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花钱柳夏,谁主**?

    动脉几个人踉跄着形沿着扶梯径直略过三楼上四楼。四楼梯口与众不同的有两名橙衣女刀客。见了苗家二宝恭唤了声:“见过尊者。”态度之谦卑是发自内心的。

    龙逸诧异。暗忖:苗家二宝到底是何等份?年纪不大,频于八级武者,神教尊者。离都城郡主内卫?还有语无伦语,章法不乱。

    木梯三拐宛延而上几十阶。中途又共遇六史武者,依次为橙,黄,绿衣,五六七级后天武者。护丁如此,牌场果然够大。上得四楼,豁然开郎。立马有女婢迎过。

    整个四楼视野开阔,仿如平地。

    轩内左右各摆流水席,美味佳瑶遍枕狼籍。有十余位青年才俊或者是纨跨子弟在划拳喝酒令。美女作陪,侍卫耸立。

    中间锦帕铺就,兰秋菊,富丽堂皇。大气磅礴却又不失锦绣温馨。后有屏风,屏风上山水作画,清雅秀丽。

    屏风边有女抚琴,有女鼓瑟,琴瑟相交,把一幅委靡气息演绎得淋漓尽致。

    “额,那不是苗氏双雄吗,来,来,晚到一步,罚酒三杯。”左边流水席一锦衣公子站起来,举杯相迎。

    “原来是花少!”苗小宝步履蹒跚,摇摇堕。

    锦衣花少离席趋步上前道:“晚来一步,小宝兄可是错失了刚才的一场西大陆的钢管舞呐,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柳下蕙见了也会流口水啊。”

    苗家双宝,龙逸随意坐下。

    红木制成的流水席桌上菜式繁多。七荤八素,甜品点缀,鲜果拼盘紧凑满桌。

    “今花,钱,柳,夏四大公子齐聚,怕是有美人一笑勾魂,再笑倾城吧。”苗小宝倒不含糊,连饮三杯。醉眼迷蒙,小指头勾勾色色道。

    “额,小宝兄还真是豪爽利索,这一说倒勾起我的雅啦。今得吟诗作赋哈哈。”钱,柳,夏公子亦频频举杯,贼笑兮兮。

    大宝对龙逸传音道:“花钱柳夏四人乃离都主城四大附属城焚天城,名流城,巨鹿城,月照城长子。我们属主城内卫,得与他们保持距离。你在边上好好呆着,吃喝随你,别给我太切,自惹麻烦。”

    龙逸本来安逸的,听大宝一说,心里顿生反感,举起酒杯直敬花少。浅笑道:“恭敬不如从命,花少雅,便请先作表率,我等东施效颦。”

    花少杯酒尽欢,对龙逸投之一笑。对苗小宝道:“这位光头兄弟也是城主府新晋高干吗?”

    苗小宝嘻嘻道:“是少主伴高参。”

    龙逸大汗。这一顶帽子压得还真高。边天如果见到自己会不会一刀把自己劈成两截,或者说是,乱马分尸,或者烧,烤,煮,炸,喂狗?想想都不寒而栗。女人一旦心生恨意的爆怒,那种杀意比男人还要浓烈不知多少倍。

    殊不知花少对主城府中人素有拉拢之心。

    这却又不是龙逸所能知的。东大陆只有一个帝国,天朝拜金帝国。帝国下面分属十三个郡。每个郡管辖大大小小十余个城。郡是开国皇帝赏赐给战功显赫或皇亲世家的封地。封号为侯为王,封疆拓土,上贡尊皇。为了避免叛乱,王或侯需将长子送往皇城居住。封地内另设监军一职。持金刀有斩乱之权。为皇城掌军务,财务,警备大臣之子侄。三年一换。

    而离都城主边天傲却是世袭城主。他父亲边啸天人称紫衣侯,掌边关焚天,名流,巨鹿,月照四城之领地。

    而四城主为示忠心,依例亦把长子送往离都城居住。苗氏双雄隶属于离都城内卫军自然得与他们拉开些许距离。

    都城兵种分为内卫,拱卫,城防,督军四大块。内卫自然是类似于心腹精英护卫。拱卫分管城内治安。城防军主攻防。督军却是帝国下派执令军。

    花少直盯龙逸,双目开阖之间,精光流转,脸现猥琐之容道:“烟花之地,英雄本色。自然得以色为娱,自古风流出年少,到了此地还装君子,那就是虚伪啦。小弟就先开头致辞啦。”

    苗家二兄弟若只是区区两名内卫指挥使之流也用不着他们四大城主之长子如此看重。他们还有另外一层份——神教“尊者”。苗小宝贼笑道:“洗了耳朵静听啦。”余众推堆助盏,大乐酒兴。

    “红楼不觉晓,处处闻妞叫,夜来板声,姑娘变大嫂。”焚天,名流,巨鹿,月照城花少吟完,怡然自得。

    龙逸大汗,晓化作解。此子果是天纵色才,作晓的孟浩然听了不知道会不会哭笑不得。等下,龙逸又迷糊了。这究竟什么哪个异度空间。闻所未闻的玄功,东大陆,这个完全是脑袋里是空白的。但他们的诗词什么的好像又蛮精通的啊。费解。

    名流城钱少一笑露出满嘴金牙道:“花少果然是吟得一首好诗啊!”

    焚天城花少笑虐道:“钱少才是得一手好湿啊!你看,那妞都喘连连啦!”

    众人注目一视,名流城钱少边上那女子确实脸现红潮,不由的,相视大笑。

    名流城钱少倒不窘迫,脸现龌龊之容,伸出嫩手道:“我的手很干净喔!本少就讲个笑话,把气氛搞得更活跃点!”

    哄然叫好。这些世家子弟精于交际,迷于。早就是个中高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边上有座。。”名流城钱少开讲了。

    “等等,钱兄可不要拿个庙里有个小和尚和老和尚,有一天,小和尚缠着老和尚要给他讲故事,于是老和尚就讲到,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和老和尚,有一天小和尚缠着老和尚给他讲故事。。。来糊弄大家哦!那就太老啦!”苗小宝嘴里吐话如珠,促狭道。

    众人爆笑。

    其实苗小宝暗暗把名流城钱少比作老和尚,正偷着乐呢。

    名流城钱少脸一下子红啦作色道:“当然,,,,不是啦。我岂是那么无趣的人。怎么敢戏耍诸位好朋友呢?”

    苗小宝掏了掏耳朵,作鬼脸道:“好啦,为示尊敬和打断了钱少的精彩述说。小宝把耳屎都掏干净认认真真的听。”当真手起鼓捣。

    名流城钱少笑骂道:“切,言归正传。从前,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庙边上有座尼姑庵,尼姑庵内有个尼姑。有一天,和尚对着尼姑庵吟道:“白天没鸟事,晚上乌没事。”没想到,尼姑立马对和尚回道“白天空洞洞,晚上洞空空。”是夜,飞鸟洞中眠。

    YIN秽,我CAO,下流,极品,笑骂声不绝于耳。名流城钱少兴高采烈笑纳之。几杯浊酒下肚,搂着边上那女子是又咬又亲。

    轮到巨鹿城柳少了。

    “柳少乃书香门弟世家,其父为紫衣侯爷昔年智囊团首座,柳少可得把钱少的打压下去啊!你看他那个得瑟样!”苗小宝打趣道。

    巨鹿城柳少腼腆道:“小可讲个故事吧。权当助兴。话说,有个年轻的笨头笨脑小子接任管事,怕主上晚上有所召唤而瞌睡误事,便躲在主子寝宫下。早上被主子发现了,问,昨天你都听到些什么呀从实说来!”

    那新管事道:“小子忠于职守,都听到拉都听到啦,一更天到五更天都听得一清二楚,一字不漏。”

    主上没好气的说那你说。

    “一更天主上在赏画。”

    主上愕然。

    新主管回道:“主上说,让我看双峰秀。二更天主上在品食,吃的那是咂巴咂巴响啊。

    主上反问道:“怎么如此说。”

    新管事道:“让我来尝琼浆玉液,主母说让我吃火腿香肠。三更天主上估摸着怕是掉下啦。”

    主上急切道怎么这样说。

    新管事说,只听主母说,快上来啊。不是掉下去了是什么,但我又没看到主上掉下啊,好怪哦。四更天估量主母肚子还是饿。老听主母叫唤,我要我要,快点快点。主上没出声吩咐,我不敢去拿,怕扰了兴致。

    主上快崩溃了,那五更天呢。

    五更天主上闲雅致在下棋。

    主上想,这小子终于给自己台面下啦。

    新管事道:主母说,再来一炮再来一炮,不是在下棋是在干嘛。

    苗小福早已眼泪纵横,笑得趴了下来。“都说柳兄才华横溢,今果然不负重望!”

重要声明:小说《寂寞葬月之痞帝邪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