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小毒怡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也不知道那个神医是不是故意而为,带着她咻咻地下山,却不带着她咻咻地上山。所以,回到竹林的雅居时,蓝婧已经感觉到前贴后背,四肢无力了。    她软绵绵地躺在院落的草丛中,眼瞅着幽远的山林,那山顶被如血的残阳晕染着,映红了一大片。她微微眯着眼眸,忽然想到再过不久,山顶上的祭山会也该开始了。    “赏阅皓,赵馨儿……”她微微叹气,轻笑自语道:“也不知道赵馨儿说服赏阅皓帮忙了没有。”不过,以赏阅皓对赵馨儿的执着感来看,叫他找个替来蒙骗郭祺,应该也不是难事。    “只是……骗得了郭祺吗?”蓝婧苦涩地摇摇头。她之所以没有出言阻止,只不过是想借此良机,让赵馨儿和赏阅皓有个单独接触的机会罢了。    至于成与不成,那是两人之间的缘分。    一阵阵凉爽的风拂来,吹散了她心的疲惫与饥饿,取而代之的只有深深的睡意,于是,躺在草丛中的人儿就这样沉沉地入了梦乡。    ……    忽然,眼前漆黑的一片,完全看不到一丝光亮。她像是陷入在一团黑雾之中,只能迷茫地朝前方行走,一步一步,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正在牵引着她的内心。    或许,前面就是出口;    或许,这仅仅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当太阳升起呃时候,阳光会再次普照大地。    她惴惴不安地想着。蓦地,漆黑如墨的四周亮起了一点迷蒙的光。微弱的光,在此刻却显得无比明亮,她体里所有的感官都仿佛复苏了一样,有了鲜活的迹象。    她微笑着,拼了命地跑着,向着光明冲刺。    直到眼前突然跳出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狠狠地仇视着她……    呆滞了片刻后,她突然听到了自己骇然的尖叫声,直冲云霄。之后,她的眼前无比明亮,看到的却是金戈铁马踩着大地,卷着丈高的沙尘,铺天盖地向她涌来。    大地声声的震鸣,刺痛了她周的神经。她像一只无助的无头苍蝇,一路尖叫,一路哭喊,一路朝回去的方向奔跑。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路,明明就在前方,但是很长,好像无止无尽,任凭她怎么跑都是枉然地呆在原地。而此刻,后的怪笑声宛如一只巨大无比的恶魔,狰狞地扑过来,即将吞噬掉她……    “爸爸……妈妈……救我……”她抱着头哭泣,紧紧地捂住耳朵,那猖獗的怪笑声却穿透了她的肌肤,以电光般的速度袭来,猛烈地直击她的心脏……    鲜血漫天飞舞,汩汩地流淌着,她却分不清哪一滴是自己的,或者全部都是自己的。    迷迷糊糊中,一道银色的光闪过她的眼,她睁不开,也躲不过,更是无力去寻找答案。只觉得子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寂静的竹林,青青草地旁,立着白衣胜雪的男子。    他蹲下来,目光在地上斜躺着的人上一扫而过。此刻,她湿润的墨发胡乱地散落在肩膀,原本就不合的衣服被她过激的行为蹂.躏成皱巴巴的一团,松松地裹在瘦小的体上,就像裹着一只格外小的猫。    “饥寒交迫下,又走了那么一大段路,这样都还能做噩梦?”他微微蹙眉,修长的手指支着下巴。    当他插入第三根银针后,好像虚脱了一般的人终于停止了扭动,那剧烈起伏的膛也渐渐稳定下来。    而就在这时,看似惆怅,好像经历了一番感慨过的一张俊脸,忽地一变。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虚弱的声音,含着绝对的敌意。说话的便是强支着体,从竹上爬起来的郭祺。他喘着粗气,但手中的长剑却稳稳地指向对方。    而当他看到躺在地上的人满头大汗,发丝凌乱,双颊还有可疑的红润时,他微微眯起了眼,目光如炬。    只见蹲在地上的男子悠悠直起来,从容不迫地拿出水囊喝了口水,然后笑道:“我以为你会乖乖睡到大天亮呢。你若是现在动用内力,原本七天可以好的伤,七个七天也未必会好哦。”    剑光一闪,映着郭祺愤愤的脸:“放过她,所有的恩怨都冲着我来。”    片刻之后,神医慢条斯理地拔出一根银针,收入囊中后,微笑道:“我又不是专程来找你的。”他说过,他只是顺便帮一个人来杀郭祺。    所以,他真正的目的是——来收货的?    郭祺心头一颤,喉中一股甜腥味涌上来,他站立不稳,手中的长剑一抖,顺势插入泥土中。仗剑而立,艰难地开口:“她……不是……你的货。”    “哦?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神医悠悠侧目,饶有兴致地看着伤痕累累的他,清晰问道:“你,在觊觎我的货?”    那笑仿佛鬼魅,凝固了空气,许久许久。郭祺猛地回神,问道:“你是神农氏的后人?”    神医含笑道:“何以见得?”    “很不幸,我有缘见过《神农佰草集》,而这个竹林周围种满了各色药草,很多稀有药草都和书上记载的一模一样。”郭祺凝视着他,气息逐渐平稳,“还有……你的针法,以及隐藏竹林的阵法!”    他本就擅长行云流水的施针,“神医”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加上此处竹林的白雾,其实不是偶然,而是人为的必然。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郭祺不由自主地怀疑此人的份,应该与神农氏有关。    神医淡然一笑:“看来,你根本就没晕过。”而且,趁着他和蓝婧下山之际,还调查了不少东西。    “你为何不问问,我怎么见过《神农佰草集》?那可是你们神农一族不外传的秘方?”    不错,当初将蓝婧交付给郭祺的,正是眼前这个男子。所以他才敢口口声声说郭祺觊觎他的货。只是郭祺忽然意识到,他倾家产换取的神农秘药,极有可能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如此说来,其实他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神医好像对他的话不以为然,悠然开口道:“你看到的仅仅是第十页和第十四页。两页纸而已,你以为能有多大的作用?”语毕,又从蓝婧上拔出了一根银针,收入囊中。    “既救不了你娘,也救不了……她。”信手拔下最后一根银针,地上的人儿眉间的疙瘩渐渐舒展开来。    “放在我这里自然是无用的,不过,我想你会感兴趣。”    “哦?”    “放过她,两页纸都归你。”    “放过她?”神医淡淡反问道,“你确定要我放过她吗?就像你娘那样?”    “你真的是萧阳?”提到他的娘亲,郭祺心中一动,疑惑地扫了一眼地上昏迷中的少女,讶异问道:“她,中毒了?”    “不然呢?”    丝丝的凉意吹拂着郭祺混乱的心。    传说萧阳是医术无双,但见死不救却是家常便饭。    传说萧阳屈指一动,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杀人于无形。    传说萧阳喜乐山水,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总之,传说中的萧阳,杀的人绝对比救的人多上几百倍。    可是现在,他却在给一个少女默默地施针解毒?    眼前这个男子,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萧阳吗?    如果之前的推测都成立的话,堂堂一代神医搞出这么多名堂来,就令人费解了。    “你到底有何目的?”郭祺忍不住还是问了,虽然不抱希望能听到回答。    萧阳微微扬眉:“好玩啊。”    郭祺紧张地盯着他:“你把她……”忽然想起不对劲,急急问道:“她真的中毒了吗?”他怎么丝毫没有察觉?    “小毒怡。”    “……”小毒怡,大毒致命。他怎么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一点,他不但是个神医,也是个下毒高手!    一口鲜血涌上来,他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下了。    夕阳的残辉扫在长剑上,铮铮闪亮,一张笑意盈盈的俊脸无奈地滑过。“真有趣,不知道能不能更有趣点……”    瞅瞅天色,青竹园也该有来客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