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沙漠之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淳于琪 书名:猎夫
    一滴凉意落在唇间,仿佛久违的甘霖。然而只令她欢喜了一瞬,唇上的裂感顿时抽痛了她的神经。    她拧着眉,试着挪动自己的双臂,却觉得体异常沉重,脑袋昏昏沉沉的。    “你醒了。”    耳畔一个略显沙哑的男音响起,带着一丝释然。    蓝婧费力地张眼,眼睫微颤。入眼处,依旧是黄沙漫天的陌生世界,一眼望不到头。    “少爷,咱们自己都顾不上了,您还浪费宝贵的水去救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谁知道她是什么份……”    事实上,这一路上,蓝婧半昏半睡间也隐隐约约听到过类似的言语。只是她全乏力,独自一人在这酷的世界中恐怕真的熬不下去,一命呜呼也。于是,她只得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完全过滤掉。只要不危及她的生命,便懒得去搭理。    然而,她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然是真景!    “休得再言。”略略沙哑的声音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抱怨。忽而又放柔了几分,对着正努力转头,已经乔装过的女人说:“你再忍耐一下,用不了多久就有水源了。”    稍稍回眸,一张掩在阳光下的俊脸刚好侧头,来不及细看,青色的衣袂在她眼前一晃,便跳下了马车。随后,只听得一声高呼“出发!”下便颤悠悠起来。    前方,骆铃声声,沉静而稳重。    蓝婧趴在一辆临时改装的马车上面,货箱邦得结实,平整,头顶支着一块布衣搭成的棚顶,和她上的衣服竟是一样。虽然简陋了点,也遮不住多少烈阳,但蓝婧心里却是莫名地感动。    侧着头,不由又多望了一眼那棕色马背上的男人。见他拉着缰绳的手臂看起来有些生硬,心知他不是跑惯了马背的男儿,但他直的侧影,宛如沙漠中孤傲的一棵青松,连带那青色的衣衫在金线之下也炫目得晃眼。她的嘴角不经意地弯起,却不小心扯痛了干裂之处,害得她“咝”地一声吸了一大口火之气。    “啊,快看!”    “那是……”    在急切地呼喊下,蓝婧抬眸望去。定睛一看,也不由楞了。心道那远处黑压压的是什么东西?仿佛是一片乌云。但乌云怎么会在黄沙地面上卷过来?    “况不妙,快通知大家,退!”    撤退的命令刚刚下达,黄沙地就开始震动,轰隆隆的巨响不绝于耳,眼睁睁地看着那片乌黑之云正朝他们疾卷而来。    突然队伍中有人喊道:“是强盗!”    “啊,这么多人——”    “少爷,快撤!”又是刚才抱怨的那个声音。蓝婧这才发现,青衫公子旁还有一个骑马的少年,只是他生得矮小,竟然被他家少爷遮挡了严实。    ......    商队中已经有人开始惊慌失措,原本有条不絮的队伍乱作一团。最后,众人竟是利索地砍断载货绳索,弃货而逃。    “痛——”蓝婧一个趄趔摔下马车,落在滚滚黄沙中,卷了一沙子。    “少爷,强盗来了,别管她了。”    在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声中,蓝婧突然靠近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下一秒,又被另外一股力量生生拉走,顺势被带上了高大的马背上。    “少爷,您先走。我带着她随后。”    “吉祥——”    “再不走,咱们一个都跑不了。”那声音近乎是歇斯底里地吼着。之后,吉祥突然挥鞭,猛抽邻座的马腹。    那棕色的壮马儿像是受惊了一般,疯狂飞奔,扬起丈高的尘沙,湮没了一串听不太清的呼叫。    “驾!”    吉祥驾着马随后。    蓝婧想,她大概永远也忘不了吉祥冒着火焰的双眸剜向她那一刻,她心剧烈的颤抖了。她是真担心这其貌不扬的小子会半路将她抛进黄沙。而且,以他对自己的“敌意”,做出此等事也在理之中,更何况现在是逃命,多一个人则多一个负担。    然而,庆幸的是,这个一路看她不顺眼的小跟班,果真应了他的诺言,没有半途扔下她。    但,已经来不及了!    眨眼之间,乌云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相比之下,他们这边逃命的人马简直堪比蝼蚁。虽然风沙迷了她的眼,但感觉到坐骑的速度似乎冲向了巅峰,蓝婧顾不得他的厌恶,死死抱紧这棵救命稻草。    颠簸,终于在一阵惊天嘶叫中凄惨结束。    “啊——”蓝婧惊恐尖叫,子已然滚落在地,连干裂的嘴唇泌出血丝也浑不知痛了。    嗖嗖嗖……    羽箭划破长空,仿佛秋风扫落叶一般席卷而来。吉祥连滚带爬,急冲冲将青衫公子护在后,蓝婧气喘吁吁地躲在青衫公子之后,不敢动弹。偷偷一瞥,只见一匹一匹的马儿应声倒地,马上的人儿和他们一样,跌跌撞撞地滚在地上,狼狈不堪。    包围圈越来越紧,最后将他们团团围住,只留下一道不算太大的缺口。但此时此刻,再也无人斗胆冲出重围,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因为对方的马儿既高又壮,比他们骑着的马儿不知彪悍到哪里去了,而且这些奇装异服的大汉也长得极其凶悍。    凶悍的强盗?蓝婧心里极其不安,要知道强盗素来都是面目可憎,残忍至极的!这会儿遇上了,估计不死也会重伤了……如此想想,顿觉悲催!    片刻之后,只见几个强盗陆陆续续拖来了大大小小的货箱。蓝婧粗粗一看,正是他们刚才逃跑时被丢弃的货物,零散一地,其中以茶叶居多。    骑着马,端在前列的大胡子,扬着马鞭,居高临下地问道:“谁是头?站出来!”    没有人敢回答,也没有人敢动弹。唯有一双双恐惧的眼,凄惶地睁着,仿佛落在砧板上等待宰割的鱼儿,可怜至极,更衬着周围强盗的气势磅礴。    大胡子不耐烦的眼眸刚扫过一圈,蓦地抽出腰间佩刀,手起刀落,一颗头颅像皮球一般飞了出去。    “啊?”    令人窒息的一瞬,随后地上瘫软一片,不是凄厉哀嚎,就是俯呕吐。    而那高高在上,胡须满面的男人眼睛都不曾眨一眨。    这时,远处又一阵马蹄踏沙而来,很快卷着昏黄的沙帘填满了刚才的包围圈缺口。带头的是一个英气人的男人,锦帽貂裘,着黑色披风,坐骑也是同色的乌黑。他娴熟地勒住缰绳,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精光灼灼。看似无意地一扫,场内立即噤若寒蝉。    大胡子连忙凑上前去,好像与那男人耳语交流了一番。    看那大胡子对他的态度,显然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就是他们这伙强盗的首领了。    “谁是郭祺?”随后,大胡子马鞭一指众人,中气十足的声音自高处传来。    那锦帽貂裘的男人,一双琥珀色的眼有意无意地停留,正好对上了蓝婧的眼。    虽然只有一瞬,但足够她颤抖好久,最后竟是在青衫公子伸向背后来的手掌中寻到了一丝安慰。    “哼,再不说,通通杀光。”大胡子大声一喝,瞬间又结果了一个刀下魂。    “不不不,不是我,”明晃晃的刀尖下滴落着鲜红的液体,吓煞了瘫软在地的男子。刀口猛一向下,那跪地求饶的男子反手一伸,惊呼:“他,他,在那边。”    强盗们一个一个安静地肃立在一旁,仿佛眼前的流血事件不曾发生一般。只有那双冷眼缓缓移过来。蓝婧骇然,忽然意识到他们要寻找的人多半就是正护着自己的这个青衫公子了。    “不错,我就是郭祺,也是商队的头领。”    蓝婧乍惊,迈出去的竟是吉祥。    “我们只是小本经营的商贾,这趟是要去云州的,还望各位好汉放行。”吉祥略一施礼。    “呵呵,行商?”大胡子攸然转,坐在马上居高临下,语带讥诮道:“工部员外郎为何要弃官从商啊?”    蓝婧闻之一愣,悄悄瞅了一眼护着她,却垂首不语的青衫公子。看来这一幕早在他们预料之中,只是不知他们之间究竟有何纠葛。她靠了靠近青衫公子,躲在他后屏息凝神,静观其变。    问了这句之后,大胡子饶有兴趣地盯着吉祥左瞧右瞧,哈哈大笑道:“据闻员外郎貌比潘安,连宋国公主也动,甘愿下嫁。啧啧,宋国人的眼光果然不同凡响,啊哈哈哈——”言语间无不鄙夷和嘲讽。    “郭祺已是一介布衣,毫无用处。不过,既然你们要寻的人是我,但请放过他们,我跟你们走就是了。”吉祥环顾四周,因怒和羞憋红了脸,却强行忍下,道,“他们都是老实无辜的行商之人,家里还有妻儿老小,还望好汉放他们一条生路。”    大胡子啐道:“老子想杀便杀,一个阶下囚,岂有你说话的份。”说话同时,马儿一动,那朴刀又扬起。    这时,琥珀眼睛的首领一声冷笑,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乌金鞭,啪嗒一下打飞了大胡子的朴刀。    眼见那尖刀口顺势改变了方向,直直从吉祥耳侧擦过,避过了一险。但只那一瞬,吉祥像是想来了什么重要的事,猛然转。    刀影一晃,蓝婧大喝,立刻推开青衫公子。同一时间,吉祥也飞扑过来,正好将她牢牢压在沙漠中。    两人对视一眼。再站起,只见青衫公子已经落入敌人之手,皱着眉抿着唇,却不显惧怕。    “少爷——”吉祥气急,拔起那柄朴刀,腾地冲过去。那乌金鞭挥将下来,朴刀瞬间折成了两段,落在沙中的一截铮铮悲鸣。    “好一个忠心的奴才。”    俘虏大多听不清话语的内容,但飘出的清冷声音,含着威严。    手持乌金鞭的男人轻笑,那双冰似的眼眸,穿过怒火攻心的吉祥,最后将目光停落在刚刚爬起来的蓝婧上。半眯着,意味深长地盯着她。    盯得她浑发寒——居然是在这浪滚滚的沙漠中!    男人收敛笑容,调转马头,一行人立即驰马而去,与方才来时一般,气势如虹,扬起尘沙无数。    “只留这三个人!”大胡子高声一喝,随后转过头狠狠地瞪着吉祥,下令道,“带走!”    冷冷的话音刚落下,蓝婧就被大胡子抢先拦腰提了起来,挂在他的肩膀上,容不得她反抗。    “放我下来!”蓝婧本能地挣扎,刚一抬眸,满脸胡子的男人狠狠一瞪,她剩下的呼救只好暂时咽回肚子里。    哀号之声渐渐远离,蓝婧的脑袋却越来越清晰。这些强盗虽然抢了郭祺的货物,但言谈举止颇为怪异,总觉得少了山野之流鄙陋的气息,反而有种说不清的气势。    他们是谁?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哦哦】

重要声明:小说《猎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