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徐府少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剑落星辰 书名:祖巫变
    寒冬一月,正是青木王国最为寒冷的月份,滴水成冰,草木俱枯,大雪及膝,刺骨的寒风凌厉呼啸,吹起点点雪花,飘扬飞溅,落地有声。

    清晨,旭初升,红霞满天,彩云缭绕。温暖的阳光从天际洒落,照耀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反出无数宛若星辰般的光华。

    虽然时辰还尚早,天也才微微见亮,然而徐府的佣人们早已经忙碌开来。

    徐府乃是青木王国大型家族势力之一,虽然尚且不及王族和赵、李、王这三大顶级家族。但有着四阶高手坐镇的徐府,在青岚郡这一块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霸主。在这里无论是地方官员,还是各路枭雄,皆要看徐家脸色行事。违者,杀无赦!可以说,徐家的威名,就是建立在无数血淋淋的尸体之上。

    徐府强者如云,高手众多。家族族长,徐同兴,王国世袭罔替侯爵。一四阶大成巅峰的准绝世修为,足以生撕巨龙,横扫万军,堪称万夫之敌,勇猛无匹。也正是因为有了他的坐镇,所以徐家才会如同骄阳高悬,明媚正灿。

    这一天的清晨,如同往常数年一般,在徐府的一处偏房,一名样貌不过七八岁的男孩,穿着单薄的衣衫,站在及膝的鹅毛大雪中舞动着手中的铁剑。

    铁剑并不算长,不过四尺左右,十余斤,对于一名成年人来说刚刚好,但对于一名七八岁的男孩来说,无疑太重也太长了。不过,徐府中的这名男孩,却手持长剑,舞动得有模有样,运剑如风,看不出一点被重量所累的样子。

    男孩的耐和体能都很好,他所舞动的剑法也很普通,就是一般武者强健体所练的初级剑法,只有十来招,根本就和精妙二字扯不上任何的关系。真正舞动起来,不用一两分钟,就能把它从头舞到尾。但就是这样一简简单单的初级剑法,男孩却愣是一遍又一遍,不断重复,从骄阳初升,一直舞到骄阳高悬天际,足足一个时辰。这份体力,恐怕就算是精壮的成年人也要自愧不如。

    看了看天上的骄阳,男孩收剑还鞘,伸手擦去额头的汗迹,长长的出了口气,脸色微红。但他的一双眼眸,却如同锐刀一般的锐利和冰冷,仿佛看破了人世间的沧桑巨变一般。很难想象,这样一双眼睛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名,正是充满童稚欢笑的男孩上。

    叶无殇,这是男孩的名字。没错,男孩姓叶,并不姓徐,他并不是徐府子弟,他是一名孤儿。

    据说,叶无殇是被徐府家族的客卿长老在临死之前带回来,交给徐府中人所抚养。至于叶无殇的世到底如何,这问题就很是纠结了。因为那名客卿长老拖着一重伤回来,刚刚将叶无殇交给徐府中人,还没来得及说叶无殇的世,便蒙受上帝召见,咽下最后一口气,嗝拜拜了。

    带叶无殇道徐府的客卿长老份不低,有着三阶先天级别的真气修为。据说,他活着的时候没少为徐府出力流血。所以,在他死后的七年后,叶无殇依然能够在徐府有一间单人的房间居住,并且不用干活,就能每月领到一个金币的开销。

    从表面上看,徐府做得已经相当不错了。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者任其屠戮的年代,徐府能做到这一步确实相当够意思了。如果事实真的如此,或许叶无殇会对徐府心存感激,后等到修为有成之后,也做一名客卿长老,为徐府效力。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当然不是!

    人贪婪!带叶无殇回来的客卿长老,贵为三阶先天强者,定然是家颇丰。如今他战死,叶无殇年幼,他的财富自然被不少人所惦记。于是,在叶无殇被送到徐府第二个月,他留给叶无殇的所有金币,武器,房产便都被徐府以“代理保管”的名义收走。时至今,也不曾见徐府有任何归还的意思。

    哼!三阶先天强者的家当何止数万金币,徐家每月奉还一枚金币,呵呵,这可这是够意思啊。

    这些事都发生在叶无殇襁褓之时,叶无殇并不记得。但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有恃无恐呢,还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对于这件事徐府并没有刻意下封口令。所以,在叶无殇六岁那年,便已经知道了事的始末。

    如今叶无殇已经七岁了,徐府一点归还财物的意思都没有,而叶无殇也没有提过任何一次。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倘若惹火了徐家,年幼的叶无殇如何能躲?

    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只有拥有了强大的实力,才能得到所想要的一切!

    年幼的叶无殇,很早便明白了这个道理,然而,天不佑他。

    论根骨,论天赋,叶无殇真可谓天纵奇才,骨骼惊奇。无论是武学招式,还是内功心法,皆了然于,过目不忘。不过,他也就止步于此了。

    叶无殇他无法修炼!

    这个世界的力量分有很多种,不过其中以真气,斗气,魔法,这三大类为尊。而这些力量,都是要修炼者运行于经脉,才能修成。可不知道为什么,叶无殇全的筋脉竟然天生就堵塞。虽然不影响正常的生活,但却使得他无法运行力量于筋脉之中,根本无法修炼。

    不知是老天保佑呢,还是老天觉得叶无殇太可怜了。有一失必有一得,无法修炼的叶无殇从小到大,体的素质却好得出奇。年仅七岁的叶无殇,便有着一远超成年精壮大汉的力量,躯的强横更是超过了阶位强者!

    不过,这有用吗?

    有时候,叶无殇也会这样苦涩的想道。

    仰望苍穹,叶无殇目光变得有些迷离,有些苦涩。

    不修真气,不修魔法和斗气,单靠躯的力量,这只能成为下位武者,根本没有前途。对于普通人来说,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踏足阶位。而叶无殇,就算他天赋异禀,躯力量大得出奇,也最多就止步于一阶二阶,当个后天武者了。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与之伴随的,还有一阵熟悉而又令人生恶的讥讽声。

    “哟~~~~~~叶无殇,这么一大清早就起修炼武技了啊。呵呵,我不是告诉过你很多回了吗?像你这样不能修炼的废物,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比得上我们徐家子弟的。”

    说话者是一名与叶无殇同大的男孩,黑发黑眸,一华丽的锦衣,脸上还带着毫不加以掩饰的鄙夷和嘲讽。

    徐连信,是他这个废物。

    叶无殇眉头微皱,对于徐连信的嘲讽之言并不加以理睬,转便准备离去。

    叶无殇无法修炼,这一点都不假,但此时此刻,凭借着天赋神力,叶无殇足以称雄徐府的同龄人。徐连信这个小子,以前不服叶无殇,和他比武多次,可是却没有一次赢的。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嘲讽叶无殇。

    “五弟,和这个外族子弟有什么好说的。”站在徐连信旁稍稍年长一些,大约岁的男孩不屑的撇了撇嘴,高傲的说道:“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奴仆而已,不要脏了我们的口!”

    奴仆!

    背朝徐连信等人的叶无殇眼中闪过一丝恚怒,双拳猛然攥紧,捏得指骨都泛白了。

    不行!我不能和他们打!至少在我有足够的力量自保之前不行!

    叶无殇心中暗道,长长的吸了口气,中的愤怒却并未平息。但经历过太过的叶无殇知道,这里是徐家,是徐连信他们的家,而不是他叶无殇的家。这里的主人,根本不问对错是非,都不会为了他这样一个没有后台的废物,而处罚徐连信。若是真的闹起来,吃亏的只会是他!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要走了。”背朝徐连信等人的叶无殇,用一种平静得像死水一般的语气说道。

    看到叶无殇如此平静,连头都不回,挑衅的徐连信和徐连礼两兄弟顿时有些恼怒。

    “叶无殇!你这个奴仆,你难道不知道看到主人来了要跪下来行礼吗?”徐连信大声呵斥道。说着,仗着人多,徐连信,徐连礼二兄弟和一杆子弟,竟然一涌而上,想要以众凌寡,迫叶无殇跪下。

    这一下,叶无殇再也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怒火,怒声道:“想要我叶无殇跪下,就凭你们还不够!”

    “够不够试试看就知道了!”徐连礼冷笑一声,足下一点,飞起就是一记鞭腿。

    徐连礼虽然年幼,但从五岁开始便修习真气的他,如今已经小有成就,快要踏足阶位之境了。普通的大汉,两三个都不是对手。他这一记鞭腿,叶无殇可丝毫不敢小看。

    哼!力量够强,都快要踏足阶位了。照理说,按徐连礼的实力足以摆平五六名成年大汉,可就因为他不肯花功夫好好练习招式,而只能对付两三个大汉,真是丢人!

    天赋异禀的叶无殇,一蛮力极其惊人,就算比之运使真气的徐连礼都不差。但叶无殇却并没有与徐连礼硬碰硬的想法。一个侧,叶无殇便躲过了徐连礼毫无花哨的一记鞭腿。然后,趁徐连礼落足不稳的一瞬间,猛然扫出一腿,踢打在徐连礼小腿上,使其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祖巫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