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此仇不报非小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赵馨儿一双美目眯起来,深深地注视着蓝婧。那灼灼的目光,半是期许,半是要挟,蓝婧故装傻愣地只看外面的蓝天白云。    无论蓝婧的内心是多么多么地想要离开这里,但看见一众五大三粗的打手直直视来的警告冷眼,蓝婧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只好装模作样地在邻座倒了一杯茶,然后乖乖地坐下。    赏阅皓听了,疑惑地皱起了眉。赵馨儿又添油加醋地说了句:“本大小姐的话,你可都听清楚,听明白了?你以后想再来纠缠我,那先得问问他答不答应。”那声“他”从她小嘴里轻轻说出来,念得别有意味。    赏阅皓顿时黑了脸,咬牙嘀咕了一句:“敢跟我抢?”随后,目光冷厉地向邻座的蓝婧,也懒得细看,径直走过去,一掌猛然拍在桌子上,冷声问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蓝婧一口茶水顺势喷了出去。    刚才那一掌,尚有余音阵阵,萦绕在耳畔。蓝婧努力压回急蹦乱跳的心,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一脸贼笑的赵馨儿,见她扭了下玲珑的曲线,好整以暇地当起了看客。蓝婧心中愤慨,却无可奈何。    再看眼前的赏阅皓,真当她是敌一样,厚实的手掌沉沉地压在桌面上,手背上青筋突兀,眼见着还在继续使力,好似压下的便是蓝婧的脑袋。    蓝婧咽了咽唾沫,立即站起来,微微欠一礼,不卑不亢地注视着他,道:“我看这位英雄相貌堂堂,强体壮,一定是位习武之人。又见英雄眉宇间英气人,不但有将帅之才,还有将帅之命格呀。”    赏阅皓愣了愣,不明所以地盯着她。    蓝婧踱了两步,随即一个转,靠近赏阅皓,朝他挤挤眼,小声道:“连英雄都吃了闭门羹,你瞧我穿成这样,会是赵大小姐看中的人吗?”    “我瞧着你小子也不像。”    “可是你内心又憋屈的很,这口怨气又实在没有地方发泄,是?”    被这小个子说中了心事,赏阅皓也没刚才那般激动了。他当然知道赵馨儿是故意找茬,想用这种法儿来搪塞他。可是要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他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蓝婧见机,继续推心置腹地说:“英雄不必生气,哄女人嘛,我倒是十分乐意和英雄……切磋切磋。”    “切磋?”    “要知道,降伏悍妞可是一件浩大的工程,不是一朝一夕能完事的。论相貌,论家世,论前途,英雄都是屈指可数的,”蓝婧口若悬河,语气恭敬崇拜,将赏阅皓大大地吹捧了一番。忽然话锋一转,赔笑着用拇指掐着食指一截,道:“这唯独嘛,就是欠缺了一点点的……策略。”    “策略?”    “泡妞就跟打仗一样,要讲究一点作战方案啊。”    赏阅皓听得一愣一愣的,但不可否认,她的话有些道理。    “你有法子?”赏阅皓眯着眼瞅她。    蓝婧眉毛一挑,说:“换个时间详谈,如何?”    “好,今晚酉时怡红院见。”    话音刚落,只见赏阅皓猛然抬起拍打桌子的大手,瞬间抓起蓝婧的胳膊。蓝婧惊恐万分,着实料不到这瞬间的变故。    谁也不知道,短短的时间内,两个从未谋面的人达成了不可告人的协议。在外人眼中,看到的无非就是怒气腾腾的赏阅皓,像拎着小鸡一般,提着蓝婧朝敞开的窗子走了两步。在众人一阵阵倒吸气声中,穿着赵府家丁衣服的小个子宛如泼洒的水,朝窗口飞了出去……    接着,一声有力地喝声响彻静可闻针的内,“走”    酒内立即躁动起来,齐刷刷地朝下而去。    赵馨儿呆立当场,端着茶杯的手直打哆嗦。而蓝婧飞出去那一刹那,添平已然动,无奈况突然,他的注意力都一直放在自家大小姐上,这一突变的况,他也着实一惊。    伸出的手,只扯下了一块麻衣布料。    “死,死了,没有?”赵馨儿忐忑地问道。    只看到一深色衣装的添平凭栏而立,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下方,却沉默不语。赵馨儿的心更加没有底了。    “快快,去看看那小儿还有救没?”    几个家丁听到吩咐,立即朝敞天窗跑去。这时,一直呆立不动的添平终于出了声,“他没死。”    他的双眸依旧盯着下方熙攘的大街,面无表,眼眸却是深邃的。    聚众在白月门前的人渐渐散了,只有一个魁梧的黑服男子仍旧怀抱着战战兢兢的黑小儿。这一个大黑人,一个小黑儿,抱在一起像是一家人一般。    此刻,蓝婧额头上的汗水宛如瀑布一样直直往下淌,顺着她的眉毛,流过眼睛,浸染得她酸涩刺痛,不住地皱眉。    “能走吗?”    半响,耳畔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蓝婧怔然,这才晃过神来,原来自己已经获救了。她侧过头,眼见一张黑黝黝的脸,胡子满面,眼睛一瞪如牛一般。她没来由地傻笑起来,叫了声:“大胡子。”    大胡子将她放下,蓝婧心有余悸地望着高高的雕栏画栋。三啊,那可是三啊!    不过看这里的地势,她很快就明白了赏阅皓的意图。她的体飞出窗外,应该是先压着大树枝,然后在下的一个大棚上减轻下坠的力量后,再跌落在一个买布摊子上。    赏阅皓无心要她的命,但为了博回面子,小小的惩罚是在所难免的。    蓝婧心头怒火中烧,不管怎么样,这个赏阅皓都是存心置她于危险地。幸好,抛空的那一瞬间,大胡子及时赶到,才免了她一伤痛。    “对了,大胡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蓝婧讶道。    “府里来报,说大小姐有事,就过来看看。”大胡子瞅了瞅她,见她并无大碍,又瞧了瞧已经远去的一路人马,顿了半响才说:“既然没事了,我先回府了。”    好久不见大胡子以及他的黑服随从了,今才巧遇一回,又要说离别了。蓝婧赶忙跑上去,道了声谢,又说:“我如何找你?”    大胡子急忙挥挥手,说:“你住西院,我在东院,没事别来外院找我,我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很,最讨厌麻烦了。”    蓝婧笑了笑,也不再拦他去路,只看着他大摇大摆地朝东街而去。    随后,赵馨儿带着人也出了白月,待他们一走,酒里面陆陆续续地多了些酒保酒厮等人物,也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看样子也吓得不轻。    赵馨儿瞅着眼前的黑小儿,有些歉然地问:“你没事?”    “托大小姐洪福。”    蓝婧老实地低着头,一动不动,面上乖顺有礼,暗中却冷笑一声,“赵馨儿,赏阅皓,此仇不报非小人!”    ---------    ---------    PS:又到周末了,送精华,送分分哈!!!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