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祸从口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道路一旁树木林立,枝叶繁盛。    “吱——”    忽然,一处人高的树丛中传出一串轻微的响动。落在队伍最后的蓝婧眨眨眼,昏暗的光线中依然可以瞧见那一处枝叶无风而动,窸窸窣窣一阵后,枝叶突然剧烈颤动起来,仿佛张牙舞爪的怪兽猛然向前扑打。    就在这时,繁密树叶被掀开一个口子,蓝婧定眼一看,交错的枝藤上隐约搁着一个……    像人……的头?    “啊——有鬼啊——”蓝婧忍不住骇然大叫。迅速转,脚底抹油似的扛着古琴向前飞奔。    被蓝婧这一声惊叫影响,走在前面的四解也跟着鬼哭狼嚎似的扯起嗓子来,唯有冷若冰霜的诗诗仅是错愕的停下脚步来。    那奇怪的声响,那心惊跳的呼叫,在这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诡异。    “作死啊,这么大声!”红姨娘捂住耳朵急忙跑过来,恨恨地压低声音训斥。蓝婧等人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但心脏依旧起伏不定,砰砰急跳。    不过,这一会儿功夫,原本静谧的道路脚步阵阵,匆忙而杂乱。    “什么人?”一声重喝。眨眼间,十来个麻衣家丁将蓝婧一伙人团团围住,手里的木棍被灯笼的烛光晕染成可怖的鲜红。    这变化实在太快。    几个少女吓得脸无血色,紧紧地靠在一起汲取力量,稳住体。蓝婧也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怔住,呆立当场,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的声音这么有穿透力吗?而且,这伙人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说出现就出现了,跟变戏法似的!    这些疑问在她脑中悠悠一转,不过数秒时间,她便将心思转移到眼前的麻烦事上来了。“哎,都怪我。不对,都怪路边的树丛。好端端的,吓唬人干什么呀。”蓝婧在心里小声腹诽着,心想着八成是光线太暗,看走了眼。她垂着脑袋,眼睛却不停地扫向对面气势汹汹的人。    “哎哟,不好意思,惊动了管事大人。”红姨娘拍着脯,声音颤抖,脸上却硬是挤出一抹笑意来。到底是见多了世面的人,不出片刻就稳定了下来,“楚管事,我带着这几个丫头来,是奉命去西园献舞的,这事您也是知道的嘛。”    红姨娘的语气极其恭敬,客气。    “哦,是你们啊。”半响,一个男中音的声音徐徐传来。    蓝婧循声望去,瞧见那群麻衣家丁簇拥着一个中年男子,材消瘦,在一群壮硕的体型衬托下毫不起眼。最有趣的是他嘴巴边上挂着个八字胡须,那“八”字生的十分对称,仿佛精心剪裁过一样。    楚管事用手指腹捋着他的八字胡,眯着眼睛打量瑟瑟发抖的几个少女,见竟是轻纱薄衣裹体,两只眼睛蓦然张开,盯着对方上三路下三路来回扫,嘿嘿笑道:“这就是四解花魁?你们怡红院的镇院之宝?”    听着这话就知道不怀好意了。    四解齐齐低着头,恭敬行礼:“参见楚管事。”    那八字胡须的中年男人默不作声,四解亦不敢抬头。直到她们的腿开始打颤了,他才轻轻地“嗯”了一声,好像十分享受对面少女又柔顺又惊吓的模样。    接着,他脚下刚迈出一步,倒三角的眼睛忽而瞄到呆在一侧的黑乎乎的一个人。上的衣服极其不合,头上梳着童子发髻,但肤色却黑如碳,和那肩上扛着的古琴的琴面差不多了,就算是赵府的家丁也鲜少有生的如此黝黑的。    楚管事迷惑了一会,蓦然发现黑乎乎人儿后还藏着一个蒙面女子,清丽脱俗。若不是风吹起她的衣摆,他简直要错过这等眼福了。    这一黑一白两个人完全不惧他的眼神,但又有些许不同。黑小儿探究的目光在迎上他的视线后不动声色地收起,而黑小儿后着月白色衣衫的女子神落寞,周仿佛笼罩着一股固执冷漠的气息,宛如绝然于世的一株青莲,冷傲而独立。在黑小儿的衬托下,更加显得美丽非凡,令人升起一股冲动,非要揭开那层面纱不可。    “啊,楚管事啊,时辰不早了,不如让我带着姑娘们快些赶去西园。”红姨娘瞅着楚管事神色不对,既惊又怕。见他朝姑娘们走去,她忙上前,焦急地说道:“我们是奉命来献舞的,耽误了时辰惹得贵人们不高兴,我,我可担当不起啊。”    红姨娘这话乍一听好像是在求助,但话里头分明告诫楚管事,她们是奉命而来。红姨娘之前就说过了,这楚管事是知的。    至于奉谁的命令,但见楚管事听到这话,脚步立即停止向前移动了,就知道此人来头不小了。    “刚才是谁在此大呼小叫?”楚管事不悦地转移话题。背着双手,冷的三角眼直阻扰他的红姨娘。    红姨娘谄笑道:“误会,那是误会。都怪这黑小儿没见过世面,第一次来这种豪宅府邸,忍不住心中的欢喜,所以才会如此失礼。”    “哼”的一声,八字胡须向上吹起,“一群下作的东西,还真把自己当个角了。赵府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如此放肆,给我拿下。”    虽然这话主要是说给红姨娘听的,但行动却直蓝婧。    蓝婧大惊,这下可好,既成了待罪羊羔,又成了人家的出气筒。她环顾四周,掂量着到底是反抗逃跑还是任人摆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一双大手将要触碰到她的胳膊肌肤时,后传来一道如冰的声音,“慢着。”    蓝婧惊愕地回头,开口说话的居然是惜字如金的诗诗。再看看现场,四解早已挪到红姨娘后,远远地去躲着了,只有这个认识不久的冷傲女子依然留在她的边。    “听说今晚的宴会……西平王也会到?”    声音波澜不惊,就跟她面无表的脸一样沉静。但楚管事和那群家丁却不由愣住了。此刻,楚管事心中愤然,但到底有所顾忌了。他一双倒三角的眼睛迷惑地注视着月白衣衫的女子,仿佛是在回想着什么。    “他不喜欢红色灯笼,叫他看见了会不高兴的。”诗诗瞥了一眼红光摇曳处。    此话一出,但见那只捋胡子的手猛然僵硬。原本他带着十几个家丁就是出去换灯笼的,这会儿被人说中了重点,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这位姑娘是?”    “哦,她就是诗诗。”红姨娘不得不回话。    楚管事一惊,语气立即转缓:“哎呀,怎么不叫人备辆车啊。”又急急回头道:“来人呐,赶快去备轿。”    这变脸的戏法,看来楚管事也是应用自如的一个。    “不必了。”依旧是波澜不兴的语气,“我们可以走了吗?”    “这……”楚管事为难,又把眼睛移到另一边的红姨娘上。红姨娘何等精明,立即笑着解围,“楚管事您忙着,我带着姑娘们去西园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诗诗姑娘请。”楚管事顺着台阶下。    一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正要离开。那楚管事又发话了,“慢着,留下那黑小儿!”    “为什么?”蓝婧本能地反问。她们不是很牛么?这八字胡不是被她们吓唬住了么?    “方才怕是惊扰了西园那边,主子必定会派人来查问,到时候大家都得留下来受审。依我看,为了不耽误演出的时辰,只留着这黑小儿去说明下况就是了。”    ---------    ---------    ---------    PS:周六周送精华,这两天也开始送分分了,想要的亲们直接在书评区留言好了。(__)嘻嘻……实在不想浪费啊。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