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夜里,屋外寒风凛冽,屋内气氛暧昧,愫蔓延。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轻划过我的脸颊,我的双手被释放了开来,无意识的,此刻的景让我联想到另一幕。

    月黑风高杀人夜,天干物燥放火天,一双无名的黑手正伸像某处,准备做案!

    想到这,我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凝忆冬一脸困囧的看着我,划在我脸旁的手僵持住了。

    “倩儿,你在笑什么?”凝忆冬不解,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女人脑袋里在想些什么?难道是他的脸上沾到了什么东西?想到这,凝忆冬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没什么!”我连忙憋住了笑,跟他打哈哈,我可不想在这让人有想象空间的姿势下跟他说点什么,万一哪句话说的不对,让他联想到什么,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话说,我可不想当未婚妈妈,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个老婆。

    “哦!”凝忆冬没有多问,只是轻应了一声,随后翻了个躺到了我旁边,“倩儿,时候不早了,睡吧!”

    出乎我的想象之外,原以为凝忆冬会对我那啥那啥的,可是却没有,他只是将被子盖好在我们两个人上,然后就睡了。

    奇怪?他今天是哪根筋不对啊,以前他总是会趁机吃我两下豆腐,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半夜跑到我房里,就是想单纯的陪着我睡觉么?哎,看来是我多想了,我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啊,什么时候也开始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我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那些不七不八的事一扫而空,就闭上眼睡了。

    “倩儿!”我刚刚闭上眼,就听到凝忆冬小声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轻轻的回应了一声,将头往他的怀里靠了靠,临听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倩儿,我你!因为你,所以不会轻薄你,等到我们大婚那天,我要完完全全的拥有你,让你一辈子都不离开我!”我不知道我和凝忆冬会不会有他所说的那一天,但是,我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说的我是真心的。

    因为,我切切实实的听到当他说我的那句话时,他的心剧烈跳动,那颗用心发出来的声音是不会骗人的,我知道,他是真的我。

    冬,不管有没有那一天,我都会留在你的边,永远不会离开你!我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是用我的心,说给了他的心听。

    “恩!”凝忆冬闭着眼睛,微微的笑着,他的手轻捋着我的发丝,似乎他听到了我内心发出来的声音,很轻的一个字,却温暖了我的整颗心,所谓的心电感应,既是如此八!

    我将头又上前靠了靠,离他口最近的地方,听着他那富有节奏感的心跳声,甜甜睡去。

    一夜香甜,美梦不断,梦里的闪段的画面,勾勒出一副副幸福的画面!

    一连几天王府内都很安静,自从那次蛤蟆宴后,我就一直没见到过林雅珊,甚至连吃饭时都看不到她的影,估计是被我送的那只拉蛤蟆给吓病了,而凝忆冬则是每天夜里都偷跑进我的房间,直到天明才离开。

    每天晚上我都躺在他的怀抱里安静的入睡,似乎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也成了他的习惯,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我们这种习惯像是在搞地下呢?

    这一天,天刚蒙亮,凝忆冬就离开了,说是今天要在上朝前和皇上,太子一起商讨灾的事,所以就提前进宫了,本来我打算陪他一起去的,要知道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我可是很关心国家大事的,什么旱灾,水灾的事我也大致都了解些,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帮上什么忙,可是他偏偏要我留在府里不让我去,无奈扭不过他,我只好继续补美容觉。

    “小姐,你起没?”刚刚熟睡的我,就听见巧巧在门外敲扣着我的房门。

    “还没,巧巧有事么?”我拉了拉被角,把头埋进被里,声音低哑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刚刚公主的贴丫鬟派人来说,公主要悬梁自尽!”

    “那就让她吊死好了!”迷迷糊糊的间,我回答着巧巧道。

    “哦!”巧巧应了我一声刚要离开,就看见我顶着爆炸式的头型,衣衫不整的打开门冲她大吼道:“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你说谁。。谁要上吊?”

    “是雪儿公主!”听到巧巧的话,顿时,我的大脑立刻清醒了,这雪儿发什么神经啊,一大清早闹上吊,不行,我要赶快进宫去看看她。

    “快,巧巧,赶快派人去准备马车,我现在要进宫!”巧巧听到我的吩咐后,就立刻去吩咐车夫准备马车了。

    梳洗完毕,我便带着巧巧进宫了。

    还没走进玉泉宫,就听到雪儿扯着嗓门哭喊的声音。

    “你们别拦着我,让我死!”雪儿惦着脚站在一个三角凳上,脖子一个劲的往挂在横梁上的白绫里钻。

    “雪儿,你快下来,母后求你!”皇后站在一旁不停的劝慰着雪儿,屋内所有的丫鬟拉扯着雪儿的衣角,深怕一个不小心雪儿就去见阎王了。

    “凝忆雪,你抽哪门子风呢?赶快给我下来!”走进玉泉宫,我见皇后怎么都说不动雪儿,于是我便黑下脸来,冲着雪儿怒吼。

    “嫂嫂,雪儿不要活了,要雪儿嫁给云绍,不如让雪儿去死!”说着说着,眼角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雪儿哭的是梨花带雨。

    “云绍?是谁啊?”我皱了皱眉,一头雾水的看着皇后,话说,我知道三国有个袁绍,这云绍是从哪蹦出来的?

    “云绍是云贵妃的弟弟,也就是云太傅家的公子…。”听皇后这么一解释,我对这件事也大概了解了些,原来这一切又跟那个老狐狸有关,虽然我没见过那个叫云绍的,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俗话说的好,上梁不正,下梁歪么,他们姓云的这一家都是歪脖树,没一个好东西!

    “雪儿,你相不相信我!”我仰着头看着雪儿问道。

    “恩!”雪儿点了点头。

    “那好,你先下来,这件事交给我去办,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人你上花轿!”别说皇上现在还没答应云太傅的请求,就是答应了,本小姐也不答应,我可不想让我们这活泼可的雪儿嫁到歪脖树家,说不定他们家有什么H2N2,在把我们雪儿传染了,那不是连治愈的办法都没有了么!

    雪儿听了我的话,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从四角凳子上乖乖的下来了,皇后见雪儿平安无事松了口气,屋内所有的丫鬟也都跟着松了口气,顿时,玉泉宫内也恢复了往的平静。

    “嫂嫂,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雪儿不嫁给云绍啊?”雪儿走到我面前,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我想出了什么良策。

    我拍了拍雪儿的肩,跟她卖了个关子道:“山人自有秒机!”说完,我便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呵呵,老狐狸,我还没有去找你算帐,你反而却来招惹我边的人,既然这样,咱们新帐老帐一块算,准备接招八,我倒要看看,是你这个快过期的姜辣,还是我这新研制出来的嫩姜辣!

    走在御花园的石子路上,我一个劲的唉声叹气,巧巧不知道我在烦恼什么,也不敢多问,只是一味的跟随在我后。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到雪儿呢?我低着头,心里暗思着,“哎!”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声,早知道想不出办法我就不在雪儿面前夸下海口了,可是如果当时我不这么说,依雪儿的个,她说不定真的会悬梁自尽的!

    “小姐,你是不是在烦恼雪儿公主的事?”巧巧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三步并成两步走到我旁询问着我。

    我冲巧巧点了点头,继续愁眉苦脸的朝前走着。

    “小姐,别想太多了,你曾经不是教过巧巧一句话叫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吗?巧巧想前方的路一定会有的,桥也一定会直的!”巧巧搬出所有的大道理一个劲的安慰着我。

    话是说的没错,可是这路真的会有吗?桥也真的会直么?为了不在听到巧巧那唐僧似的唠叨,我硬是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给她。

    走着走着,突然间腿脚有些酸痛了,本想找个什么长廊坐下来休息下的,可是一抬头我才发现旁除了假山都是假山,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糟糕,我该不是迷路了八?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