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凝忆冬听我那么一说,赶忙用手捂住了嘴,看来这招还是满管用的嘛,原来男人吃醋起来竟然那么可,不过,我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约会,明明是个很浪漫的词汇,怎么到他嘴里就变味了。

    我拉着凝忆冬歪起扭八的绕了好多弯,终于走到一面红墙下停了下来。

    “倩儿,你不是说带本王去幽。。约会吗?怎么跑到这边来了!”凝忆冬见我我在红墙下来来回回的走着,很是不解的询问道。

    “嘘,小声点,我在找狗洞!”我像是做贼一样,在皇宫的围墙下寻找着狗洞。

    “找狗洞干什么?”

    “从狗洞钻出皇宫去啊,难不成你想让我从这爬出去或者是跳过去吗?”瞥了他一眼,继续找我的狗洞。

    这家伙没张眼眉吗,没看到这宫墙有多高吗,4米耶,就算真的爬上去了,万一一个不小心摔下来,不少条胳膊也会断条腿,堂堂一个聪明绝顶的王爷怎么突然变的比猪还笨。

    “别傻站着,帮忙一起。。。”找字还没说出口,只感觉全突然轻飘飘的,当我反映过来的时候,我和凝忆冬已经到了墙的另一边。

    我睁大眼睛,带着极其崇拜的目光看着凝忆冬,没想到他竟然会轻功耶,额,我都差点忘了,这里是古代呀,况且他又是皇子,不会武功怎么行,哎,看来我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笨,早知道我就不那么辛苦的找狗洞了。

    “倩儿,现在我们已经出宫了,你准备带本王去哪里。。约会?”凝忆冬把嘴凑到了我的耳边,柔声细语的问着我,那口气满是暧昧。

    “是哦,去哪里呢?”我低着头苦思冥想了半天,却硬是没有想到去哪。

    囧啊,如果我们在现代该多好啊,那样我们就可以去游乐园,还可以去看电影,又或者可以去吃个西餐什么的,浪漫一下,可是现在呢,要去哪里好呢。

    凝忆冬见我呆站在旁心事重重的样子,玩笑的说了一句:“不管倩儿要带本王去哪里,本王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倩儿一起,就算倩儿想继续昨天。。本王也愿意配合!”

    前面一句因为我在想事所有没有听的太仔细,但是后面那句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配合你个爪!”NND,两天不骂他上房接瓦是不是啊,真似的,非要我这个文明人骂街,破坏我的淑女形象。(空:就你还是文明人?淑女?我看你就是一个纯正的斯文流氓!)

    一句怒骂之后,我恶狠狠的在凝忆冬的脚上使劲的踩了一脚,思想龌龊的家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如果我要是大夫,一定把你脑壳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凝忆冬见我生气了,不顾脚上的疼痛,赶忙追上我。

    “倩儿,本王刚刚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子不好,千万别生气!”亏他还记得我现在是病人,不过我才不会生气呢,本来还可以活48小时,要是一气之下吐血亡了,岂不是少活了2天。

    “来不及了,已经生气了!”我才没那么笨呢,多活一秒是一秒,我才不会去做赔本生意呢。

    我假装生气的继续朝前走,凝忆冬紧跟其后,不停的哄着我。

    被人哄的滋味真的是太享受了,又何况是这么一个大帅锅,那感觉就像是被捧在手心里被宠溺着。

    凝忆冬好话都说尽了,见我还是不理他,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挡在了我面前,斩钉截铁的说:“倩儿,只要你不生气,你要本王做什么本王绝对不会有任何意义!”

    “好,那你现在去找包方便面跪在上面,只要它不掉渣,我就原谅你!”无心的一句话,凝忆冬竟然认真了起来,不过幸好古代没有方便面,不然他真的会去跪。

    “倩儿,方便面是什么?”凝忆冬想了想继续说:“好,只要倩儿不生气,本王这就去跪!”

    说着,说着,凝忆冬就要转离开,看他那意思真的是要去找方便面,天啊,我只不过是跟他开玩笑,有必要这么认真吗,就算他去找好了,他哪辈子才会找到这种东西啊。

    我转拉住了他,眼眶红红的,有种想哭的冲动,(是被感动的)“冬,我不生气了,今天我们好好的约会去好不好!”

    “恩,幽会!”凝忆冬点点头。

    “是约会!”

    “幽会!”

    “算了,美女不跟丑男斗,我们去幽会八!”无奈下我只好举白旗认输,其实我是不想把这仅剩下的时间浪费在吵嘴上,因为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赢过我的。

    “我堂堂凝夕国风流倜傥,风万种,聪明绝顶的七皇子,当今的睿王爷什么时候变成丑男了?”天啊,我现在才知道,凝忆冬竟然会被我传染了,而且比我还臭P!

    “stop!睿大王爷我摆脱你,可不可以帮我找个纸袋!”见过自恋的,没见过比我还自恋的。

    “倩儿,你要纸袋做什么?”凝忆冬满头问号的看着我说。

    “我想吐!”我张着嘴对他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看的凝忆冬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我的样子很好笑么?”这家伙一笑就没好事,哼,八成又在想什么了。

    “倩儿,你是不是有了?”凝忆冬坏坏的笑着对我说。

    看八,我就知道他脑子里没想什么好事,“你难道是猪吗,我还。。还没嫁人呢,跟谁有去啊?”我被气的又开始指着凝忆冬的鼻子大骂。

    这下我总算看出来了,他是闲我活的时间太长了,想赶快把我气死,然后在去找别人,NND,想的美,老娘这辈子缠上你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休想去找别的女人。

    就因为我在大街上有这一举动,没过多久我的泼妇形象就在夏悠国传开了。

    泼妇版:听说落雁楼的语倩姑娘,竟然在大街上对凝夕国的睿王爷破口大骂,那形象简直比十足一个泼妇,谁要是娶到她,估计活不过三年。(那意思让我的自杀亡了)

    绯闻版:你知不知道,语倩姑娘竟然怀了睿王爷的孩子,睿王爷不要她,她就要死要活的,着睿王爷娶她,还夸口说只当妻不当妾。

    造谣版:听皇宫里的人说,皇上私定立语倩姑娘为后,可是睿王爷对语倩姑娘一见钟,两人翻墙而出就私奔了,听说好像去什么深山里隐居了,还生了个孩子。

    我被凝忆冬气的真想立刻死过去,这是哪门子的约会啊,我看他真的是想让我提早去见阎王。

    我们来到一家路边摊铺坐下,点了一堆吃的,看来除了吃东西外,真的已经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发泄我心中的愤怒了,不然的话,我真的会当场吐白沫,一命呜呼了。

    我左手拿着粽子,右手拿着松子饼,瞥了凝忆冬一眼,然后张大嘴低下头喝着小豆粥,女儿家的形象对于此刻的我来说,早已消失不见了。

    “倩儿,你慢点吃,别噎着。”凝忆冬见我狼吞虎咽的模样,不停的劝慰着我。

    “噎死了就不用跟你生气了!”又一个白眼过去,弄的凝忆冬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终于把桌上的东西全部塞进了我的肚子里,我用衣袖抹了抹嘴说:“我吃饱了,你付帐!”说完,我站起就走了。

    凝忆冬看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银子放在桌上,就紧跟着我离开了。

    穿过了几条大街,我们来到了城外的一个小山坡上,天空万里无云,草地绿油油的,我大呼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不伸了个懒腰,吃饱了喝足了就开始有些犯困了。

    于是我转过没好气的对凝忆冬说:“你,坐下!”

    “坐在这里?干什么?”凝忆冬看了看脚下的草地不解的问我。

    “你没看到我累了吗,我要睡觉!”亏我以为他很了解我呢,连这点心思都没看出来,哼!

    凝忆冬知道我还在生气,所以也就不在多说什么。

    凝忆冬席地而坐,我依靠在他的旁,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就睡去了。

    “吃饱了就睡,真是一个可十足的小猪!”凝忆冬看着怀里的人儿,微微的笑着。

    大概过了2,3个时辰,我就睡醒了,依躺在凝忆冬怀里的我,看着他那俊美的脸旁,真没想到,这家伙就连睡着了都是那么迷人,如果,如果我的生命可以在长一些的话该多好啊。

    “倩儿,你醒了!”凝忆冬睁开眼睛看着出神的我,轻声的说。

    “恩!”看着他那迷惑人心的桃花眼,我点了点头,顿时所有的怒气早已消失不见了,继续赖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那心脏跳动的声音。

    夕阳西下,发出万丈光芒,照耀在我们的上,我坐起子,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那醉人的夕阳。

    “好美啊!”看着那无数片被夕阳染红了的云彩,闪现出无数片红色,紫色,粉色的光,我不赞叹了一句。

    凝忆冬将手环在了我的腰间,柔声的说了一句:“如果倩儿喜欢,本王可以每天都来带你看!”

    “真的吗?说话算话哦!”我侧着头对凝忆冬眨巴着眼。

    凝忆冬点了点头,眼里泛出了点点的光,我知道那是他眼里的泪光,我别过头不在看他,继续看着那美丽的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美的东西我们永远都没有办法保留住,夕阳一样,生命也是如此,不是吗?或许我们的就像这夕阳一样,落下后就不在升起,因为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冬,我多想一个不小心就和你白头到老!”伴随着微微的清风,我心里最想说的话,从嘴里清晰的吐露了出来。

    凝忆冬听到我的话后低下头,在我的嘴边轻轻一吻,然后手一紧,将我拥入怀中,那感觉就像是要把我揉进他的血液中一样。

    夕阳笼罩的山坡上,我和凝忆冬静静的坐在草地上,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有斜下的影,上面只呈现出两个字,幸福!

    可惜啊,在这浪漫醉人的夕阳下,我们的女主又睡着了,真可谓是一个十足的女猪!

    当我在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吃晚善的时候了。

    “小倩,你醒了。”语琴见我睡醒了,走上前来询问着我,“饿不饿,我刚刚帮你准备了吃的。”

    又让我吃,我记得刚刚之前已经吃过东西了啊,这些人难道真把我当成猪了么,除了吃饭睡觉就没别的事干了么,我又不是米虫!(空:在他们眼里你的确是吃完就睡的猪)

    “语琴,冬呢?”我回想着睡前的形接着说:“我记得刚刚我和凝忆冬在看夕阳来着。。。”

    “睿王爷说小倩你看夕阳的时候睡着了,怕吵醒你就把你抱回来了,王爷说是去换件衣服,一会就来。”语琴笑了笑看着我说,不用猜也知道她笑什么,一定笑我在那么浪漫的气氛下也能睡着。

    我瞥了语琴一眼,示意她不许在笑我了,可是谁知道这丫头竟然还在笑,真似的,要不是因为我的体不好,我能睡着吗?要知道我可是病人啊,病人当然是要多睡觉多休息了,可是,哎,本想好好的跟凝忆冬约个会的,结果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了睡觉上,郁闷!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旁一帅锅,看我睡觉觉!”一句恶搞的诗词,从我嘴里有感而发,如果唐代大诗人李商隐听到我这么糟改他的诗,我想一定会死死的被我气活过来,嘴里含着十斤血冲着我喷出来,然后两腿一蹬,在死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再续七世情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