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改变策略

    “龟苓膏。你请我吃龟苓膏吧!”李凤果断地应道。    李凤的选择,明显已经超出了何飞雨的想象,不过这东西也不错,不但能降火解毒,润燥护肤,据说,还可润肺止咳、滋补肾、消除暗疮,防止肤质老化及便秘,能促进新陈谢,提升人体免疫力,是现代人不可或缺之养生圣品。不过这些都是建立在正品上的货物,像这些凉茶店卖的次货,顶多也就是降下火,解下暑的功效吧!    “到哪家吃,你定吧!”在桥镇,除了螺蛳粉以外,最多的就是凉茶店,何飞雨并不是熟客,所以也不了解哪边的好吃一点。    “就政府门口那家吧,我觉得还蛮可以的。”李凤毫不犹豫地说道。    对于何飞雨来说,哪家都不重要,因为他清楚,这些都是山寨品,哪都一样,区别只在于你去惯哪家吃罢了。    回来的路上,太阳已经升到半边天,沐着阳光,他们就像两个恋人一样,在小巷里漫步而归,谁也没有说话,仿佛时间已经在此刻停止了一般。人总是这样,当你无拘无束的时候,什么话都敢说,可当你沉淀于某种状态时,嘴里就像含住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到了政府路,远远就能看到街道两旁开着数家凉茶店,特色基本一样,主要还是靠拉熟客为生。由于上午刚开张不久的原故,并没有几个客人,李凤像往常一样,大老远的就笑喊着“老板娘”,感觉整条街道的人都认识一样,就算只是路过不吃,也会向小店的老板打声招呼。那种平易近人的格,确实会让人产生丝丝暖意。    报了两份龟苓膏,两人随便就找了一张桌椅坐下,静静地等候着佳品的到来。    四月的天,风阵阵,让人有种清新透凉的感觉,特别适合舒解心。听着在枝头上唧唧喳喳的鸟鸣声,满心的喜悦与欢欣,本来心里想说的话很多很多,想表达的东西也很多很多,惬意的是感觉,是心,是开朗的绪。但面对这个似的人,却是让何飞雨感到有些紧张,僵硬的局面依旧持续不减,李凤也因为他的急速变化而受到感染,变得沉默无语。以前何飞雨不是这样的,但自从打定注意实施计划后,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总感觉,那种违心的事,难以说出口。    追一个人,真的要表白吗?不一定,只要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有了话题,自然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一个传统的人,对于,总是慢的。要是你急于求成,说不定,还会吓走了人家。但表白了,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这也不一定,如果两人都到了一个相知,相熟,相依的地步,这就能给人进一步的发展,直奔相。    “我说,你今天真的很怪耶,就算昨晚没睡好,也不用这样吧!总感觉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李凤想了许久,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呵呵,或许吧!好了,龟菱膏来了,吃东西吧。”何飞雨勉强地笑了两声,躲避着她的目眼,开始埋头入食起来。    “什么叫或许,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要不然,我就走了,让你一个人呆在这吃个够。”李凤嘟起小嘴,顾作生气地说道。    “我亲戚来了。”何飞雨抬眼看了她一下,故弄玄虚道。    “亲戚?不会是你老婆吧!”李凤以怀疑的眼光注视着他道。    “是我老婆就好了,可惜,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呢。”何飞雨特意把这些信息发出去,让她好知道自己还是个单。    “那是谁啊?不会是你老爸老妈吧!”李凤猜测道。    “是我小姨。”何飞雨低着头,徐徐道。    “小姨?”李凤放下碗勺惊奇道。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小(大)姨妈。”何飞雨面不改色地说道。他的样子从容不迫,确实让人能以想象得到他是在开玩笑。    “小姨妈?”李凤顿了一下,才缓过神来,有点生气地说道:“喂,我是跟你说正经的,别老拿这些东西开玩笑好不好。”    “呵呵,逗你一下啦。时间也不早了,快吃,等下被经理知道,我就死翘翘了。”何飞雨担心道。    不知为何,经过刚刚那玩笑之后,何飞雨感到这样还比较自然一点,或许,这样下去会好一点吧!管它追不追的,反正能让她对自己产生好感就行了。到时候,还怕得不到报吗?    细心想了一下,何飞雨决定改变策略,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反正自己尽力了,他们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大街上,过往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也是超市开始忙呼的时候,回到电脑房,庞彬已经坐在了那里,和料想中的一样,这次又被说了。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啊,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最忙的吗?”庞彬盘问了一句,接着又说道,“你的任务只是送她到银行而已,没必要久留,以后多注意一点时间观念。”    “恩。”何飞雨也是无话可辩,只能点头应是。幸好这个经理是个利索的人,不会罗嗦;明白的,你总归会明白;不明白的,说一百遍也没有用。这就看你学不学聪明了。    例行检查,这是出纳每次存款必须执行的一件事。李凤回到财务室之后,应有会计合核,由于超市欠缺人手的缘故,这事就由唐小雅兼职包办了。    也不知道她们两人在上面聊些什么,唐小雅突然帮起何飞雨说起好话来,似乎是有意凑合这一对新人似的。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唐小雅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一句,弄得李凤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唐小雅,你今儿怎么那么多话说了,小心这鱼骨刺穿了你的喉咙。”说着,何飞雨夹过一块鱼腩,递了过去。其实在这个时候,何飞雨是最需要她的帮忙的,但为了让李凤避免这种尴尬的场面,也为了能站在和李凤同一的战线上,所以就故出此言来缓和一下气愤了。

重要声明:小说《面对爱真相告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