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笑百步癫【第一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你千里迢迢把我引到这里,不会只是让我观赏你的迷烟雾?”黎江寻皱着眉。    萧阳负手而立,仰头一笑望长空:“啊,我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一笑百步癫。”    蓝婧眼中一亮:“呃?不是含笑半步颠啊?”    萧阳歪头看向她,想了想,道:“半步哪里够。我的‘一笑百步癫’笑一下,就会发癫一百步,意识尚存,却不能控制自己。厉害?”    蓝婧回想方才的景,点点头,“果然毒辣。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明知不可为而无力阻止自己亲力亲为。”又问:“那笑完了呢?”    “笑完了嘛,就会……”萧阳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远处。    噗通——    忽然,竹林外面一声巨响,好像是有庞然大物轰然倒塌。接着,“噗通噗通——”的声音不绝于耳,仿若地震一样刺激着脚底板的神经。    蓝婧愣了半会,随即意识到是赏阅皓的人马一个一个倒地了,她疑惑地瞥了一眼伫立在面前的两人,道:“刚才不是解除了吗?”银光一闪,重重雾障烟消云散,赏阅皓的人马也随后恢复了神智,这可是她亲眼目睹的。    萧阳眯眼望她:“你不知道有‘余毒’一说吗?”    蓝婧了然,吸收了那么多烟尘,体内自然是有残留的。随后,她面露同地看着眼前的黑服辽人。    “哼,”被她一望,终于能够插上话的黎江寻找回了自我,狠狠瞪眼,不屑道:“区区迷药就能吓到我?笑话!”    就算是改良过的迷药,说穿了,依旧还是迷药,换汤不换药。所以,既然只是迷药,自然不会死人了。当然,如果像他那样根本不吸进体内,那就更加万事大吉了。    不过,那么一大片迷药成雾状涌过来,萧阳又是怎么办到的呢?    萧阳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冲着蓝婧微微一笑,道:“小蓝婧,看你做的好事,居然烧了那么多‘一笑百步癫’出来。”    他的语气很奇怪,带着点责备的意味,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声调,又觉得含着不明的兴奋和快意。    “我烧的?”蓝婧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阳。“烧的?”她的脑袋略略一转,恍然道:“哦——怪不得那些柴火一半干一半湿了,原来……”原来竟是这个家伙故意在柴火上泼了“一笑百步癫”,等她傻乎乎烧饭的时候,那些掺有迷药的柴火就随着炊烟飘散到竹林了。    “原来是你陷我于不仁不义?”蓝婧义正言辞,悔不该贪嘴。    “厨房,是你自作主张进去的;烧饭,是你自作主张点火的;还有,吃的津津有味的人,好像也是你?”他略带遗憾地叹了一口气,“你就一点都没想到过,留给我一口啊。”    蓝婧嘴角抽搐。没错,他只是告诉她厨房有米,仅此而已。是她自己硬要闯进厨房,鼓捣土灶。可是,谁又想到,迷倒了几十个彪形大汉的杰作,竟然会出自她之手!    黎江寻琢磨着两人的古怪表,寻机问道:“你们认识?”不但认识,好像相处的还不错。在此之前,他还担心过这个“被绑架”的孩子的安危呢。    萧阳笑着介绍道:“这是我的烧火丫头。”    蓝婧白了他一眼,懒得解释。其实也是因为这件事很不好解释,因为这其中又牵扯到一百两黄金的事,说来实在话长。    当然了,她也没有必要和一个陌生的辽人废话那么多。    黎江寻听萧阳一说,顿时怔住了。随后,又见蓝婧算是默认地瞅着地上,他的眼中疑惑更甚了。    “居然有你算不到的事,是不是为自己拙劣的道行感到自卑难过?”萧阳神秘一笑,“比如上次误食了‘九转断肠草’的那个人,不知道离第九个九天还有多久?真令人期待啊。”    语带讥诮的一句话,瞬间涂黑了黎江寻的脸。他攥紧了双拳,眼色陡变,缓了好一会儿才见着压下满腔怒气,咬牙道:“有何目的,直接说!”    “爽快。”萧阳眼神一正,清晰吐词道:“我要你克住这里的五行阵。”    “说说你的目的。”黎江寻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找一样东西。”萧阳扬起头来,洁白的月光打进他的笑眼里,亮起无数星辰。那笑,却比月光还要清冷,“啊,我想起来了,据说九转断肠草的解药,地狱灵芝也在那里哦。”    “莫非,你要找神农琴?”黎江寻好奇了。    萧阳气定神闲,一句话带过:“进去了,你就知道了。”    蓝婧盯着两人你来我往,心中微微一颤。地狱灵芝,好熟悉的名字啊。曾几何时,也有一个人问她,毁了他的灵芝,应该怎么赔偿……    “小蓝婧,你就留在这里,等外面的人醒来,你好好给他们赔个不是,说不定还能留条胳膊腿的,过完下半生。虽然残缺了点,不过好死不如赖活着,将就下就行了。”    思绪回归,蓝婧不住打了个寒噤。缺胳膊少腿,这种事也能将就?她悄悄投去鄙视的一眼。遥想初遇赏阅皓之时,在他的心上人面前,那粗狂的男子就毫不留地将她这个无辜之人抛下了白月。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无辜之人,可眼下她可是实打实的始作俑者了。虽然有被陷害的嫌疑,但她不敢奢求,赏阅皓那样的人物会因此网开一面,不予追究。    所以,如果真的叫他们知道了散播迷雾的人……她会不会被扔几十次?试想,赏阅皓带着几十个大汉气势汹汹的闯进来,把她当做沙包一样,扔来扔去,缺胳膊少腿仿佛已经是最轻微的惩罚了。    最恐怖的是……蓝婧下意识地瞅了瞅四周,从这里扔下去,好像是悬崖啊!如此一来,她还能见到明儿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吗?    她心惊道:“喂,你会不会那么没人告密?”问出来都觉得是废话,因为无论怎么感觉,她都认为很有可能。    “放心,我不会说的,不过——”萧阳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黑着一张脸的黎江寻,“不过,恐怕已经有人公布答案了。”    蓝婧吃不准他的话,为了生命安全,只好追根刨底:“黎大侠……是真的么?”他怎么知道站在树杈上的人,就是她。而且,他如何就认识了她?    黎江寻深深看着她,“我只道树上有一男一女,女的正在啃番薯。”    蓝婧低头,瞅了一眼狼藉的番薯皮。    “那就好。”蓝婧拍拍脯。世上女子万千,啃番薯的女子也可以万千,只要没证据是她干的,那就相安无事了。这年头,可没有DNA技术,来侦破案件。她生平头一回,感叹在古代如此美好。    “不过——”    一个“不过”没来由地又将她刚刚落下的大石块重新高高举起来。    黎江寻微微皱眉,眼色同:“不过,赏阅皓说,他认得你。”    言下之意,外面的几十人其实都知道了罪魁祸首之一,便是她蓝婧了?“所以……”蓝婧木讷地指了指自己,“我必须随你们去寻找地狱灵芝?”    “你是我的烧火丫头,带着你出门,也是合合理的。”    因为路上需要人烧饭?蓝婧撇撇嘴,“那郭祺怎么办?他的伤势谁来医治?”    萧阳的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线,闪过一丝危险。但当他开口之际,面上又是一片淡然:“赏阅皓在此,赵馨儿会远吗?”    赏阅皓和赵馨儿是一起上山顶参加祭山会的,这会儿赏阅皓穿着官服带着官兵前来,恐怕是因为赵馨儿的马车离奇失踪,加上看到了突如其来的死尸。    这么说来,赵馨儿也在山上了。等会儿,赏阅皓一路人马醒过来,自然会找到郭祺,好好照顾他了。    “我也可以求赵馨儿帮我说。”见黎江寻拿出一个类似罗盘的玩意,满竹林的张望,虽然体内冒险的因子蠢蠢动,但她仍然不愿意趟浑水。只因为,带她冒险的人,本就是一个危险。    就在这时,她的耳边徐徐传来轻轻的言语,“你毁了别人的灵芝,不应该想办法赔偿一个吗?”    蓝婧惊愕。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