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杀手之王

    F新社头条:2022年1月13,F国财团首脑商业巨头罗伯特参加高级酒会遇刺,左眼中弹,贯透后脑,当场毙命。

    M新社头条:2022年2月13,M国黑手党大佬约翰逊拉斯维加夫赌船上WC中遭袭,其与四大保镖悉数惨遭“割喉礼”。

    DJ报头条:2022年3月13,R国首相小泉三郎参拜靖国神社,忽晴天霹雳一道闪电袭过,醐醍灌顶般霍然倒毙。小泉君成为有始以来第一个参拜靖国神社而得到老天有眼的举世笑谈。

    接连十月,十余个世界享有声誉或政权或黑帮首脑风云人物均左眼被灭杀,基地组织,圣站联盟,奥姆真理教,红色旅,纷纷表示对事件负责。M国FBI,中国上海组织四国反恐联盟调查先后声明:此乃雇佣兵杀手之王所为。为减少各界高层组织恐慌,建议加强保障人安全的同时,全球范围打击恐怖势力,国际刑警追缉杀手之王。提供线索者,赏金数十万美元,直接逮杀者,赏金百万美元。国际黑市上估价更高,暗流汹涌。一时间,世界范围反恐活军事活动轰轰烈烈.可杀手之王,还是来无踪去无影.仿若在天罗地网中穿梭自由的一尾鱼,毫发无伤。迄今为止,谁也不知道他的国籍,年龄,体型。神秘如斯。

    第一章月黑风高

    EMAIL邮件的一声轻咛,弹出界面:

    地点:M国A州B市C红灯区D座别墅。

    时间:2022年11月13。(杀手之王的规矩每月11号执行任务)

    主角:科学怪物琼斯教授。(附图像)

    定金:2000万美金。(注:已分批打入十个不同国藉帐号)

    落款人:龙首2022年11月1

    OH,MYGOD!我现在在桂林泡温泉呢。喃喃几声,一只肌紧札的胳膊轻轻推开防水型笔记本电脑。池内雾迷蒙,气泡盈然。双臂舒张,埋首倾,倏尔间瞥见,后背描有一条色彩斑斓之张牙舞爪金龙,许许如生腾空而起。水波轻折,人已伏水。

    B市C红灯区。贫富阶级的区别在此一览无遗。左边高楼林立,此起彼呼。广告铺天卷地,黑夜如同白昼,更添赤橙黄绿青蓝紫。车如流水,人如海潮,浪浪接涌。右边却是贫民窟遍立,垃圾累累,某个巷子口,数个浓妆艳抹的WOMAN在露体卖笑招揽着生意。更多的黑人蜷缩在家里等待着明天早上领救济餐。苟且挣扎在贫苦生死线上。

    D座警卫室从铁门内晃出一肥沃躯。

    “喂,汤姆,我去对面嘘嘘!”

    “SHAT!你个杂碎,每天这个时候都尿急,是不是肾亏!”警卫室传一打趣声音。

    “白天还和一黑妞来了七次,下面胀得很!”胖护卫大腹便便的肚子。

    “你个杂碎就吹吧。小心丛林里钻出个傻大熊,一巴掌把你小弟拍个粉碎。”警卫室内的人继续打趣。

    “狗的别诅咒我,今天十三号!”胖护卫猛一回首,低声骂道。

    “OKOK,有事CALL我。”警卫室止住了暴笑。胖护卫按了按耸拉在肩上的对讲机,道:“一切正常,一切正常!”悠哉悠哉的驶过马路,避开昏黄的路灯,拐进了一片丛林。一阵摸索,拉开了链条。抖动着子,哼着不知名小调。。

    树影摇曳,暗黑吞噬着寂静。

    轻轻划过一道冷芒,胖护卫双目骇然,单手挣扎着碰上了对讲机,随即无力下扬。

    “是否有况,贾思德,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对讲机里传来急切呼唤。

    几秒后,几声惬意非凡的口哨声和一连串某物滴哒在灌木从中的淅淅沥沥传到了他耳畔。“SHAT!”对讲机里传来几声低沉咒骂。

    少倾,从密林里钻出护卫影,他整了整衣服领,压低了帽檐。

    "贾思德"进去的时候,汤姆还在警卫室搭拉着腿,眯缝着眼,悠闲的吞云吐雾。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了一抹冷笑,一双黑漆漆冷芒及自己喉间的血在迸溅。

    很大的美式分格庭院,棵棵红栎树姹紫嫣红的枝叶覆盖了大半个庭院。青草如茵。庭院中央假山伴水池,碧水悠悠;盆栽围绕,落英缤纷。仰首望望高达四五米高的红栎树,轻轻抚摸着树干。他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呼出。披着一同样的皮以借火的名义解决了大厅外全幅武装的两名护卫。轻轻推开质地为玻璃的门却颇有重量,(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一束白光寻迹而来,护卫滚而入,掏枪立,一气呵成。玻璃门也缓缓厚实的紧闭。“尊敬的杀手之王先生,欢迎您的到来。”一声爽郎的笑声,来自楼中楼的中央。

    室内布置单调,天花板上吊满了大大小小的盏灯。光束白炽。楼上楼下站满了十数个黑衣黑裤面戴黑罩手拿冲锋枪背负刀剑的护卫。除了一白大褂的琼斯教授。一切诡异。

    好像自己的到来别人早就有所准备,瓮中捉鳖也不过如此。被人出卖了?还是这根本就是圈?不祥的感觉掠过心头。

    “如果龙逸先生不想成为靶子的话,请先不要开枪,我的左眼视力不太好,受不起枪击。教授轻笑,可以让你先看看几样东西。”

    红心点点密集的围在周,杀手之王无奈弃枪。暗付:龙逸先生,看来他们连我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了。两个黑衣护卫端枪近指着龙逸头颅。

    琼斯教授双掌轻击,未几,两个护卫扶持着奄奄一息的着上的东方人来到了琼斯旁。东方人头无力深垂着,长头发乱成一团糟,半掩面容。膛上皮开绽。新的旧的刀划鞭伤,鲜血淋漓。

    “龙先生,其实你的到来。全是我的设计,从你来到此地的第一步,就已经完全落入我的监控。红栎上的某些树叶全是伪装,而且安装上了最新显微摄像头。”琼斯教授微笑。如诉家常里短般自然。另外,庭院周遭,每隔十米,就安装了人体能红外探测器。只要有人在接收范围活动时,探测器就输出报警信号。这里不是谁想进就进的地方。

    龙逸微耸双肩,浅笑道:“恭喜教授。那百万美元的赏金貌似教授志在必得了。”暗忖:此前三番四次的探查只怕早被洞悉。顺手搁置在红栎树上的定时液体炸弹只怕业已解除。

    “龙先生,钱,对于我来说,比纸巾还不如。琼斯教授从白大褂掏出一份纸巾,轻拭镜片。浅笑:至少纸巾能够擦嘴,而钱这肮脏的东西是不能的。忘了补充一点,付款2000万美金的主顾是我。”

    龙逸谈笑:“看来教授把自已当成鱼的饵了。”暗自一惊。

    教授大笑:“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舍不得孩子不着狼。把这位东方龙首先生弄醒,让他见见老朋友”。

    当即有人电棒触击,呻吟声起,龙首终于憔悴的睁开了双眸。

    “I’MSORRY。让龙先生见笑了,用水泼的话我怕弄脏地方,因为我有洁癖。所以只好用电击,电流不是很大。电不死人的。况且龙首先生的抵抗能力简直不像个人,红酒兑三十多颗量的镇静剂,还弄残了我18个下属。”教授微笑,顿顿道:“不过也差不多要去见鬼了。东方人龙首先生,法国末雇佣军团一员。最大的成就就是发现了非洲武装童子军的11岁天才阻击手龙逸先生。铁血训练7年,练就了如今震惊世界的杀手之王。嗯。先把龙首先生吊起来,让龙先生好解思念之.”

    啊。龙首痛苦的嘶嘶作吼,脸部一阵抽搐狰狞。曾几何时一头飘逸长发一团狼籍。两护卫把默罕抛下,半悬于楼。龙逸双眼立马一片朦胧。

    “哦,忘了告诉龙先生,放心,摔不死的,我精心设计了一铁勾勾勒在他龙突骨肋上,没那么容易断的!教授漫不经心的说道。

    “为什么不让他死的痛快点!”龙逸呼吸有点急促。忍,一个杀手若想活得长久点,龙首的教诲仿若还在耳边。杀手守则:如陷绝地,唯忍与稳者至上。如果不是龙首的赎金及倾囊教授,或许自己早就死在了非洲那无休止的童子军武装冲突中。

    “哦,难道像我大哥那样,被你一枪打爆左眼,脑浆迸裂?那也叫痛快吗?教授惨笑,约翰逊我的大哥,虽然是同母异父。但也算只手遮天的人物吧。居然被你们这些宵小暗杀。”语气一顿,“当然,买家早就被我另叫杀手作掉了。龙先生,这楼中楼里的护卫全是我大哥的死士,为了你已经在我这等待了半年多了,中国有句话:最难忘怀的莫过于仇恨,最难熬的莫过于等待。”

    “龙仔,快逃。I’SORRY!我没能提前知会..你..这是..个圈。龙首大口的吸气,透及骨子里的痛楚已经让他无力呻吟。我相信..你可以..对付...这群。疯。子。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不.要..想着.....救我。以后,不要再做杀手,忘掉一切开心的活下去。”说罢两眼发直脖子发软头一偏去了。

    龙逸沉默。从16岁第一次接单杀人后就就学会了享受生活。因为杀手,过完了今天就不知道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出。

    他想起来了某年某月某个画面:古朴苍凉的庭院,

    一棵枝叶繁茂的撑天榕树。

    一抹夕阳西下的残血染天。

    龙首圪立如山,硬声道:“跟紧我的步伐,你将成为绝世杀手,一柄杀人利器,你可愿意,你可吃得苦!”

    少年稚嫩却坚毅的脸掷地有声道:“我能,我愿意!”

    龙首笑笑道:“从今往后你的代号就叫龙一,平时叫龙逸。你可有什么要求?”

    龙逸怯怯的迎向龙首那犀利如刀锋的双眸,腼腆中带有一丝期盼道:“我想成为一名有自己生命的绝世杀手!”

    龙首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双手负立,略有一丝惆怅道:“其实,杀手也有自己的生活,不单单只为了杀人,你可以把杀人当成工作,而生活才是人生。融入生活演好自己的角色,才可以更好的活着,而你必须为了能长久生活而慎怀。”他陷入了沉思。

    每杀一个BOSS级人物,每赚一大笔MONEY,龙逸都会去挥霍,挥金如土,也不足为过。龙首也给予他一定自由。龙逸上了刘德华演的某个杀手那种感觉,跟女孩子浪漫的在咖啡厅幽会然后从容不迫的去杀人,尔后悠然自得的回来继续约会。还笑称说我的职业是杀手,我刚刚去杀了个目标。

    他周游世界,中国桂林泡过澡,杭州西湖泛过舟,美国拉斯维加夫赌过钱,法国艾菲尔铁塔上泡过MM,澳大利亚骑过马,本富士山葬过花........给服务员小费就是几万,扔给乞丐就是一叠MONEY,也捐过钱给贫困的农民.,更拿钱砸过小流氓............很享受那种感觉。不杀人的时候,没人会觉得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不明内的会以为他是个典型的富二代纨侉子弟。

    琼斯教授拍手,打断了他的记片断。“让我们为英雄默哀吧。地狱之门在向他敞开”当真俯首祷告。“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龙先生看来还没到伤心时分啊。是不是强忍着?我以信徒的人道主义劝慰您:不哭出来容易生病的。但是如果哭出来,明天所有的报社:法新社,美新社,路一社头条是:杀手之王的眼泪。哈哈哈哈。。”

    敌人最嚣张的时候就是守护最薄弱的时候。杀手守则如是说。刚刚失神了,如果有人突施杀手,怕是现在早就跟龙首黄泉路上作伴了。

重要声明:小说《寂寞葬月之痞帝邪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