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一样的对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小的初来乍到,不知道府上这些事,但是今被人挟持而来,再联想其中种种,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蓝婧扫了一眼三人,信誓旦旦地说。    众人听了都是一怔,赵老爷也不住插嘴,讶然道:“什么猜测?”    郭祺也催道:“昨儿只听你说有这么个人,我权没在意,没想到……哎,你慢慢说来,不要害怕,自有大人给你做主。”    蓝婧愣了下,惊异地睁大了双眸,但只一瞬又装作镇定地低下头。心里却觉得好笑,看郭祺神色慌张的模样,旁人还真以为他是为着她的安全担忧呢。只有他和她心里透亮,这郭祺为了是增加她的话的可信度,现场编了个拙劣的谎话。    因为不知道她要怎么圆下去,郭祺只说听闻了这么个人,证明确实有这么回事,但因为他自己没有在意,所以才没有引起注意。    那么,今天蓝婧被挟持而来,定又是那个“贼”搞的鬼了。    有郭祺为蓝婧作证,添平和赵老爷心中虽然仍然怀疑蓝婧,但比刚才的确态度和缓了些许。    蓝婧坐在地上,长叹一声。一见众人的反应,心中便底气足了些:“就在刚才,小的在溜达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见他鬼鬼祟祟,举止反常。联想到昨天夜里听府上家丁嚷着有贼一事……心里琢磨着,恐怕此人就是那贼人,看他的样子,大概是又想作案了。”    她双眉一挑,一脸正气地说道:“当时,小的便想,既蒙赵大人眷顾,收留我们主仆三人,而今遇见府里有鬼祟之人出没,又怎能坐视不理呢?所以就准备寻府里的人抓贼。哪里知道那人精明的很,一下子就抓住了小的,并且质问小的,什么玉啊在哪里……”    她挠挠头,像是在努力回想,又叹息道:“什么白玉黑玉的,话说这府上的事,小的怎么会知道呢?小的只知道今天不抓此贼,府上必定会继续遗失东西,所以……小的就乱指了一个地方,心想只要往人多的地方去,自然就有人来抓贼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误打误撞地,到这里来了……”    蓝婧话口突然一收,剩下的就不用她再解释了。    她说得很清楚了,这是误闯!而且初衷是为了抓贼!    谁料,那添平冷笑一声,长剑不退反进,直入一寸,大概离她的咽喉只差毫厘了。一抹杀气随冰冷的剑锋勃勃升起,看得蓝婧呼吸一窒,背心里冷气直冒,谁叫她作贼心虚呢。    “这么说来,是那个贼人着你来偷什么玉的?”郭祺疑惑道。    蓝婧连忙点点头,却又不敢动作过大,伤了自己。不过,郭祺的配合令她的话也说得顺畅多了。    “赵大人何不派人去查查,看府上是否又有什么东西丢失了?”蓝婧不敢看添平,只好忧心地瞅瞅一脸淡定的赵老爷。心道:这赵老爷倒是悠闲的很,好像压根儿也不在意府上有人行窃。莫非,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的话?    添平咬着牙根,冷笑道:“若是有心抓贼,如何能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这里?”    他是在讽刺蓝婧与贼人是同谋?!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啊?偌大个赵府,为什么一路上都见不着半个人影呢?”蓝婧轻轻松松地,又将这个烫手的问题重新抛给添平。若是府上治安好的话,怎么会有贼人出没?若是府上治安好的话,她又怎么会遭人挟持?    她分明是在质疑赵府侍卫不作为,乃是一群酒囊饭袋。所以,以她一个三脚猫功夫的人也能顺利到达这里!    而侍卫的头领……蓝婧暗暗冷笑,若是她猜测不错的话,不就是眼前这位大义凛然的添平么?    看你等会儿还怎么嚣张!    “既然是一场误会,叔父……”郭祺站起来,试探赵老爷的口气,毕竟他才是屋子的主人,这里他说了算。    他笑了笑,悠悠起,背着双手踱过来。一双精光灼灼的眼睛视着蓝婧,声音却是异常的平静,仿佛聊话家常一般:“昨晚的琴,从何而来?”    果然姜是老的辣啊,一语中的。    “借的。”蓝婧说得坦然,“好像还是贵府的一个家丁,当时有很多人在场的。”    点到即止,剩下的事她才不想瞎搀和!    “家丁怎么会有琴这种玩意?”添平好像无时无刻不在伺机而动,专门挑她的错处。    蓝婧皱眉道:“我昨天才来贵府,府上家丁手里捧着的琴出自何处,我怎么会知道呢?我想这种事府上应该会有专人去调查?”    被添平数次激将嘲讽,蓝婧连“小的”都忘记说了,直接用“我”来回话。    而一旁的赵老爷却若有所思地回到了靠椅上,笑着捋了捋山羊胡须。    “叔父,婧儿是”    赵老爷沉吟片刻,添平却咄咄人地说道:“此人行为不端,怕是细,不如让添平带下去再细细审问一番。”    添平的眼神仿佛嗜血一般狠毒,蓝婧不自在地将后往后缩,直到后背抵着墙面。带下去细细审问?蓝婧悚然一颤,没来由地联想到满清十大酷刑……    她求助地望向郭祺,眼眶湿润。    郭祺听到添平这般说,当下也是下了一大跳,又见蓝婧楚楚可怜,眼巴巴地看着他,他的眉毛都快拧成一个结了。上前一步,向赵老爷行了一礼,“叔父,侄儿用命担保,婧儿绝不是细。我这就带她回去,严加管束,定不会再出乱子。”    赵老爷一脸为难地看看郭祺,又看看添平,仿佛很难下决定。    “叔父,”郭祺见他左右为难,有所顾忌,他暗地捏了一把汗,又说“婧儿是我的得力助手,修缮城池之事,若是没了她,恐怕……”    这一招果然有用,赵老爷神色微动,又沉吟了半会,这才说:“既然有祺儿你作保,这孩子就由你带回去好好管束。不过,祺儿啊,你要明白,这治家之道,首先就是要严明。老夫今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予追究。但仅此一回,下不为例。若是再出什么岔子……”    “侄儿明白,定会管束边的人,不会再给叔父添麻烦。”    赵老爷微微点头,又伸手阻止了添平继续谏言。    蓝婧见状,一股溜地从地上爬起来,跟着郭祺匆匆告别。    待人已远去,添平怒气腾腾的脸平静如常了,继而畅快地笑道:“老爷此举,甚妙!”    赵老爷但笑不语。    “这次有了贼人出没的借口,我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在外院安排人手了。”添平收起长剑,寻思道:“不过,那赠琴之人,是否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人呢?”    “你是说,赠琴之人便是那盗琴之人?”赵老爷捋胡深思,“据那些家丁所言,倒有这个可能。不过,既然掉包了诗诗的琴,为何又要借助黑小儿之手,暗地帮助我们?”    “莫非,幕后之人是想向大人推荐黑小儿?”添平深深地望向屋外,那抹影早已疾驰而去。“卑职瞧着公子对黑小儿也不一般呐。”    但更不简单的,恐怕是这个小儿……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