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语琴听我这么一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这一笑不要紧,口中的唾沫星子一下就喷到了我的脸上,我厌恶的擦去脸上的口水,又来了一句:“问倩哪得水如许,琴儿自有水泉在。”(注解:问:倩儿脸上的口水是哪来的?答:从语琴口中喷出来的口水!)

    语琴听完我后面的话,当场差点气绝亡,虽然语琴出青楼,但是文采方面决不输于那些普通的秀才们,所以她当然明白我口中说的水泉二字是她喷到我脸上的口水,于是她学着我之前瞥她的样子,对我扔了数个白眼球过来,

    “好一句,问倩哪得水如许,琴儿自有水泉在。哈哈!”正当我和语琴持于用眼神互砍的况下,夏予宸口中吟着我刚作的诗走了进来。

    “倩儿不亏是凝夕国的才女,竟然会作出如此精辟的诗词。”夏予宸两眼放光,笑眯眯的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似乎用种想要永远占为己有的冲动。

    我看着夏予宸笑而不语,被冲婚头的人啊,竟然夸我胡乱瞎邹出来的诗说的精辟,我看你就一精,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恢复记忆以来,对夏予宸的好感渐渐消失了,可能是因为凝忆冬和玄夜枫出现的关系八,除了冬和枫以外,对别人我已经提不起什么兴致了。

    “谢皇上夸奖,民女不敢当!”我故意把民女二字提高了分贝,明显的,我有意疏远他。

    夏予宸听到我用皇上二字称呼他,顿时面色变的黑青,或许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又或许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只是心里不想承认而已。

    “倩儿,朕还是喜欢你叫我宸!”夏予宸两眼死死的看着我,此刻的他多想听我轻轻的唤他一声“宸”可是这个宸字我始终都没有说出口。

    我在嘴里哽咽了半天,硬是没有将那个‘宸’字说出口。

    “皇上。。。”

    “皇上毕竟是一国之君,如果要倩儿这么称呼您的话,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论,况且倩儿是本王未过门的妻子,这样称呼您也有失礼数!”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凝忆冬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嘴里振振有词的帮我解释了一番。

    夏予宸听到凝忆冬的话,顿时脸色就变的极其难看,但是很快的他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我看着夏予宸变化多端的脸色,不觉毛骨悚然了起来。

    “睿王爷多虑了,朕一直都把倩儿视为朋友,以免生疏,才让倩儿这么叫的!”真的只是朋友吗?他会对朋友如此关心和护吗?或许只有夏予宸自己心里明白吧!

    “原来如此,不过本王看倩儿好像不太愿意这么称呼您吧!”这该死的凝忆冬,干嘛把我扯进来啊,为什么每次他们俩开战都要把我牵扯进来,真似的。

    屋里的气氛在次陷入了诡异的状态,凝忆冬和夏予宸相对而站,俩人都毫不示弱的看像对方,我看着他们俩个,真怕他俩一会掐起来,真不知道他们俩为什么每次都要搞成这样。(空:还不都是因为你!小倩:哎,红颜祸水啊,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空一个劲的翻白眼。)

    “那个。。。我饿了,我看你们俩人也饿了八,刚刚语琴准备了点吃的,我看咱们一起吃点好了!”未免他们俩一会会大打出手,我赶忙扯开了话题,如果我要是知道下一刻会。。。打死我也不让他们跟我一起吃饭。

    我把他们俩个按在桌旁坐下,我坐在他们中间,语琴帮我们摆好碗筷也坐了下来,我们四个人像是在打麻将一样坐在桌边,其实我真的是一点也不饿,可是没办法我还是硬着头皮吃了起来。

    “倩儿,吃这个!”凝忆冬拿起筷子帮我夹了个鸡腿放到了我的碗里。

    我刚啃了两口鸡腿就听见夏予宸说:“倩儿,吃这个!”盘子里的另一只鸡腿也被夏予宸夹进了我的碗里。

    我硬是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他们俩个笑了笑,然后把脸扎进碗里继续啃鸡腿。

    “倩儿,这个好吃,吃这个!”

    “倩儿,这个补子,多吃点这个!”

    “倩儿。。。”

    “倩儿。。。”

    凝忆冬和夏予宸左一句倩儿,右一句倩儿的叫着,碗里菜顿时已经堆积成了小山,我无奈的看着他们俩个不停的往我碗里夹菜,语琴看了我一眼,苦笑了下,没敢说什么继续低着头吃饭,没过多久桌上的菜几乎全部跑进了我的碗里,语琴只能可怜巴巴的数米粒。

    “那个。。。我吃饱了,你们俩吃八!”我边说,边站起了

    正当我准备逃离的时候,只听两个大字在我耳边回:“坐下,继续吃!”(空:这是两个字吗?)凝忆冬和夏予宸异口同声道,吓的我一股就坐在了凳子上,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扑露菜。

    妈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遇上你们俩个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呢,要是枫在就好了,他一定不会这样的,他肯定会说:“小倩,既然吃饱了就去休息下吧,或者去洗个澡,水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空:看看人家玄夜枫多体贴多温柔!小倩:是呀,我现在好想他,呜。。。某枫:或许这个时候你才能想起来我对你的好!)

    看来我这次真的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明明不饿的,非叫他们俩个吃饭,明明是好心,却害了自己,各位读者,如果我莫小倩一会给撑死了,你们记得一定要替我报酬啊!

    凝忆冬和夏予宸继续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还不停的往我碗里夹菜,语琴看着桌上空的碟子也放下了筷子,而我生怕说错什么话又会惹来凝忆冬和夏予宸的反驳,无奈之下还是继续闷着头吃我的菜。

    吃着吃着,忽然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冲出了我的食道,“哇”的一声,我将刚刚吃下的所有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凝忆冬和夏予宸见我吐了一地的饭菜,顿时就傻了眼。

    “倩儿,你怎么了?”凝忆冬轻拍着我的后背询问着我。

    “来人,快请御医!”夏予宸焦急的对门外大喊道。

    “小倩,喝点水,或许会好些!”语琴赶忙为我倒了杯水递到了我的手边。

    我接过语琴端来的水刚喝了一口,突然一股甜甜的夹带血腥的东西,又在一次的从我的嗓子里漾了出来,一滩鲜红刺眼的血渍覆盖在刚刚呕吐的赃物之上。

    面如纸白的我擦了擦嘴边的残留的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他们三人笑了下说:“别担心,我没…。”还没等我说完,只听“啪”的一声,手中的茶杯已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两半,而我整个人也失去了意识…。

    还好凝忆冬在我的旁,还好关键时刻他抱住了我,还好我选择了恰当的时机晕倒,还好还好,时间,人物都配合的刚刚好,如果凝忆冬没在我旁的话,如果在关键时刻他没抱住我的话,如果…。(重复的话省略)要不然,我指定会倒在那片从嘴里排泄出赃物的地方,那我岂不是会被脏死或臭死啊!

    “倩儿,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凝忆冬见我晕倒了,赶忙把我抱到上,不停的对我大喊着。

    一个冷战,凝忆冬像是参悟到什么一样,不害怕了起来,玄夜枫和星辰不是说过吗?倩儿还能撑三天,可是为什么,她会突然吐血,为什么她会晕倒,难道倩儿撑不下去了吗?

    正当凝忆冬胡思乱想之际,皇宫里的御医在夏予宸一个劲的催促下赶到了行宫。

    “臣参见皇上,参见睿…。”还没等御医行完礼,夏予宸就发怒的对他大吼道:“哪那么多废话,赶快去看上官小姐怎么样了!”

    “是是是,臣遵旨!”御医吓的连头都不敢抬,刚忙拎着药箱走到了边。

    御医把了下我的脉,又翻了翻我的眼皮,一边捋着那少许的山羊胡,一边摇着头。

    凝忆冬见御医只摇头不说话,一下就急了,他对御医大喊着:“倩儿到底怎么样了,你到是说话啊,摇头给谁看啊!”

    “臣…”御医见凝忆冬发火了,赶忙跪在地上,嘴里吞吞吐吐硬是什么都没说。

    “本王问你话呢,快说!”凝忆冬见御医半天没挤出一个字来,更是火冒三仗,于是伸脚一踢,便把御医踢了一个跟头。

    “御医,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夏予宸见御医吓的更是不敢开口,就赶忙说了一句,示意。不管他说些什么都无罪。

    “是,皇上!”御医站起,恭恭敬敬的走到夏予宸边道:“上官小姐中了一种很奇特的毒,此毒乃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