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夜宿红楼春外春(二)

    苗大宝嚷嚷道:“酒穿肠过,佛在心头坐。吃法再精细,还不是末了稀里哗啦灌溉花草树木。反正脱不了俗,磨矶什么。喂。丽娘我肚子在唱空城计了。快快整上东坡肘子,蚂蚁上树,猛龙过江,绝代双。”

    丽娘“哎哟”一声媚笑道:“饿坏大宝哥小舍可耽待不起呀!来呀,把爷刚点的酒菜赶紧优先武好整上来。”

    当下有婢女喏喏记下酒名菜谱奔下楼去了。

    “这是水淹七军吗。妈勒个蛋,怎么苍蝇也在水里玩泅水。”蓦地,一声暴喝如雷轰鸣炸响在二楼。

    众人寻声望去,邻桌一名尖额白面表衫刀客面有怒色,立拍桌。

    就近一女婢急切奔过。俯瞄向莹然翡翠瓷碗。翠滴滴道;“爷,今下之气候夏暮秋初,苍蝇很少啦,这不是苍蝇,是蜘蛛!”

    白面青衫刀客顾盼左右,放肆大笑。倏尔道:“是不是还叫免费赠送的野味呢?”

    楼上众食客亦附和哄笑。唯恐不乱。

    丽娘脸色一沉,对苗家双宝欠道:“诸位爷慢用,少陪!”趋步到白面青衫刀客桌前。使筷夹起瓷砖汤内黑斑物什,端祥少许。温言巧笑道:“爷,这只是锅底芭而已,呆会重罚掌勺的传菜的,另备美酒三坛赔罪问好!”

    白面青衫刀客双手环,嘻笑道:“我看到的是什么,难道我玉面郎君有眼无珠?你说是锅底芭,成呀。叫人吃啦我照样买单!”

    “小,张嘴。丽娘语气一沉,夹起黑斑物什朝小嘴边递去。

    女婢小面有难色,闻言缓缓张开樱桃小嘴,谁叫自己嘴笨,开始不说是锅底芭,说什么蜘蛛吗。诚实的孩子伤不起啊。

    玉面郎君仄笑道:“想毁尸灭迹,未免也太小瞧申某了吧。”左手拾起一双筷,出筷如风,前刺左切,双筷一合。

    丽娘眸中闪过一道冷芒,筷尖往后一抖,黑斑物什朝后抛飞,左手如风驰电掣般屈指轻弹,嗖的一声那黑斑物什刹那飞进小口腔。

    小只觉舌苔一麻,喉头一骨碌口水一涌,黑斑物什咽然而下。

    玉面郎君愕然,他没想到丽娘手如此之迅猛。一个红楼女领班而已,众目睽睽脸面太过不去了。

    丽娘见不雅之物已毁,作笑道:“今这一顿就权当奴家作东,烈酒三坛,给爷漱口滋润下啦!”

    玉面郎君笑而怒极,从腰上解下一皮囊,砸的桌子砰砰作响。“难道我还缺这几个小钱。店大欺客,传出去如中天的红楼也会落人话柄吧。”

    丽娘不蔓不枝媚笑道:“一看爷就是豪迈海量之人,得,奴家再方便则个,爷随意从二楼选个当红姑娘。”

    众食客一阵唏嘘之声。

    “这家伙赚大了。红楼就是财大气粗,一只蜘蛛,赔了饭局,陪了酒,还赔当红姑娘。”食客A君称羡。

    “哎,伟大的自由之神啊,也赐下一只苍蝇到我汤里吧。让我也吃回白食,再酒足饭饱来个一夜七次啊。。”食客B君YY中。

    “哎,你就吹吧。就凭你这瘦不拉叽的材不给那些姑娘啃了就得啦,还想发威。。。”食客C君打趣。

    “哎,别乱扯啦,呆会一个不好打起来别被红楼护卫扔到外面脱了裤子睡大街。。。

    玉面郎君听到那些YY不置于否,冷道:“我不要二楼的庸肢俗粉。”

    丽娘笑容僵了。

    玉面郎君顿顿道“|我要一张三楼的入场卷。”

    丽娘粉黛顿颜色。

    龙逸瞧的出奇,貌似新手怯怯问:“丽娘的脸方才还是阳白雪,怎么那某某君一说要三楼入场卷一下子云密布。”

    苗小宝笑道:“等着看好戏吧。这傻小子分明欠抽。”

重要声明:小说《寂寞葬月之痞帝邪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