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霸王餐的滋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这是一座很奇怪的小城,萧瑟的背景偏偏有着繁华的人。    残垣断壁上面,好些壮汉弯着腰,正在火朝天地清理废墟,而外围有几个孩童围在一块边跳边唱着顺口溜,玩的不亦乐乎。蓝婧眺望不远处,郭祺正指挥着几个赵府家丁丈量地皮尺寸……    在郭祺的指挥下,整个场面井然有序。    蓝婧独自徘徊在市集附近,但视线始终不离傲然立,宛如青松的背影。心中暗赞,这郭祺可以说是刚柔并济,虽然面相中有几分柔美,但在工地上,一板一眼,却又是一番大丈夫的果干派头。    这时,旁边经过一个老汉,肩上扛着扎满了红彤彤糖葫芦的竹棒,边走边吆喝道:“糖葫芦嘞……又甜又好吃的糖葫芦……”    蓝婧侧过头,见那人的糖葫芦颜色纯正,饱满个大,一时嘴馋了,连忙喊道:“老人家,请留步,我要买糖葫芦。”    老汉回头看来,见有生意可做,便将竹棒放下。蓝婧急赶两步,笑盈盈地说道:“老人家,我要两串糖葫芦。”    老汉笑道:“好嘞。”说着,便麻利地挑了两个最大的递给蓝婧。    蓝婧见这老汉穿着朴素,外面罩着的一件破旧褂子满是补丁。他干瘪的脸蜡黄蜡黄,显得严重营养不良,但脸上却堆着憨厚的笑容,和小城里多数百姓一个样。蓝婧觉着奇怪,便顺便问道:“老人家可是住在这夏城?”又说,“我瞧着您像是宋人。”虽然此小城是多民族杂居,但显然街上行走的宋人居多。    老汉呵呵一笑,道:“是啊,老汉原是宋人,在一个大户人家务农,可惜打仗了,什么都毁了,我便随着大伙逃了出来。我都不记得跑了多少个地方了,反正现在就在这里落脚生根了。”    老汉开了话匣子,越说到后面,那眼睛简直笑眯成了一条线,“幸好有赵大人在,给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造福了。你看,他们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逃难至此的,住在这里有的吃,有的喝,等把房子建起来,咱们百姓也总算有了个家了。”    “赵大人?是那个节度使赵大人?”蓝婧听到这番话,诧异地停住了品尝美味的糖葫芦。    老汉笑着点头,“赵大人是难得的好官啊。你瞧瞧,那边堆的高高的树干,听说是赵大人将自己府里的树都给砍了,今儿天没亮就运过来的,这可是要给咱们搭建房子呢。”    蓝婧眨眨眼,半信半疑。赵嘉竟然是如此好官?又回想着,赵府一夜之间的确砍了不少树木,不单是砍树,连好些花草都给连根拔起了,还烧毁了好多呢。    现在听老汉一说,好像觉着就是那么一回事——那赵嘉大概,可能就是一位好官。    蓝婧正摸不着头脑地想着老汉的话,这时候边上也凑来几个半大的孩子,一窝蜂似的抢着要老汉的糖葫芦。    “给我拿个大点的,我用这个馒头换。”    “我有十颗果子,就是小了点,能换不?”    “行,给你们都挑大个的。”老汉乐呵呵地答道。    蓝婧闻声回头,顺势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这时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无分文,一时囧然。她强咽了咽口中馋津,微微垂着头,朝老汉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老人家,我忘记带钱了,您在这里等会,我这就去取。”怕老汉不信,她还朝废墟深处指了指,“我不会去很久的,就在那边。”    本来是准备问郭祺要点零钱的,但郭祺好像正在埋头思索着什么,蓝婧觉着不便打扰,便喊了吉祥过来。    说明了况之后,吉祥习惯地皱眉说道:“真没见过这么事多的人。”女人天生就是个麻烦,好像是吉祥的口头禅。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他一直看蓝婧不顺眼。    蓝婧自知理亏,垂着脑袋,不言不语。心里却憋屈:总算亲体会了一回,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果然不好受啊!    吉祥见她委屈模样,楚楚可怜,也没再多说重话。只是木讷地盯着她手中咬下了一颗的糖葫芦,好半响好半响才憋出三个字来,“我,没,钱。”    “你没钱?”蓝婧吸了一口凉气,猛然抬起头,紧张兮兮地凑近,小声道:“郭……公子总会有?”奴才没有,主子总该有钱?    吉祥撇撇嘴,横了她一眼,嘀咕道:“我们那会有钱。钱财都花在买神农氏的膏药上面了好不好?”    什么是晴天霹雳?这大概就算一个了!    “不是?”蓝婧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糗过。她心中万分懊悔,早知道就不贪嘴了。可是,她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堂堂的工部员外郎,竟然穷得和她一样……    蓝婧笑容僵硬地看着忙碌的老汉,心道:难道今天要吃霸王餐吗?可是对方只是一位普通的老汉啊,对呀,还是个老人家呢。    “那怎么办?”蓝婧拉过吉祥,不死心地商量道。刚才见很多半大的孩子以物换物,她眼眸尖锐地扫向吉祥全,指望能找出半块值钱的东西来。    而吉祥的眼眸始终离不开红彤彤的糖葫芦,嘴巴唧几下,反而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好吃不?”    蓝婧点点头,蓦地皱眉,吼道:“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好不好?我们没钱付账啊,问你怎么办嘛。”    吉祥也被她问急了,不耐烦地回吼道:“我怎么知道,谁叫你贪嘴了,自个儿解决……唔……”    蓝婧趁他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了一颗糖葫芦在他嘴里,然后似笑非笑地扳过他的脸,道:“现在你也吃了哦。”    吉祥怒瞪着她,但嘴里酸酸甜甜的,又舍不得吐出来,只好任凭蓝婧拉着走。    蓝婧走近老汉边,一脸歉然道:“老人家,十分抱歉,我们……我们忘记带钱出门了,您看,要不我们帮您扛一天货郎,当做抵债?”苦力人选都带来了哦,只要老汉一点头,就能上任干活了。    老头儿看着一脸真诚的两个少年,半响又望了一眼远方,笑容依旧憨厚,“算了,就送给你们吃。”说完,便重新拾起木棒,扛在肩上,作势要走。    “啊?那怎么好意思?不如这样,您报下住所地址,等晚一些我将糖葫芦钱送过去就是了。”    老头儿闻言笑道:“我知你们是赵府的人,这糖葫芦便不要钱了,老头儿心甘愿地送给你们吃了,哈哈。”说完,扛着木棒,稳稳当当地继续向前走。    蓝婧一时呆滞。    “赵府的面子有这么大吗?”    “可不是嘛。若是没有赵老爷,这些乡民恐怕连命都没了,哪里还能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行走。”吉祥夺了一串糖葫芦,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喂,这是给郭祺的。”蓝婧便要夺回来,却听吉祥摇摇头说,“少爷才不吃这个呢。不过我小时候常常吃,那时候父母尚在,每次上街总会带回一串给我,嗯嗯,就是这个味道,好怀念啊。”    “是吗?”蓝婧若有所思地看着吉祥。看着他天生黝黑的脸挂着淡淡的笑意,却是不同往的沉静。那笑容中透着一丝苦涩,一丝无奈,还有半分落寞。    他掩藏的不够好,蓝婧全看在了眼里。于是她的眼里也染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时近时远的惆怅。曾几何时,她的父母去街上,也常会带点糖葫芦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