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临时抱贼脚【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你说什么?”蓝婧有些愠怒,自己好心救他一场,他倒好还反过来找她讨要赔偿,当下没好气地指着他,“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可以拿来筑长城的……”    少年慵懒地斜靠在一块石壁上,单膝微弓,从衣兜里翻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然后倒了一粒酷似朱古力的东西送入嘴里。明明一狼狈,偏偏那双饱含笑意的眼睛很是惑,“喂,你叫什么?谁带你进府的?”    蓝婧对这个喜怒无常,格又乖张的少年完全摸不着头脑,“蓝婧,定护院带我进来的。”随后眼眸一凝,“我干嘛要告诉你呀。”真是被他气糊涂了,她抖抖衣袖,头也不抬地说哼道,“我走了。”    少年没有拦她,只是有些吃惊地再度打量她,“定护院?”    “没错。”蓝婧背脊。不管怎么说,在她心里大胡子也算有些威慑力的。加上一路上相处,大胡子的为人还算君子,所以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她潜意识里还是不知不觉往大胡子那么靠,有事没事拿他当万能挡箭牌。    少年忽然笑了,笑得前俯后仰:“哈哈哈,怪不得了,原来是定护院带进府里的人啊。有趣,有趣,我喜欢。”    蓝婧见这少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没完没了,有些急了,好心提醒道:“喂,赵府上下好像在抓贼?”这个毛贼倒是逍遥快活的紧,在这个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毫不在意处危险之地。    莫非他就仗着腰间的那块令牌?刚才事发突然,她还没有仔细瞧过那东西,就给他当宝贝似的收了回去,看来果真是一样了不得的宝贝。    “诶,阿婧,你想不想免去责罚?”    蓝婧皱眉,这家伙居然叫她阿婧?他们有那么熟吗?不过这少年说出口的话总是大大方方,毫无矫作之色,若是旁人听见了,必定以为他们关系相当夯实,就像认识了许久的亲朋好友一般。    “我凭什么信你?”蓝婧努努嘴,虽然嘴上说不信他,但脚步却不自觉地停下,最后磨蹭到他的面前蹲下了。只要有那么一丝丝希望,总会让人心里有一块地方痒痒的。    临时抱佛脚,却抱个贼脚,这个赌注倒是大的!    不过,他腰间有块令牌,看起来无所不能,就冲他这样宝贝,蓝婧就愿意听听他有何高见,“说说看。”    “想还是不想?”少年吊足了她的胃口,看她挣扎,他的唇角微微扬起,居然咧嘴对着她笑,笑得蓝婧有些毛骨悚然。    “不想吗?”他子向后一仰,看着她的眼,笑意却更深了。    蓝婧白了他一眼,脑子转了又转,最后诚实地点点头,反正听一听也不花钱。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听说赵府西园在大摆宴席,有没有兴趣过去看看?”    蓝婧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节奏,因为这家伙老是不安牌理出牌,愠怒道:“看什么啊?”    “看他们出丑啊。”    “怪了,你怎么知道宴会上有人会出丑?”最重要的是,说话的人为什么摆出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来,看人家出丑值得他这么开心吗?这少年分明心态有问题嘛。    “去还是不去?”他不理会她的话,接着问。    “不去。”蓝婧回答的斩钉截铁。忽然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跟一个毛贼耗时间,实在不理智。正转走,后的人又开腔了。    “看你陪了我这么久,我就好心提醒你一句。往西园走,可生,往外院走,必死。”    你比算命先生还算命先生吗?    “陪我去西园的话,”见她回头,他满意地笑了,“准你叫我阿移。”    “准你个头啊,你快点走,叫府里的人抓着了小命不保哟。”蓝婧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他,他这是在利吗?利也该报个价格,至少也该用真金白银。叫他的名字又不能换饭吃。    “阿婧,你真有趣。”    我哪里又有趣了?蓝婧相当无语,今天可总算碰上一个极品了。    “府里有贼出没,你不抓,不喊人,反而救他,助他逃走。哎,万一我不小心被抓了,又熬不过审问,一不小心供出了你……”他悠悠地站起来,慢慢凑近她的脸,好似在欣赏她黑黝黝的鼻翼上冒出的小汗珠,“与其这样,不如我帮你一把,叫你得个功劳,如何?”    蓝婧脸一阵白一阵青的。他是贼估计没错,可是她隐隐能感觉到他不是一般的贼,说不定就是内贼!以她一个初入府里的无名人士,怎么斗得过滑头的内贼?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我和你没有仇?”蓝婧见他双手握成喇叭状,慢慢送至唇边,她骇然地一掌拍过去。    “谁说没有?”他笑得咬牙切齿,“不共戴天!”    “阁下请自便。”蓝婧嘴角抽搐,这下可好,救命恩人转眼间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了。他都跟她不共戴天了,她还傻傻地往火坑里跳吗?    “毁了我的灵芝,毁了我的琴,想就这样跑么?”这声音全无慵懒之色了,倒有几分较真。    “大哥,脑子不好使快去看大夫。”    话音未落,少年猛然拉住她的胳膊,将她的脸扳过来面朝他。虽然依旧挂着笑意,但蓝婧能感觉出那眼神攸然变冷。她心中一窒,眼眸随着他的手指望向树丛,而后体一跃,飞似地钻了进去。    密密匝匝的藤枝藤叶击打着她的脸,她赶紧用双手护住,既惊又怕。不出片刻,少年又带着她原路钻出来,上片叶不沾,而手里却多了一架古琴。    他的笑很符合一个贼,还是一个得逞后的贼,蓝婧浑控制不住的抖了下。恍然发现,不知不觉中这少年的嗓音已经大有好转,并且那腿上的伤口也没有再渗血的迹象。看他行动自如,仿佛自愈了一样,她心中疑惑不已,努力回忆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为了减轻我心中的痛苦,所以你扛着。走!”他将古琴甩手一扔,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    她有答应吗?而且,这是一个心中痛苦人的表现吗?    蓝婧低目,望着手中的古琴出神,样式跟诗诗的那架差不多,只是这个古琴末端一团焦黑,像是被火苗熏过一般的黑。    她慢慢蹲下来,用手拭了拭,那古琴焦黑之处略带的余温让她心惊。果然是被她的灯笼烧成这样的吗?    与此同时,走在前面的人有意无意地说了句:“不知道那个叫诗诗的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那声音飘来,夹带着夜晚的凉气,沁入心脾,激了个精神。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