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起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剑落星辰 书名:祖巫变
    此刻正是傍晚,骄阳西斜,红霞满天。徐府内院之中,数名小的影正蜷缩着躯,踮起脚尖,走着猫步,推开房门,进入了一间房屋之中。

    徐府内院,这是徐府子弟们生活的地方。若没有徐府高层的许,外族之人,擅入者死!

    “连信哥哥,你们去那里找找看。”说话者,正是徐家第三代中最小的女孩,徐连缨。此刻的她,正一脸笑和兴奋的指使着徐连信。

    “知道了,连缨妹妹。”徐连信低声说道,稚嫩的脸庞上布满了兴奋和惶恐的红晕。

    “不过连缨妹妹,我们偷偷潜进来,如果被大伯发现了的话……”

    “哼!”徐连缨地哼一声,不屑的白了一眼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徐连信,摆摆手道:“如果怕的话,那你干什么跟过来?”

    “我这不也是好奇吗?”徐连信缩了缩脖子道,随即他眼眸突地一亮,兴奋的说道:“北极雪域珊瑚,产量极低,听说在它旁边修炼,可以安心凝神,增加运功的速度,我很想见识一下!”

    “那是!”徐连缨双手叉腰,傲然一笑,道:“这可是我父亲和赵家购买的呢。听说我们青木国总共也就只有十九块!这可是我父亲,准备献给爷爷八十大寿的贺礼。”

    “找到了!”

    就在徐连缨和徐连信嘀咕的时候,三人中最年长的徐连礼突然发出一声兴奋的低呼。然后,伴随着一道白光的出现,一股凌厉的寒气瞬间充斥整间房屋,漾出如梦似幻般的水波涟绮之光。

    “好漂亮……”

    银光闪烁,如同水波般不断漾开来的涟绮之光,带着丝丝冰寒之气飘扬在空中,凝结成无数闪烁着梦幻之光的细小冰晶,如梦似幻,美不胜收。而这一切,都仅仅来源于徐连礼手中那株不过巴掌大小的银白色珊瑚。

    看到徐连礼和徐连信失神的样子,徐连缨暗自得意。这块北极雪域珊瑚是他父亲徐承泽花了大代价才得到手的瑰宝,现在还没有送出手,自然要好好在徐连信和徐连礼这两兄弟面前好好显摆显摆。

    “这就是北极雪域珊瑚吗?”徐连信喃喃自语着说道,伸出右手,便向被徐连礼托在手中的北极雪域珊瑚摸去。

    “不准用手摸!”看到徐连信竟然用手摸北极雪域珊瑚,徐连缨顿时黛眉皱起,怒声呵斥道,并且伸手朝徐连信摸向北极雪域珊瑚的右手打去。

    北极雪域珊瑚很精致也很脆弱,很容易便碰伤。这一点,徐连缨的父亲,徐承泽第一次在她面前展示的时候便特地提醒过。

    “啪——”

    一声很普通的晶体摔碎声,但在这一刻,在徐连礼,徐连信,徐连缨三人的耳中,却无异于天地崩碎的声音。

    北极雪域珊瑚摔碎了!

    刚刚,徐连信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北极雪域珊瑚。然而,也就在这一刻,徐连缨的手也已经赶到,抽打在了徐连信的右手上,使得他们失去了平衡,北极雪域珊瑚就此掉落,酿成了悲剧。

    看着地上粉碎状态的北极雪域珊瑚,无论是徐连缨还是徐连礼两兄弟,都不大脑一片空白,死机当场。说到底,他们还都只是连不愁年纪都没有到的小孩。又不像叶无殇这般,从小便饱受人冷端,而心智早熟。面对现在这种突发事,不知所措的徐连缨两眼一红,哭了起来。

    “呜呜……都怪你们非要说要看北极雪域珊瑚,现在摔碎了,父亲一定会生气的。”徐连缨哭哭啼啼的说道,两只小眼睛哭得通红。

    “都……都怪你!”这个时候的徐连信脑海中一片空白,听到徐连缨的指责,徐连信心中一慌,连忙推卸责任到:“都怪连缨你!要不是你动手打我那一下,北极雪域珊瑚也不会摔碎!”

    “好了!”

    看到徐连缨和徐连礼二人开始为推卸责任而吵了起来,三人中最为年长,也是最为睿智的徐连礼猛地暴喝一声,将二人喝止住。

    “先不要吵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这件事瞒过去。”徐连礼沉声道,虽然这么说,但此刻的他心中也是一片慌乱,根本没个主意。

    “那……去找连珞姐姐吧,姐姐最疼我了,她一定会有好办法的。”徐连缨哭啼道。

    徐连礼和徐连信对视一眼,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听到徐连缨这不算办法的办法,也就点头同意了。

    三人偷偷摸摸的出了房间,便往徐连珞那儿走去。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此时此刻徐连珞并不在家。心急如焚的三人聚在一起,不知所措,心慌害怕之下,徐连缨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镇定!镇定!”徐连礼不断对自己说着,突然间,一个念头划过徐连礼的脑海。

    “对了,连珞姐姐可能在叶无殇那儿,我们快去!”说完,徐连礼便带着徐连礼和徐连缨二人,朝着叶无殇那儿奔去。

    不过再度令他们失望的是,徐连珞并不在叶无殇那里。

    “叶无殇,徐连珞姐姐在哪里?”徐连礼对着正在舞剑的叶无殇大喝道,神甚是急切。

    停下手中的动作,叶无殇眉头微皱,以他的眼力和观察,自然发现了徐连礼等人的不寻常,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道:“不知道,今天徐连珞姐姐没有来过。”

    “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的徐连缨哭啼道,泪珠早已不争气的滚下。

    徐连信和徐连礼也不说话,一脸沮丧失措的站在原地,头皮一阵发麻。

    “叶无殇!”突然间,原本低着头的徐连礼猛然抬头,直视叶无殇。“现在我有难需要你帮助,请你不计前嫌,大人有大量,帮我这一次!”

    听到徐连礼软弱的口气,叶无殇眉头一皱。以徐连礼如此高傲的格,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事绝对小不了,但叶无殇还是示意徐连礼说下去。

    无论如何,先要把事的始末弄清楚,再做定夺,这是叶无殇心中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祖巫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