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赵馨儿的法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赵馨儿听到蓝婧如是说,面露微笑。大概是害怕有所变故,立即告辞,“那就这样说定了。”    “这么晚了,大小姐又是一个人,不如让小的送您回去。”蓝婧领会到赵馨儿使来的眼色,适时开口。    这里本就是赵府,除了夜深人静有些看不清路之外,蓝婧倒也不怎么担心生命安全。然而,郭祺却对蓝婧说了一句:“送到内院门口就行了,里面会有下人出来照应的,”又像是在嘱咐着,说:“要记得你的份,那里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蓝婧讶异地张大了嘴巴,不明白郭祺为何会说出这话来,听着就带味。但很明显,郭祺并不希望蓝婧与赵馨儿走得近。    赵馨儿也算是一个玲珑的女子,自然也是听得出来的,她闷闷地哼了一声,猛然跺脚离去。蓝婧也顾不得多计较,只匆匆说了声:“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说着,便接过吉祥手中的灯笼,返追上赵馨儿,为她照明指路。    “大小姐。”赵馨儿的脚步很快,几乎是在小跑着往外冲,蓝婧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才赶上去。“慢些走,小心脚下。”    赵馨儿听到后有声音响起,说出的内容又那么温暖人心,毫不矫,心中也是一暖。    微弱的烛光打在脚下,映出白底金边的绣花鞋来,赵馨儿顿步,不再往前。而蓝婧与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只是偶尔会抬起头瞧瞧她。    随后,赵馨儿坐在回廊的横栏上,轻叹了一声。夜风将她紫色的衣袂微微扬起,飘逸在半空中,凉风径直灌进去,她却一动不动,只目视前方,双眼却寻不到焦距。    望着她若有所思的侧影,那种淡淡的孤寂,蓝婧仿佛同感受。她知道,这个女子其实无心看风景,只是想透透气,散散心。    “小蓝,”半响,赵馨儿突然开口。    蓝婧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她意识到这里只有她和赵馨儿两人时,她才恍悟,赵馨儿口中的“小蓝”便是她自己。    蓝婧的眉毛微微蹙起,算一算,至少有三个人的叫伐不一样了。心道:果然是不同的人,叫唤她的方式也不同啊。她提着灯笼凑近一些,静听她接下来的话语。她知道,她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却只是碍于无人倾听。    “我今在他面前失态了。”她的声音很小,仿佛含着悔意。    蓝婧眼波微动,语气仍是平静地,好似没有任何绪,“没有啊。”这叫失态?那在白月与赏阅皓争吵得面红耳赤,又算什么了?    她转过头来,满脸困惑地看着蓝婧,轻声说道:“以往,就算他不喜欢一个人,也不会冷着一张脸的。可是现在,他好像都不正视我一眼了,根本当我不存在一样。我见他如此对我,我就心中不快,怒气也来得莫名其妙。”她喃喃地说,“真的很莫名其妙,我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听她这般一说,蓝婧暗自摇头:别告诉我,你以前是淑女……    赵馨儿是淑女,打死她也不信!    赵馨儿倚靠着廊柱,静静打量着眼前的小儿,虽然仅仅见过几面,但印象却很深刻。尤其是白月那一次,简直刻骨铭心了。    面对蓝婧,她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复杂,道不明。除了材瘦小些,皮肤稍稍黑了点,她竟然找不出另外的缺点来……    或许是彼此相处的机会不多,她才找不出蓝婧的优缺点来,但是,她心中的感觉很奇怪,似乎她并不讨厌这个小儿,反而有些喜欢,有些嫉妒。    隐隐地,一丝失落感,在她心中一闪而过。“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何本事,但我感觉得出来,他很在意你。”    “公子……对小的很好。”    “既然公子对你好,你可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忽然,她话锋一转。    蓝婧抬眸,这正是她追上来的目的,她必须先了解郭祺的复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也不想看到你家主子临险境?”    蓝婧肯定地点点头,郭祺与她而言,就像是亲人一般,她当然不希望有那么一天了。    “那么,就阻止他。”赵馨儿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这声音铿锵有力。蓦地,她忽然站起来,神激动地说:“我想到了,其实想要阻止他,有个很简单易行的办法。”    蓝婧静默不语,心中却惴惴不安,只因为这是赵馨儿想出来的办法。    “小蓝……”见蓝婧一直不搭腔,赵馨儿的激演说也觉得没劲了,皱眉道:“你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大小姐刚才的话啊。”蓝婧强颜笑道,见她朝自己勾勾手,蓝婧疑惑地靠近她,又听她说:“只要让他知道,凶手已经死了,这事就成了。”    “嗯?”蓝婧狐疑地看着她,“凶手死了?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赵馨儿得意地环抱着双手,“不然呢?你以为我千里迢迢来,仅仅是为了看望我爹吗?”    “所以大小姐的意思是……”蓝婧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感觉悬着的心始终无法落地,“你已经知道了,陷害公子父亲的幕后真凶是谁?”    不可否认,赵馨儿的主意倒是很不错的,假如复仇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了,那么天大的仇恨也会随之风吹云散,尘归尘,土归土。    但实施起来,必须有几个前提条件才行。第一,郭祺必须确切地知道陷害他父亲的凶手是谁;第二,那个凶手也必须“死了”。不管是真死,还是假死,必须有那么一回事摆在桌面上才行。    “就算是我欠了他的。他说得对,我能阻止他一时,却阻止不了他一世,等他自己查出了真相,我想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报仇。”    “大小姐,您还没说凶手到底是谁呀?”蓝婧等得心急如焚了。    “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告诉你。”    “没问题。”什么条件也没有凶手的下落更为振奋人心。    “回答得真快,看来你也紧张你家公子嘛。”赵馨儿抿嘴笑了笑,然后谨慎地看了看周围,见四下无人,便凑近蓝婧的耳朵密语了一番。    蓝婧听着,听着,眼眸蓦然睁大,嘴巴惊得合不拢了,“啊?——”    “嗳,你可要答应我,要保密哦。”    蓝婧抹了一把冷汗,“找个‘凶手’代替?您的法子可行吗?”原来你还是不知道啊。    “试一试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