。    “我不是随随便便的人,所以我不会随随便便收徒。”    蓝婧默然垂目。    “不过——”顿了顿,他笑道:“如果你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我会考虑的。”    “什么叫天赋?”    “只要你说的出一二来,我就教你。”    这话怎么听,都感觉对方笃定她说不出一二来。    蓝婧呼了一口气,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就在那张隐忍的笑脸蒙上一层不屑的嘲讽时,蓝婧正了正子,略想了会,徐徐念道,“人体有一百零八个要害,其中有七十二个为非致命位,其余三十六个是致命,俗称‘死‘。死又分软麻、昏眩、轻和重四,分别又有九个。合起来一共是三十六个致命。”    萧阳的眉宇渐渐蹙起,懒散的神为之一凛。“你哪里学来的?”    蓝婧不动声色地抿抿嘴唇,心道:我能告诉你,是一个叫电脑的东西告诉我的吗?就算跟你说实话了,你又知道什么是电脑,什么是度娘么?    她掩藏得意之色,佯装努力地回想着,“听谁说的呢?……这个啊,还真忘记了。不过,我记得这是基本常识。后面还有歌诀呢。”    “歌诀?”萧阳来了兴致。    蓝婧无奈地耸耸肩:“可惜我不记得了。”    “那你知道这些位的具体位置吗?”    蓝婧茫然摇头,人体位图,她可没兴趣研究。她能记得这些,就已经是奇迹了。    半响,他用警告的语气小声说道:“不许告诉任何人,是我教你的。”    看着月华映照下的俊朗男子,蓝婧心里突突直跳。她一句一句,反反复复地咀嚼着萧阳的话。“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她掩住内心的狂喜,小心翼翼地凑近一些,问道。    萧阳蹙着眉,高深莫测的目光扫过她,“没有我的许,你的梦想只能到达摆摊的高度。”    她脸色微变,莫非他竟然会知道她内心所想?可是,大夫除了悬壶济世之外,还能有什么他用呢?    她悄悄瞥了他一眼,心虚道:“就是说,你答应了,对?”    他眉梢微微一挑:“我突然想到,将来我也摆个摊,专门和你抢生意,你会不会再次沦落为我的烧火丫头?”    前提是,有那么一天才行。    蓝婧感觉寒意骤升,丰神俊朗的神医美男,居然有这种恶兴趣?!    两人正在大眼瞪小眼,竹林深处忽然传出一声沉重的闷响。萧阳深深朝声源处看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走。”    满眼尽是青翠的竹子,层层叠叠,山风吹过,竹海宛如浪花起伏,极为壮观。但幽深之处,不见一丝光亮,蓝婧的心顿时为之一沉。    她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踏着月光,跟在萧阳后,走进了竹林。    “不愧是萨哈龙巫师的得意高徒啊。”萧阳径直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黎江寻的肩头,笑道:“有两下子嘛。”    回望来处,淡淡的薄雾飘在林间,如轻纱一般。而他们正向竹林深处走去的小径两旁,竹子更为粗和硬,墨绿的竹叶上,挂着晶莹的露珠,仿若美丽剔透的珍珠。    黎江寻面无表地按住肩头的手,侧脸冷声道:“第一个地狱灵芝,必须给我。”    “好。”萧阳傲然立于光影明灭之间,“除了灵芝,其他的都归我。”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