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父爱

    回到家,何飞雨此终没有把杨俭帮他准备好的一份心意送过去,只是躺在上回想着白天发生过的事。这个时候,他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之处了。换个角度来想想,大姐之所以会这样,也不单单是因为命相不合的问题。这得把事向后推一点点,如果当时她没被学生气到,或者没在查资料,自己又找一个好点的机会跟她好好谈谈的话,想必事也不会发生到这个僵硬的局面了。再回头想想,大姐当时说的话也并非完全是错的,以自己的能力确实是异想天开,而且家庭况也确实不许自己这样耗下去,只是她嘴不饶人,口快说了些胡话而已。如果自己再冷静一点,不冲动的话,说不定还可以避免很多纠纷。人,活在这个世道上就得这样啊!要不然,到了社会上事可不是少吃两顿就可以解决了的,说不准,哪天就因为这脾气给人砍死了。

    想着想着,何飞雨就这样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他发现放在饭桌上的宵夜已经不在那里了。他知道,肯定是何文静吃的。为什么那么肯定呢?因为她睡前,父母早已经睡觉了,这宵夜也不可能平白无故消失的。不过不要紧,因为这本来就是买给她的,只是两人依旧抱着仇人的心态,谁都没有放下面子主动和对方说话。

    事就这样拖到了晚上。原本想通的事,可是就在面子这个关卡里卡住了,何飞雨还是老样子,不管父母怎么叫,他都没有吃饭。其实他也有想过,事再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看到父母无奈的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但他就是搁不下面子。总不能装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就坐下来吃饭吧?他得找一个理由,一个自然而然的理由。

    “买给你的。”正在何飞雨寻思着找个什么理由顺其自然地坐下,和家人共进两餐时,他的好兄弟杨俭打包宵夜过来了。

    “嘿,奇怪了。这不像他一向以来的作风啊?按理说,他不可能连续两个晚上都主动请我吃宵夜的,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发工资。”何飞雨觉得事有蹊跷,背后肯定大有文章,于是质问了一句。

    “宵夜谁买的?”

    “我啊。”

    “你中彩了?”

    “没啊。”

    “那你怎么有钱买宵夜?”

    “你爸……”杨俭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赶紧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什么?”当何飞雨听到那两个字时,一下子冲昏了头脑,想都没想,便拿着那份宵夜跑到隔壁客厅,把它放到何源面前。

    “以后不要搞这些东西,我是不会吃的。”何飞雨生气地警告了一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给了你多少钱?”何飞雨接着又质问道。

    “二十。”

    “二十?二十能买五份炒粉了。值得吗?”何飞雨有些痴呆了,他非常清楚家里的经济状况,母亲不工作,自己也不工作,二姐刚踏入社会,大姐做家庭教师,一家人的开支全靠父亲一个人支撑着。

    “我是不是傻了?”何飞雨点上一根烟,傻傻地走到房门口,蹲在那。浮现在脑海里的,全是一些不生的画面。

    “我到底做了什么?父亲不就是好心,不忍看到你饿着肚子吗?难道这也有错?”何飞雨不断地责怪自己,他现在终于明白,昨晚杨俭为什么叫自己拿宵夜给何文静吃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父亲的精心安排,为的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女像个仇人一样。

    此时此刻,何飞雨有千百句忏悔话语挂在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见他眼泪淅沥哗啦地落了下来。回想起刚刚那一幕,也没顾及父亲的感受,竟然用那种口气和他说话,还把那盒充满了父的炒粉扔到他的面前,这是何等的不孝啊!不是有句古言是这么说的吗。若要子孝,先敬父母。想想自己所做的一切,以后自己的儿女能孝敬自己吗?要真是有那么一天,那也是自己现在不懂得做人。

    何飞雨悄悄地走到窗户旁,瞄了一下,发现父亲已经回到房间了,而那盒充满父的炒粉依旧放在原地没有动弹。可以想象得出,当时何源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内心是多么的疼痛与无奈。

    何飞雨自知没有资格再享有那份浓浓的意,只希望后不再令父母伤心就好,因为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孝敬了。

    次,何飞雨偷偷把母亲叫到了杂物房,问其父亲的事。何妈告诉他:“做为人父,遭到自己儿子这般对待,心里肯定不好受了。但儿子毕竟是儿子,没有教育好下一代也是自己的一个错失,并不全怪你。”

    听到母亲这么说,何飞雨心里更觉得对不起父亲了,只见他毫不犹豫地说道:“不,爸没错。他已经尽了父亲的责任了,只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太不懂事,老惹他不开心……”

    “嘿,父子俩哪有谁对谁错呢?这一切都只是一种心态,只要你以后懂事一点就行了。爸妈也不盼你能给多少家用,只希望你这辈子能平平安安的就好……”何妈真切地说道。

    “其实这个我都知道,要是你们是那种把钱看得很重要的人,老早就把我赶出去工作了。”何飞雨善解道。

    “你明白就好。对了,听你姐说,你这些年都是在画漫画,是真的吗?”何妈问道。

    “恩。”何飞雨现在也不想隐瞒了,经过了这两天的反思,他不想再为这些事而和家里人争吵,因为不值得。

    “有自己的理想并不是一件坏事,有什么好隐瞒的呢?如果你真为了这点事而和你姐翻脸我就真的看不起你了。男孩子要大度一点,这样才有大将的风范嘛。”

    “妈,很多事你不明白的啦。你都不知道她那天是怎么对我的……”

    “怎么对你了?把你吃掉不成?”

    “嘿,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好。你知道吗,那天我跟她说话,她理不理的,头也不回一下。还说什么‘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了解,是经过长年用真心去体会而累积下来的,她有必要说这种话吗?就好比老爸喜欢吃炖牛腩一样,难道也要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才知道?这不就是靠平常的观察而紧记在心的吗?而且他还说什么‘一个小学毕业的人,还学人家谈什么理想,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干。’你说,我能不气愤吗?最可恨的是,她还说我做白梦,而且还叫得杀猪那么大声,要是让人听到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何飞雨诉苦道。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姐,有什么不能好好商量呢?就算那天是她的错,但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肚子来赌气啊,这不是很傻吗?”何妈说道。

    “知道,问题是我咽不下那口气啊,再说,我只是想让她来认个错而已,谁知道她竟然那么倔强。”何飞雨解释道。

    “你还不了解你姐吗?以她的格是不会向你屈服的。再说,她说话是偏激了点,但有些话也是很有道理的啊!”何妈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开解道。

    “这个我明白。好了,不跟你说了,你洗你的衣服去吧!”

    “那你中午吃不吃饭?”

    “吃饭的事以后再说吧。”

    “真的不想再吃家里的饭了?”

    “说了以后再说,你忙你的吧!”

    “话说在前头,不是妈不疼你,如果你真的打算不再吃家里的饭,那你也不要再用我的东西了。不过你要想清楚,包括你在内,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何妈警告了一句,便回到后院忙去了。

    “嘿,你这不是明摆着我吗?明知道我是你生的。”何飞雨无奈地摇了摇头。当然,他也知道母亲这么做是为了他好,只是他心里还是有个疙瘩,解不开的结啊!

    “算拉,见一步走一步吧!”

重要声明:小说《面对爱真相告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