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苗家双匪

    近得岸前,芦苇万千。脱了上衣拧干水渍,搭在芦苇上风干。下行装倒不敢卸下,又怕人见了叫色狼。

    此时天现红霞,晚风瑟瑟。芦苇随风频频弯腰颔首。细细萃萃之声,此起彼呼。

    龙逸想想这几天遭遇,哭无泪,想笑无声。穿越了吗?貌似如是。究竟是怎么没事?边天骄呢?她是否会自杀?但依她之烈加顽,不杀自己岂会自杀,尤是心安。边天说她是古离都城主之女,古代,某个朝代某个城?古离都,闻所未闻之。千头万绪,似一江秋水来袭,浑浑噩噩。自嘲一笑,就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全新生活吧。轻拂芦苇,衣物一时半会也干不了,搭在肩上用体温去烘干罢。

    芦苇无边应有涯,人烟罕至亦可寻。当务之急,还是确认今夕是何年。扫却心头繁琐,披上衣物,沿芦苇疏浅似有人踪路径闯去。

    少倾,蓦然传来几声叱声:“小和尚,站住,不许动!”

    倏地,劲风扑,人影纷飞。龙逸形一顿,暗自警觉。

    一青衫,一黑褂,两个人仿若凭空冒出。

    青衫者,高七尺且瘦如竿。面部表兀如霜侵面。黑褂者,矮不足四尺而胖若圆球,贼笑兮兮,形如欢喜弥佛笑口大开,意如醉眼闯红楼。令人诧异的是,形体魄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人五官却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龙逸小心打量着两人。估摸着年纪应当也与自己相差无几。

    高瘦之人冷冷开场:“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从此地过,留下买路钱。”

    龙逸郁闷,芦苇榛榛如斯亦藏有匪,开场白还是站住,不许动。这个世道有点乱。

    矮胖之人白了高瘦者一眼,笑吟吟道:“大宝,你一开口失误颇多。第一,百里泽这地方隶属古离都城。你不是城主他女婿,怎敢划地封王,被有心人听到,这是大逆不道的。说,大宝,是不是对骄少主存有非分之想。其二,曾有人指鹿为马,今你居然指芦苇为树?

    高瘦之人被称为大宝者冷哼一声道:“少主岂是我等能够相匹配的?先前的术语是借鉴绿林前辈的,何错之有,小宝你不要见缝插针。”

    矮胖之小宝笑嘻嘻道:“打劫的口号也要创新嘛。四肢简单,头脑更简单。”

    高瘦之大宝冷然:“我只信武力决定一切。”

    龙逸暗忖:第一次碰到打劫的,而且是还没打劫两个人就吵起来的。吵嘴还好,问题是还那么窝心。

    矮胖之小宝猛地前膝一屈,形一跄踉,半卧于龙逸正前方,蓦地从怀里掏出把雪亮菜刀,脸现哀容,可怜兮兮道:“打发点吧兄弟,我上有18岁老母亲,下有80岁痴儿,穷得都揭不开锅了,就只剩下这把菜刀了。”话毕,菜刀连削带砍舞弄三下。

    龙逸彻底无语。摆手,又合手掌道:“两位大哥,我也只是化缘为生啊。大侠何必为难小和尚。”

    矮胖之小宝心中讶然,卧下之际,菜刀连攻三刀,刀刀泛光,却刀刀为虚,如若龙逸以攻带守或以退为守,则大宝随后飞袭来,自己则攻他下盘,令其上下应接不暇,无还手之力。必胜无疑。两人对敌之时依此路百试百爽。而今他不动如钟,虚招与后招则无用武之地。此子要不艺高人胆大或根本就不懂招式凶险。可看他肌腱硬扎,像是练家子。心中已是闪现犹豫。龙逸却尚不自知。

    当下打个哈哈。一个锂鱼打刀具藏,小宝调侃道:“光头兄肌凹凸有型,手上功夫应也不赖,嘴里功夫却是一流啊!”

    一阵恍惚,脸皮厚如龙逸者也不面色一窘,船上的事他俩未必知晓,难道他们就是边天骄所说的他爹派的狗皮膏药苗家双宝?即然他们在某个地方窥视,为什么那时不而出呢?而偏偏一路追来,不得其解。刚两个来时若清风徐来,不动声色,武功怕是深不可测。

    灵光一闪,作色道:“久仰苗氏双雄大名,如雷灌耳。今一见,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武艺绝伦,盛名之下,果无虚士啊。”

    苗小宝“呀”然失色,笑颜道:“你居然。。。也。。。。久仰我兄弟俩大名?语声一转,洋洋自得道:也是,我等功力早已通玄,达到武尊境界,放眼东大陆,同辈中人,鲜有敌手。”低声喃喃,除了那些老不死的。

    龙逸正色道:“小子很是仰慕,只是一直无缘会面不敢高攀。”

    冷言讽语霜面如苗大宝亦现之一抹轻笑道:“既然你久闻咱鼎鼎大名,我也不好欺侮于你,先让你三招,一柱香之内,你在我出手之后仍能屹立不倒,就算你赢。别说喝杯白酒,交个朋友;就是要我苗大宝叫你大哥也成。”

    龙逸讪笑道:“折煞小子了!”千拍万拍,马不穿。穿得再叨,一砖摞倒。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何况还是超级蛋白质。

    “废话少说,我向来说话算话。”当是时苗大宝迈腿屈膝,左掌朝内,右掌向下,起手式摆了个守势“来罢,出招”。

    龙逸双手怀抱,立如苍松,笑吟吟道:“大宝哥,承蒙让招。这一场我赢定了。”

    苗大宝气急,恼成怒道:“光头佬口气不小,来,手下见真章。”左腿轻扫,右掌上扬,蓄势待发。

    龙逸笑容满面道:“大宝哥英雄年少,一言九鼎,方才承惠,说让我三招。实在客气,小子如果推让,那实在无理。在一柱香之内,我要是不进招,那么大宝兄岂不是——?”言下之意却不说也知。

    苗大宝大汗涔涔,“我——我——,却也无言以对。罢了罢了,”形一顿,招式一收。“怕是输了。”脸现失落。

    龙逸揖手道:“承让承让。”

    “哇,好一招举案齐眉。”苗小宝突插口嚷道。

    “什么?”龙逸及苗大宝俱是一愣异口同声道。

    “哇,好厉害的一招狮子吼啊。”苗小宝脸上惊恐作色,双手捂耳。龙逸突的明了,敢苗小宝也以赖道还于自。方才自已揖手谓之举案齐眉,扭头发问什么称之为狮子吼。当下噤声盘膝坐下。他可不想向大宝讨教一二,不死也要脱层皮。苗大宝当下脸上一片茫然不知所措,围着龙逸周遭绕行两圈,仍是百思不得其解。啧啧叫怪。

    苗小宝却一脸兴味盎然。笑呵呵道:“痴如大宝者,还道武力至上,却是莽夫一个,脑筋错乱,口无遮拦,自掘坟墓,大败亏输。”

    龙逸连笑也不敢笑,大气也不敢出。一抹冷汗自脊梁渗出缓缓下流。看来,苗小宝比大宝难对会多了。管他,先熬完一局再说。

    “单是武斗未免乏味,小宝恳求与光头兄一起活络下脑筋。”脸上赤诚,口里亲

    龙逸谈笑道:“请说,如何玩法?”躲是躲不过。如果命运要强暴你,你反抗不了,垂死挣扎徒增痛楚还不如闭上眼睛好好享受。

    “活络脑筋,自然玩的是脑力活,每人轮着出一题,假如我出一道,你在一柱香之内答不出:你出题,我答对了,则我赢。反之同上。如果都没答出,平局,再继续出题,只到分出胜负为止。可好?”苗小宝话如炒豆蹦闪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寂寞葬月之痞帝邪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