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剑落星辰 书名:祖巫变
    “徐连信,你的意思是要我叶无殇替你们顶罪,接受处罚吗?”听完徐连礼话语的叶无殇,顿时不冷笑出声,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凝视着徐连礼,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叶无殇你会同意的!”徐连礼连忙说道,“叶无殇你到底不是我徐府直系子弟,根本无法学到真正精湛的功法。现在,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便将我徐府的上层秘籍传授于你。”

    “徐连礼,你忘记了吗?”叶无殇惨然一笑,自嘲道:“我叶无殇天生经脉堵塞,根本无法修炼。再高深的功法秘籍,在我手中也和废纸一样。”

    徐连礼一怔,他确实是被北极雪域珊瑚的事冲昏头脑了,竟然忘记了叶无殇无法修炼的事

    “那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们以前的不愉快便一笔勾销,化干戈为玉帛,如何?”徐连礼连忙说道。

    看到叶无殇依然不为所动,徐连礼咬了咬牙,道:“叶无殇,你若帮了我这一次,我徐连礼便欠你一份人后我决不推辞!”

    此时的徐连礼算计得很好,北极雪域珊瑚摔碎这件事,绝对不小。他现在只希望叶无殇能够答应顶罪,之后的事,呵呵,等叶无殇能够活下来在说吧。徐家的家法可是很严的!

    不过他也不想想,就连他这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贵公子都能想到的事,叶无殇从小便饱受人冷暖,世态炎凉,又岂能看不出来。倘若叶无殇真的是个猪脑子,又岂能安然活到现在!

    “叶无殇,我也求你了!”看到叶无殇依然不为所动,徐连信终于也放下架子,软言相求。

    “叶无殇,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针对你。求求你,帮我们这一个忙吧。”

    老实说,看见徐连礼和徐连信这两个平里高傲非常的家伙,低声下气,软言相求,确实十分解气。但叶无殇可不是什么耳根子软,被人哄两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笨蛋。大袖一扬,叶无殇冷声道:“此事不必多说,请回!”

    闻言,徐连礼和徐连信二人脸色猛然一变,就要发作。

    “叶无殇哥哥,你就帮帮我们这一次吧。”事至此,就连一向高傲的徐连缨也不敢再保持沉默,继续高傲了。只见她泪眼朦胧,雨打梨花的说道:“叶无殇哥哥,你知道连珞姐姐最疼我了,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你就帮我们这一次吧。”

    站在一旁徐连礼听到徐连缨的话语,眼眸豁然一亮,接着徐连缨的话语道:“徐连缨妹妹是连珞姐姐最疼的妹妹,如果她被惩罚的话,连珞姐姐一定会很伤心。叶无殇,就当是为了连珞姐姐,你就帮帮连缨吧。”

    叶无殇神一动,冷漠终于不在。没错,叶无殇他可以不考虑徐连礼和徐连信对他事后的报复,也可以不考虑徐连缨的感受。但徐连珞的感受,他却不能不考虑。

    叶无殇他不想看到徐连珞伤心!

    看到叶无殇的神终于松动,知道有戏的徐连礼张口言,便想趁打铁,准备说动叶无殇。

    “不用说了。”叶无殇伸手制止了徐连礼尚未出口的话语,淡然一笑,道:“我答应了。”

    “真的!”徐连信三人同时惊喜道,脸上充斥着解脱后的喜悦。

    “我从不食言。”叶无殇淡然道,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将这一切都记在了心中之后,叶无殇知道,这也许是最后一眼了。

    作为一个不能修炼力量的废人,就这样活着受尽鄙夷的活着,那还不如在死前为一直疼自己的连珞姐姐做一点微不足道的事

    叶无殇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徐连礼等人的安排下,来到了徐府内院,“打碎”了北极雪域珊瑚,然后“又不巧”被“正巧”经过这里的徐连礼,徐连信和徐连缨三人“当场撞破”,“擒下”之后,送到了徐连缨的父亲,徐承泽那里受审。

    很不巧,这下是真的不巧了,不单单是徐承泽在那里,就连徐连礼和徐连信的父亲,徐承瑞等家族长辈也都在。

    听完了徐连礼等人编出来,明显漏洞百出的的“事缘由”,徐承泽眉头微皱,在心中思索了起来。

    首先,徐府内院何等的守卫森严,叶无殇怎么能够安然溜进去?其次,北极雪域珊瑚,徐承泽到手之后,便只在自己的夫人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徐连珞和徐连缨三人面前展示过。叶无殇他又岂能得知?再者,叶无殇虽然不能修炼真气,但他的一蛮力,徐承泽也是知道的。再加上叶无殇这些年来的刻苦修炼,徐连礼和徐连信二人联手连胜利都难,更何况像如今这般,毫发无伤。最后,徐连礼,徐连礼,徐连缨,还有叶无殇他们不寻常的神,也透露出了很多信息。

    数种不合理的地方,一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在徐承泽脑海中成形,事的大概徐承泽已经猜到了。不过也正是因为猜到了,他心中才一阵恼怒。

    北极雪域珊瑚可不是什么地摊货,一个金币一大把。为了购买它,徐承泽可是花了家族不少金币。现在被自己的宝贝女儿,和两个侄子毁了,这让他如何和家族交代?

    至于大公无私,揭发出事实的真相么,徐承泽根本就没有想过。徐家的家法可是很严格的!要是真按照家法来的话,自己的宝贝女儿和两个侄子恐怕非要脱掉一层皮不可,这他可舍不得。不过还算好,现在有了叶无殇这个傻小子出来顶罪,有什么责任都往他上推好了。反正他也就是一个孤儿,无权无势,又不能修炼,就算是处死了他,也不会有人出来打抱不平。

    心念至此,徐承泽扬手对着叶无殇便是一掌,劲风鼓之间,远在两丈开外的叶无殇顿时口一疼,被凌厉的掌风扫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房屋的石柱上,鲜血四溅。

    徐承泽可是正宗的三阶先天高手,虽然他这一掌只用了一成都不到的力量,但也足以比拟二阶筋骨齐鸣的后天高手了。叶无殇虽然天资纵横,一铜皮铁骨,堪比阶位高手,但也被打得全骨骼剧痛,七窍溢血,意识朦胧,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这正是徐承泽刻意早就的结果。道理很简单,徐承泽可不愿意叶无殇因为经不住拷打,而将自己的女儿给供认出来。所以现在一出手,便直接让叶无殇失去了开口说话的能力。

    “来人,将叶无殇打入囚牢,等候发落。”徐承泽右手扬起,两名侍卫立刻得令执行。转过头,徐承泽愤怒的看了一眼,自己瑟瑟发抖的女儿和两个侄子,重重的冷哼一声,直将他们吓得小脸煞白,连话都说不出。

    两名侍卫略带怜悯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七窍流血,气息微弱的叶无殇,心中虽然不忍,但还是将叶无殇从地上抓起,朝着门外走去,就准备打入囚牢,等候发落。

    就在这时,一阵幽幽的叹息声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屋内传来,一下子便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此人赫然便是徐家家主,堂堂四阶大成巅峰,亚圣级别强者,贵为侯爵之尊的徐同兴!

    “见过父亲!”徐承泽和徐承瑞等二代子弟连忙行礼道。

    “见过爷爷!”徐连礼和徐连信等三代子弟行礼道。

    “见过族长!”一种侍卫仆人连忙躬行礼,就连抓着叶无殇的那两名侍卫都不例外。

    对着一众行礼的众人,徐同兴微微点头,然后便将目光凝聚到了七窍流血,意识已经朦胧不清的叶无殇上。

    “荣长老有恩于我徐家,虽然已故多年,但香火仍在,不能让别人说我徐家不念旧。将叶无殇逐出徐家,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必多说了。”说完,徐同兴瞥了一眼徐连礼三人和徐承泽,转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祖巫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