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一次被人牵手

    突然受到这种窝囊气,何飞雨的心也是不好受的,再怎么说,这些个问题终究不能怪在一个才来上班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新人上。要熟悉超市的工作,也要有个适应期的嘛,总不能说,刚出生的小孩就已经会走路了吧?不过何飞雨并没有把所有的责任推卸到别人的上,因为他总觉得这也是自己的一个责任之一,如果自己对这个行业再多了解一点,或者能力再强一点的话,这些事就不会发生在自己的上了。

    不过人心都长的,受到了这种委屈,不得不让何飞雨想起那个温暖的家,在那里,不管自己对错都好,起码有个人安慰一下,到了外地,没人会管你的死活,更没有人会理你的感受,因为每一个打工者都是行走在独立的平衡线上的。

    人,总是在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学会坚强,然后快速成长。不管前面的道路有多扭曲、多难走,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就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何飞雨也一样,虽然庞彬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但他此终还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把本职工作完善好,以便超市能正常运行。

    中午,吃过午饭后,何飞雨也没有休息就直接就下来工作了。经过一个早上的努力,他终于把李凤教的那几样东西学好,不过这只是收银系统里的冰山一角而已,要完全熟悉掌握,还得靠他自己慢慢摸索才行。

    得到管理员帐号后(上一代电脑员的),何飞雨就开始一个个功能摸索下去,然后自己再练习一下,看看成效,如果行得通,那他就记录下来,如果行不通,他再继续摸索下去,直到完善为止。

    “怎么样,对这收银软件了解得如何了?”王坚拿着一个包袱过来问道,看样子,他似乎要回北市去了。

    “还可以,李凤教的那些全学会了,现在正在研究别的功能怎么使用。”何飞雨说道。

    “恩,最好能把一些以前没用过的功能开发出来,其实这个软件还有很多功能没有用到的,只是他们都不会使用而已,希望你能冲破这个瓶颈,把那些功能开发出来。”王坚期待说道。

    “恩,尽我所能吧!”何飞雨点头应道。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请教一下庞经理,电脑方面也可以和其它店的电脑员互相交流一下。”王坚叮嘱了一句就离开了。

    “嘿,你说得到容易,这里十几项目录,每项目录少则十几种功能,多则几十种,你以为这是吃饭啊,那么容易。”何飞雨叹了一口气,接着继续研究后台的工作。

    一天的生活也算过得平淡,自从受了那窝囊气之后,何飞雨就一直呆在电脑房里勤奋学习,除了偶尔有一两个美眉过来查查价钱,和问其早上的事以外,基本没有什么人会到电脑房来。而对于那些过来打听消息的八卦婆,何飞雨也是避得便避,避不了就直接沉默无语,好让她们知难而退。

    “嘿,累死了,坐一下先。”李凤突然跑进电脑房,看她气喘喘的样子,好像刚打完仗回来一样。

    “怎么了?被人追杀啊?”何飞雨开玩笑道。

    “你才被人追杀呢。刚从银行回来,累死了。”李凤气喘喘地说道。

    “去银行?怪不得一下午不见人了,原来是跑外面去了啊。”何飞雨说道。

    “你以为我很想出去啊,在宿舍睡觉多好,免得担心受怕的。”李凤哼了一声,说道。

    “用得了那么夸张吗?你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还怕别人抢你那点钱不成?要是这样,谁还敢去银行啊。”何飞雨说道。

    听到何飞雨中间那句话,确实让人来气,李凤像打太极一样,话中有话地道:“是啊,我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也没什么钱,但人家看中的不是我,而是超市的金钥匙而已。”

    “金钥匙?”何飞雨不明白她口中的话语是啥意思,愕然道。

    “我是帮老板去存的钱,明白了吗。笨。”李凤在何飞雨的脑袋上点了点,气恼道。

    “哦,我明白了。保密,绝对保密。你当我没听到好了。”何飞雨举起双手,投降道。

    “这还差不多。几点了现在?”李凤休息了一下,问道。

    “五点,怎么了?”何飞雨一脸奇怪的表看着她问道。

    “死咯,我要上去吃饭了。你上不上去?”李凤忽然站了起来,看她的样子,好像赶着要投胎一样。

    “不是还没下班吗?怎么上啊?”看到她着急的样子,何飞雨却是不慌不忙地应道。

    “我是早晚班,没关系。你要上去也可以,反正现在是特殊时间,等下晚了,一大群人,昨晚你也看到了,上迟了,到时恐怕你连菜都没有得吃。”李凤好言相劝道。

    “这个啊……”何飞雨有些纠结了,他又不想被人说闲话,但上去迟了,确实又没饭菜吃,像昨晚,他也是不好意思地随便夹了一点菜送饭而已。

    “哎呀,你要想到什么时候啊,上去吧。”李凤看他左右为难的样子,一手拉住他,便往楼上跑。

    李凤那毫无拘束的格,再次让何飞雨傻了眼,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牵着手走呢,一下子,让他心跳加快了一倍,浑呼呼的,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到了楼上,何飞雨也是承受着不少的心理压力,要是让庞彬看到自己在这里,又会是个什么样的表呢?会不会因此而责骂自己?反正不管后续发展如果,何飞雨打心底里没有打算说出是李凤拉自己上来的,大不了不就是给他责怪一番。

    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何飞雨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拿起一个大众碗,清洗了一下,接着盛碗饭,三口两口往嘴里塞,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不时引来女女们的一阵笑哄声。

    “这年轻人就是新来的电脑员吧?”煮饭阿姨亲切地问道。

    “是啊,他那样子是不是啥呼呼的呢,阿姨。”李凤探头问道。

    “恩,吃饭的样子是有点啥呼呼的。”煮饭阿姨应道。

    到这,又是一阵笑哄声。

    “嘿,没办法,不想连累到某人,只好吃快点了。”何飞雨添了碗饭,吃完后就下去了,免得又被他们说自己是大食王。

重要声明:小说《面对爱真相告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