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焦急的传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蓝婧又在街上随意地逛了一逛,一串糖葫芦也被彻底消化掉了。那滋味确实甜香,回味无穷。    另一边,郭祺正在进行的工程好像十分庞大,眼见移中空了,那群大汗淋漓的人依然坚守在前线,好似浑然不觉太阳的毒辣。而总指挥郭祺正低着头,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蓝婧和吉祥只是偶尔帮着烧烧水,然后运到工地上去。    “郭公子啊,你有没有发现大街上的人都在看你啊?”蓝婧撞了撞郭祺的胳膊,酸溜溜地小声说道。    虽然郭祺的脸上涂了一层神农氏的膏药,掩藏了几分精致容貌,但在一群汗臭味十足的苦力中,一锦衣的郭祺完全是无可比拟的美丽奇葩。加上这儿的老百姓听说是要给他们造房子,那一双双的眼睛仿佛绽开的烟火,笑得炫目,又怎么都挪移不开郭祺上。    郭祺将喝完水的大碗还给蓝婧,擦了擦额上的汗,畅快地笑道:“你怎知是在看我,而不是在看你?”    “看我干嘛?你可是人们心中的英雄了啊。”蓝婧收好水壶和喝水的碗,见有人过来汇报事,也不多打扰,转返回烧水地去。    这时,一个麻衣家丁急匆匆地跑来,先是望了望忙碌的郭祺,接着在原地焦急地转着圈,一副踌躇不定的模样。    待他看见了拎着水壶走出来的蓝婧,眼前突然一亮,急忙赶上来,叫道:“喂,小哥等下。”他匆匆拦住蓝婧的去路,有些气喘地说:“我有重要的事要见郭公子,可否麻烦你代为通传一声?”    蓝婧皱皱眉,见他穿着的是赵府的家丁服装,便伸手朝后面指了指,“我家公子在里边,不过……”她回头看了一眼,“好像现在很忙。”    “哎,我也瞧着公子忙得很,所以在外面等了半天。”他伸着脖子朝郭祺方向瞅,双手焦急地反复捶打着手心,额上早已汗涔涔。    蓝婧见他进退为难,便说:“你有什么事?不妨跟我说说,我等会送水过去,顺便告诉我家公子就是了。”    那麻衣家丁喜上眉梢,但迟迟不敢开口。瞅着蓝婧半响,最终一咬牙,叹道:“是大小姐着我来请郭公子的。”    “大小姐?”蓝婧讶异。忽然想起清早出门时,赵大小姐确实约过郭祺,叫他去白月一见。可是,当时郭祺是直言拒绝了的啊。    看来,这赵大小姐不肯死心啊。    “可是……我家公子正在忙,而且……我家公子是奉了赵老爷的指令来办事的。”蓝婧委婉地帮助郭祺推辞,语气中满是无可奈何。但又叫来人知道一下其中的厉害关系,到底是赵老爷的命令为大,还是那刁蛮小姐的无理取闹重要。    “我又何尝不知呢?”麻衣家丁又叹了一气,垂着脑袋。“不过,小姐只给我一炷香的时间,若是请不来郭公子,恐怕……”说到这儿,他猛然抬头,眼里尽是惊恐。    蓝婧看着胆战心惊,慌忙问道:“那大小姐不会砍了你?”    麻衣家丁愣了下,随即猛摇头,道:“责罚是不可避免的,但还不至于随便杀人。只是大小姐向来做事荒诞,我只怕会出什么乱子。我说小哥,你就行行好,帮我请一下郭公子,只要郭公子抽上一小会儿工夫,去上一去便可了。”    他心里十分清楚,要他进去,自然是请不来人。而蓝婧也是晓得这个结果的,不然早上郭祺也不会那么直截了当地拒绝人家了。    不过,这赵馨儿毕竟是赵老爷的掌上明珠,又是唯一的女。对于这样的主,自然也不敢太得罪了,这个过场怎么着也得秀上一秀。于是蓝婧便答应说“我试上一试”。    她重新拎了一个水壶,里面是放凉的茶水,然后便朝工地里面走去。    先给工地上其他的人倒了几碗凉水,见围着郭祺的几人散了,她才凑过去,单刀直入地说:“郭祺,有人找你。”    郭祺抬眼,迷惑地看着她。    “赵大小姐差人过来请你了。”蓝婧依旧低着头倒着茶水,只在说话的时候瞟上他一眼。    郭祺沉默不语,眉心渐渐皱起。    他接过蓝婧递来的凉水,端在手里半响不喝。蓝婧见状,催问道:“你到底要不要赴约啊?”去便想去的对策,不去便想不去的对策嘛。    然而,郭祺却意外地说了句:“不如,你代我去。”    “我?”蓝婧着实一惊,不知道郭祺这个玩笑从何开起。    郭祺回过头,像是理清了头绪,眉心的结也舒展开来,道:“你要不去,那三年之约只怕会提前告终了。”    “啊?”去见赵馨儿跟三年之约有什么关系?    蓝婧偏着脑袋,疑惑不已。不过心念电转间,便恍悟道:“你是说……那赵馨儿对你……”她咽了咽唾沫,讶异地看着郭祺的下巴肯定地摆动,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如遭雷击!    近亲好像不能结婚?可是这里是古代,近亲好像是可以结婚!    可是,郭祺和赵馨儿……这两人的血缘似乎也太近了些?    “谁叫你长得跟妖孽一样。”蓝婧哼道。那赵馨儿八成也是看过郭祺真容的人,于是乎便迷上了他好看的皮囊,所以才不顾血缘亲不亲,近不近的了。    蓝婧清清嗓子,注视着他的眼眸:“嗯,你是这里的总指挥官,可不能随意离开。你一走,这工程便要停了,老百姓都指望着你快些给他们盖新屋住呢。再说了,你第一天上任,多少双眼睛盯着啊,可不能出一丁点差错。所以,你就呆着。”    蓝婧三两下就帮他做了决定,郭祺只笑不语。    蓝婧气哼哼地拎着空水壶出来,见着那麻衣家丁也没了好脸色,“这些人只会卖苦力,一个拿决策的人都没有,这不是要把我家公子活活累死嘛。”    这话乍一听,好像是在抱怨工地上的人,但隐含的意思,麻衣家丁也听得明白,这郭祺恐怕一时半会是走不开的了。    他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瞧见另一个麻衣家丁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见着同伴,那后来的麻衣家丁仿佛找着了浮木一般,紧张万分地揪住他的麻衣,气喘吁吁地说:“快,快,有人对大小姐不利。”    “啊?大小姐怎么了?”两个家丁神色慌乱地对瞅。    不过,话又说来了,在这夏城,居然有人敢对赵大小姐不利?    “还不是那个……那个蛮人,小姐叫我来请郭公子去帮忙。”    蓝婧皱着眉,心中却透亮。按理说,赵大小姐若是出了什么事,这家丁应该首先回府禀告赵老爷才是,怎么会差人过来请郭祺?    “你快些赶回去叫上人保护大小姐,然后去禀告老爷。“蓝婧好心建议,那气喘吁吁的家丁一听,连连点头,二话不说便撒腿朝东面跑去。蓝婧目不转睛地盯着飞驰的背影,那般飞奔的速度,好像赵大小姐真出了什么事一样。    “小哥啊,求求你再去通报一声,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先前的那个麻衣家丁急得像锅上的蚂蚁,手脚不空地挥舞,围着蓝婧团团转。    人命关天?蓝婧瞅瞅工地,郭祺并不在,再瞅瞅四周,连吉祥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她心中微叹,看来郭祺主仆摆明了是应付不来赵馨儿了。    她略一沉吟,正色道:“我差人去通知我家公子,现在保护大小姐要紧,我和你一起去白月。”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