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晚上出门要小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哟,这不是定护院嘛,”老远地,一声的叫唤,随着浓烈的脂粉香气飘散过来。待那红衣妇人踏上回廊,早已收回了打量蓝婧的视线,很自然地将全部笑颜奉献给了大胡子,“听说定护院带着人马去晋州办货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呀。这一路可顺利?”    大胡子面无表,只略略瞥了她一眼,不予理睬。红衣妇人却不恼,依旧挂着灿烂的笑容,捏着红汗巾,扭捏着圆润的腰走了两个小碎步,偏着头又望向蓝婧,道:“咦?这位小哥看着眼生啊。”    闻声,蓝婧这才抬头正视这位半老徐娘,见她一绸衣红似火,举手投足尽显烟花丛中的轻浮,越看越觉得不像良家妇女。虽然极其不喜欢眼前这妇人,但蓝婧却不敢轻举妄动,此时此刻处别人的地盘,当以示好保命为上策。    于是乎,当这位红衣妇人挪步到她跟前,笑意盈盈地打量她的时候,蓝婧也回以一个温和礼貌的笑脸。那妇人似乎怔了下,随即恢复如初,又下意识地望了望一旁的大胡子,左右一扫,脸上的笑意更浓:“这小哥莫不是定护院从晋州带来的什么亲戚?”    大胡子终于不耐地抱住双臂,“哼,红姨娘有这份闲还不如去看看今进府的姑娘。”    “哦?”那叫红姨娘的半老徐娘抿着唇,笑道:“这赵府哪天没姑娘进出啊?”忽见大胡子脸色不善,红姨娘瞬间收敛了笑意,正经地问大胡子,似乎还有些紧张:“什么样的姑娘?”    “自己去打听。”大胡子斜斜地看了她一眼,依旧双手环,语气却是异常的冰冷:“不要忘了,当初可是你红姨娘拍着脯说能成事,我才给予你方便的。别说我没提醒你,若是那赵小儿不吃你那一,你就等着跟你的怡红院一起陪葬。”    “诶,我说定护院呐,您这是……”见大胡子牛眼一瞪,红姨娘子瑟了下,后半截话硬生生就给噎了回去,随后手指绞着汗巾,小心陪笑道:“定护院尽管把心放肚子里,有我红姨娘在,一定成事,一定!”    大胡子轻哼了一声,转便要离去。忽而看到紧随其后的蓝婧,皱了皱眉,又将视线移到红姨娘脸上,“你不是说缺个人吗?正好有一个,带去。以后没事别来烦我。”    说着,竟然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向回廊尽头。    “啊?”蓝婧怔怔地站立,望着大步流星的背影,越过雕刻精美的廊柱,眨眼工夫便消失在转角。她气得直咬牙,小声嘀咕一句“背后有人砍你么?跑得那么快!”虽然不停地腹诽大胡子,可是以她的脚力哪里跟得上,最后只得放弃。    片刻之后,后有人咳咳两声,好像是在清清嗓子,“叫什么啊?”    蓝婧回过神,深深吐了一口气,认命般地转过去,“蓝婧。”    大胡子一走,这红姨娘瞬间转了口气,跟川剧变脸似的。可不是么,人家以为是大胡子的亲戚,却不想不过仅是个可以任意差使的角色。    “名字还不错,”红姨娘扫了她一眼,眉心的皱纹立显,“怎么长成这样?”    似乎是自语了一句,声音很轻,但蓝婧离得近,还是听得清楚明白。她无奈地暗地叹了一声,从红姨娘和大胡子的对话中,隐约知道了红姨娘的份——果然不是良家妇女啊。    虽然这里不是什么怡红院的风月场所,但她今后要面对的却是风月场所里的女人,一时半会她还有些适应不了,心中总觉着别扭,故而垂着头,不语。    大概是看她低目顺眼,误以为她是一副虚心聆听教诲的乖巧模样,红姨娘这才心平气和了些许,“啧啧,可惜了一位佳人啊。若是这脸蛋再白一些,倒是值得培养培养。”    “佳人?”仿佛一道电流袭来,蓝婧双耳攸然竖起,谨慎地防备着。眼眸粗略地扫量了下自己,暗想:我已经按照男装打扮自己了,这红姨娘的眼睛竟然会这么毒辣?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女儿?她的伪装不至于这么失败。    “呵呵,红姨娘说笑了,我哪有那个命啊。”蓝婧挤出最温和无害的笑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可惜长得如此黑,哎,叫谁看了都没兴致了。嗬,跟上了,你以后就在清风阁伺候着。”    蓝婧乖巧地点头,暗地里却无可奈何地直摇头。此时此刻,反倒无比感激郭祺把她弄成这幅德行了。若真的被这红姨娘看上了,她就真的哭无泪了啊。    不过,她还不能确定这红姨娘就真的看穿了她的女儿份。思索着,眼下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走近一扇拱门,蓝婧抬头望了一眼门楣上隽秀的三个字,心知这里就是清风阁了。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环形的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园中处处绿意盎然,一览无余。    蓝婧跟着红姨娘穿过其中一条碎石路,尽头是一排房间。院中空地上,四个穿红戴绿的少女手持羽扇,谈笑风生。这几个少女大约十四五岁年纪,长相清秀。比起浓妆艳抹的红姨娘,这四个少女倒是清新的很。    “我才出去多久啊,你们几个就开始偷懒了,嗯?”红姨娘甩着衣袖,寒声道。    “呀?是红姨娘。”一个穿湖绿色衣裙的少女,从两个粉色裙装少女后面挤出来,讶异地叫了声,随即笑道:“我们那儿敢偷懒呀,这不正在商量晚上的事嘛。”    看到红姨娘进来,几个少女忙放下手中羽扇,喜滋滋地凑上来,“是啊,红姨娘,咱们姐妹今天晚上真能去前院献舞?”    “机会是给你们争来了,至于会不会把握,那得凭你们自个儿的本事了。”    “咯咯,红姨娘尽管放心,放眼这夏城,谁敢跟咱们姐妹比舞呀?”湖绿衣裙的少女自信满满地应答,却见红姨娘若有所思的皱了下眉,她挑起眉峰,冲着一旁静默的紫衣少女使了个眼色。    紫衣少女点头如捣蒜,声音却带着一丝怯弱:“就是,就是。解语说得对。谁不知道夏城有解花解语,解风解,‘四解花魁’啊?更况且,这次还有诗诗姐姐亲自抚琴呢。”说完,又偷偷瞥了一眼叫解语的,着湖绿色衣裙的少女。    听到这里,安静呆在红姨娘后的蓝婧也不由探头细瞧一番,这四个少女果真体态婀娜,姿色上等。尤其是紧靠在一起的两个粉装少女煞是惹眼。不但衣饰和装扮相同,连那如花玉容亦是一模一样。两人斜靠在一块,仿佛是双生的影子。    “嗯,那就散了。都回屋去准备准备,等会就看你们的表现了。”红姨娘摆摆手,眉心稍稍缓和。    待她们几人讨论的差不多了,这才注意到红姨娘还带了一个人回来。四个少女的眼光在蓝婧上稍一打量,异口同声地叫道:“这是谁啊?怎么会长的如此黑?”    湖绿衣裙的少女最先凑过来,笑嘻嘻地看着垂着脑袋的蓝婧,打趣道:“这黑灯瞎火的,一不注意还不知道是个人呢。”    众少女捂嘴而笑。    蓝婧本来就对大胡子的安排不满意,此刻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来,心中不免窝火。“几位姐姐貌若天仙,这晚上出门可要当心着了。”    “当心什么?”湖绿少女缓缓笑道。    “当心……”蓝婧语塞,想起她们的职业根本不怕虎狼来袭,只怕虎狼不够多。顿了下,语气缓和地继续道:“当心饿狼太多,挑花了眼啊。”    “哈哈哈,这小儿说话真有趣。”    “好了,好了,天色不早了,等过了今晚你们几个有的是时间闹腾。”红姨娘一番话,四个少女顿时红了俏脸,扭捏着离开。    “蓝婧对?”    蓝婧乖巧地跟上来,“听红姨娘吩咐。”    红姨娘满意地点头,又道:“我瞧着你机灵的,你就在东厢房伺候诗诗姑娘,今天晚上全靠她压轴了,你得用上心知道吗?”    蓝婧微笑点头,非常配合。随后跟着红姨娘朝东厢房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