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纵奇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剑落星辰 书名:祖巫变
    “嗯,无殇,他就是你的师兄,落星辰了。”进了茅草屋之后,白衣老者伸手点了点屋内正在吃饭的俊逸青年。

    “哟!”俊逸青年伸出拿筷子的手对着叶无殇打了个招呼,表现出了极度的。转过头,俊逸青年对白衣老者笑道:“老头子,你总算是良心发现,知道家里的干不多,主动出去打猎来补贴家用了。”

    说完,俊逸青年扒了口饭,眯起眼睛,用一种审视伙食况的目光,上上下下,细细的打量起了叶无殇。

    “唉……”长长的叹了口气,白衣老者上前两步,一把捏住俊逸青年的后脖子,将他的脸摁进了饭碗之中。

    “你这个小兔崽子,第一次与师弟见面就吓唬他,麻烦你给点做师兄的样子好不好?”白衣老者摇头叹息道,一脸教徒不严的摸样。伸手指了指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叶无殇,白衣老者说道:“再说了,就算是要找伙食,我也不会找这么消瘦的。看看,还不够我们两顿吃呢。虽然说,看起来确实精细的。”

    “嗯啊……”从米饭中探出头来的落星辰怪叫一声,抹去脸上的米粒,往右跳出两步,指着白衣老者怒道:“老头子,你这个样子难道就像做师傅的样子吗?”

    “好了,别废话了,快点,去和无殇认识一下,过会儿我要给无殇贯通经脉。嗯,争取在吃晚饭前解决。”白衣老者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落星辰吩咐道:“所以,为了庆祝无殇的加入,今天伙食丰盛一点。”

    “哟!”落星辰笑眯眯的朝叶无殇扬了扬手,影一晃,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竟然瞬间便穿越了数米的空间,出现在了叶无殇的前。

    叶无殇心中一惊,本能的便想要后退,但却被落星辰轻轻按住。

    “无殇是吗?呵呵,我叫落星辰,是这个老不死的徒弟,以后我们就是难兄难弟了。”落星辰哈哈一笑,拍了拍叶无殇的肩膀,大笑道:“这个老头子可是个超级大变态,想要活下去,那只有比老头子更变态才行。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以后你自己就知道了。现在,就让老头子为你贯通经脉,打开你体里的宝藏吧。”

    “我体里的宝藏?”叶无殇惨然一笑,道:“我不过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而已,有什么宝藏?”

    “废人?啊哈哈哈……”

    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落星辰笑得前仰后合,停都停不下来。

    “报……抱歉,师弟你的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所以师兄我一时没忍住。”落星辰大笑道。

    叶无殇眉头一皱,他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一名二阶筋骨齐鸣的后天武者,想要成就三阶先天之境,必须要打通周经脉,引得那一缕与生俱来的先天之气入脑,滋养灵识,使之出体方可。”落星辰仿佛自顾自的说道,但叶无殇知道,落星辰是在为自己解释。

    “所以说,先天之气很是稀少,很珍贵的。很多打通了全经脉的二阶武者,就是因为先天之气不足,而无法灵识外放,成就三阶先天之境。这也就是为什么,三阶先天之境的强者,要几乎百名二阶强者才能出一名,如此稀有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落星辰讲述的东西与自己经脉堵塞有什么关系,但叶无殇却听得很是仔细,因为就冲落星辰刚刚那瞬间出现在自己前的那一手,他知道,落星辰绝对是个罕见的大高手!而这样的高手,绝不会无故放矢!

    果然,就在下一刻,落星辰的话风陡然一转。

    “然而……”落星辰拖长语调,将目光凝聚到了叶无殇的上,笑道:“无殇你体内的先天之气,可是浓郁到了堵塞住经脉的地步啊。”

    说着,落星辰啧啧嘴巴,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先天之气浓郁充沛到了这个地步,无殇你的天赋绝对是好到了逆天的地步。啧啧,不用修炼,估计只要无殇你能够把你体内的先天之气吸收掉一部分,你就能顺利踏足三阶先天之境,到哪里都算是一名响当当的高手了。”

    “堵塞住我经脉的就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先天之气吗?”叶无殇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此刻的他,正在消化着落星辰的话语,内心无比的震惊。

    无论是谁,从一名人人鄙夷的废人,一下子变成一名天赋好到逆天的绝世天才,这之间的高低相差,一定会让他失神好一阵子。

    突然间,失神的叶无殇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抬头看去,只见落星辰正在对自己微微一笑。

    “无殇,世人多愚昧。你的天赋,只有修为达到五阶级别的绝世强者,才能够凭借运用自如的灵识探知。宝珠蒙尘,这些年,你受苦了。”

    “师兄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将这么煽的话,想骗我眼泪吗?”

    “两个小兔崽子还没有废话完啊,知不知道为师等得很火大!”白衣老者怒声道,拍了拍桌子,伸手指着前的椅子,道:“无殇,过来坐这。”

    “嗯?”叶无殇一愣,道:“就在这里开始吗?”

    在叶无殇的印象中,运功什么的,都是要找个隐蔽的环境,准备好多东西才行。

    仿佛是看透了叶无殇的心中所想,白衣老者哈哈一笑,捋胡子道:“如果什么都和别人一样,怎么体现出为师精湛绝伦的修为,怎么表现出为师的与众不同,怎么展示出为师别具一格的风格!”

    “呃……”此时的叶无殇很想问一句,老头子你真的行吗?

    “啪啪——”白衣老者拍了拍椅子,不耐烦的道:“快点,早点解决吃晚饭,速战速决。”

    闻言,叶无殇深深的吸了口气,带着视死如归的气息,向着白衣老者那儿走去。

    “师傅,辛苦你了。”这一声师傅,叶无殇绝对是发自于内心。至于原因么,就连叶无殇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感谢白衣老者为他贯通经脉,还是因为担心白衣老者瞎来,而请求他手下留,有点医德。

重要声明:小说《祖巫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